Bookmark and Share
羅馬尼亞暴力革命:共產黨國極權暴政崩潰原因分析系列評論之二
(Publish Date: 2010-5-5 3:35am, Total Visits: 680, Today: 1, This Week: 2, This Month: 2)

南郭点评:罗马尼亚是苏联东欧六国革命中唯一以暴力革命终结共产党暴政的国家,也是唯一的一个迄今实质上仍主要由前共产党罪犯 当权的国家,很可能中共暴政的终结也会像罗马尼亚齐奥骞斯库夫妇的下场类似,因为胡氏本质上与齐氏并无两样!罗马尼亚从未批判斯大林主义从未将个人绝对统治,过度过共产党政治局 集体统治;齐氏不仅垄断权力,而且象古巴和朝鲜和老毛一样创设了家族王朝世袭绝对权力;党国体制的主要发动机乃是秘密政治警察。线人遍布全国各行业,据估计成人每三人中便有一个线人,使罗马尼亚成为极权警察国家。在罗马尼亚不存 在组织类似波兰团结工会和捷克七七宪章的任何可能性。全面渗透无孔不入的警察恐怖瓦解了任何发起民主运动的企图。42年的共产党暴政使罗马尼亚整个人口饱受残忍无情的极权统治,造成全民教育水准极低,导致罗马尼亚 大多数人对真实的世界几无所知,信息奇缺,加之共产党暴政严密封锁一切信息的封闭社会 中对人民长期强制洗脑,变得十分愚昧无知,此外,该国与所有苏联东欧国家均有过自由民主政治的经济不同,从未有过民主政治的实际经验。因此,即使在罗马尼 亚共产党暴政被人民用暴力推翻后,居然在随后的自由选举中,一个如此戏剧性暴力终结的共产党暴政, 重组的政府,罗马尼亚人民居然仍选任了众多共产党员当政1600万选民知道伊氏和 阵线的支持者大多曾为齐奥骞斯库卖力帮凶的共产党员;罗马尼亚未立即解散或重组共产党,其四百万党 员和许多基层官员仍然占据原先职位,引起全国一系列抗议。这就是为何罗马尼亚迄今仍是最贫穷也最混乱的国家的根源。但罗马尼亚人自1945年来首次人民可以直言心声,批评新领导人,而无需恐惧,也可以组建独立的政治组织和政党。只到1996年第二次大选自由派才赢得政权。

罗马尼亚暴力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二

Peter Cipkowski[1]  郭国汀编译[2]

南郭点评:罗马尼亚是苏联东欧六国革命中唯一以暴力革命终结共产党暴政的国家,也是唯一的一个迄今实质上仍主要由前共产党罪犯当权的国家,很可能中共暴政的终结也会像罗马尼亚齐奥骞斯库夫妇的下场类似,因为胡氏本质上与齐氏并无两样!罗马尼亚从未批判斯大林主义从未将个人绝对统治,过度过共产党政治局集体统治;齐氏不仅垄断权力,而且象古巴和朝鲜和老毛一样创设了家族王朝世袭绝对权力;党国体制的主要发动机乃是秘密政治警察。线人遍布全国各行业,据估计成人每三人中便有一个线人,使罗马尼亚成为极权警察国家。在罗马尼亚不存在组织类似波兰团结工会和捷克七七宪章的任何可能性。全面渗透无孔不入的警察恐怖瓦解了任何发起民主运动的企图。42年的共产党暴政使罗马尼亚整个人口饱受残忍无情的极权统治,造成全民教育水准极低,导致罗马尼亚大多数人对真实的世界几无所知,信息奇缺,加之共产党暴政严密封锁一切信息的封闭社会中对人民长期强制洗脑,变得十分愚昧无知,此外,该国与所有苏联东欧国家均有过自由民主政治的经济不同,从未有过民主政治的实际经验。因此,即使在罗马尼亚共产党暴政被人民用暴力推翻后,居然在随后的自由选举中,一个如此戏剧性暴力终结的共产党暴政,重组的政府,罗马尼亚人民居然仍选任了众多共产党员当政1600万选民知道伊氏和阵线的支持者大多曾为齐奥骞斯库卖力帮凶的共产党员;罗马尼亚未立即解散或重组共产党,其四百万党员和许多基层官员仍然占据原先职位,引起全国一系列抗议。这就是为何罗马尼亚迄今仍是最贫穷也最混乱的国家的根源。但罗马尼亚人自1945年来首次人民可以直言心声,批评新领导人,而无需恐惧,也可以组建独立的政治组织和政党。只到1996年第二次大选自由派才赢得政权。

201052日第218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罗马尼亚编年大事纪

194611月,罗马尼亚共产党夺取政权

19657月,齐奥骞斯库当选罗共总书记

19778月,鸠谷(Jiu Valley)矿工大罢工,要求提高工资和生活水准

198711月,超过10000人在布拉斯夫(Brasov)游行示威

19893月,六名前罗共高官向齐氏发公开抗议信

19897月,齐氏任华沙条约轮值主席,要求苏联干涉波兰政变未果

19891215日,在缔米索拉(Timisoara)爆发第一起抗议示威游行

19891217日,齐氏下令军队和秘警向缔米索拉(Timisoara)示威者开枪,数千人被屠杀

19891221日,齐氏向布加勒斯特示威者演说,但被示威者轰走

19891222日,数万名示威者包围党中央大厦,齐氏与爱伦娜乘直升飞机逃离

19891223日,拯救民族阵线成立,由前罗共中央委员伊利尔斯库(Ion Iliescu)领导

19891225日,齐氏与妻一道被军事法庭即时审判处决

1990311日,公布缔米索拉(Timisoara)宣言

1990520日,拯救民族阵线伊利尔斯库(Ion Iliescu)以85%选票当选总统

 

罗马尼亚在齐奥骞斯库铁血统治24年后,随着波兰,匈牙利,东德和捷克斯洛伐克纷纷革命,成立新政府,罗马尼亚也挡不住人民要求变革的强烈呼声,欧洲最后一个斯大林式独裁者终于失控崩溃。与其他东欧革命不同,罗马尼亚革命是暴力的,其结果不但齐氏整个家庭,而且全党和政府机构全部被撤换。实质上共产党在齐氏与其妻爱伦娜乘直升飞机逃跑那一刻起更已崩溃消失。齐氏逃跑标志着共产党对罗马尼亚四十年斯大林主义野蛮统治的终结,完成了1989年区欧革命的特殊循环。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最重要的革命。在东欧共产党领导人中,唯有齐氏试图粉碎反对他的大众力量。他的失败使得共产党世界生活的第一原则失效:相信最终党拥有强迫人民屈服的强制手段。

罗马尼亚人民的悲惨

共产党极权统治给东欧各国波兰,匈牙利,东德,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南斯拉夫,阿尔巴尼亚人民带来巨大灾难,罗马尼亚人民恐怕是其中受害最严重的。不仅商店中商品稀少,生活水准倒退,甚至连梦想也被抑制,日常生活时常变成恶梦。农民时常被迫进城寻找食品;冬天人们往往被迫等到半夜三更做饭,因为白天没有煤气;人们每天花数小时排队购买日常最基本的食品和生活心需品,但经常空手而归,因为商店经常缺货;按月定量供应的肉类、油、糖经常扣减而没有任何解释;男人若未能与妻生孩子即被课税;老人尤其是农村的老人,通常被拒绝医疗救治;为避开婴儿高死亡率,官方经常在婴儿出生六个月后才予登记;为突出共产主义制度虚假的承诺,齐氏不惜劳民伤财花费巨额代价,用推土机推平布加勒斯特旧城中心,兴建了一条富丽堂皇的林荫大道,其中央喷泉唯有当齐氏乘座苏制豪华大轿车经过时才临时开启。

由于凡能出口的任何产品皆被用于出口,国内食品和燃料严重短缺,导致人们营养不良冬天缺燃料只能倦缩在家中冻得发抖,奥威尔之政治高压成为罗马尼亚人日常生活的组成部分。齐氏政府崩溃后,一位法国记者问道:“在齐氏时代,人民的生活如何?”“它是一种制度,不是肉体上消灭人民,死亡人数不多;但它是一种使我们陷于为最低可能的肉体与心灵营养而挣扎的制度,在齐氏统治下,一些人暴死,但全国人民均慢慢死去”。

斯大林的遗产

罗马尼亚与其他东欧各国不一样,因为其从未去斯大林化从未经历过将个人绝对统治过度过共产党政治局稍微轻的绝对统治。对西方人而言,这种个人与政治局的绝对统治,没有实质区别,但对于生活在其统治下的人民而言,则有重大意义。以斯大林模式的个人独裁者绝对统治,如毛泽东,卡斯特罗,齐奥骞斯库,意味着不受任何制约与平衡,任意残暴的统治。

政治局即使是由一群残暴的个体组成,也会对其最坏的成员提供或多或少的制约。比较斯大林与赫鲁晓夫,前者不仅对整个社会实行恐怖,而且也对他最亲密的同志实施恐怖。后者回归宣称的“列宁主义的党的生活”模式,确切因为党的官僚无法再容忍斯大林的恐怖与迫害方式。昂纳克(Erich Honecker)仅是东德分层犯罪政治局的头子;而罗马尼亚齐奥骞斯库则指定其家庭成员担任党和政府最高领导人,齐氏不仅垄断权力,而且创设了一种王朝权力。被压迫的人民对统治者的仇恨程度,在这两种情形中确实不同。

欺诈还是体制性的腐败堕落变质?

齐奥骞斯库1965年上台时,表现得似乎将去斯大林化。他谴责关押政治犯,批评滥用权力,指令恐怖的秘密警察必须遵守法律。19684月,他恢复了帕特拉斯加努(Lucretiu Patrascanu)的名誉,他是1954年被罗织间谍罪名处决的前政治局委员,马克思主义思想家。齐氏还平反了许多其前任恐怖制造的党的受害者。此外,他还宣称:需要写党和国家真实的历史。他似乎代表了1960年代末共产党政权的“开放”,共产主义自我改良版。与此同时在对外政策上亦去斯大林化他强烈谴责苏军1968年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并拒绝出兵(南郭注:当年依华沙条约义务苏联、波兰、东德和匈牙利四国出兵入侵捷克)。

这种立场为齐氏赢得不少分,甚至获得西方国家的财务资助。19684月法国总统戴高乐访罗马尼亚,祝贺齐氏宣称的独立性。19698月美国总统尼克松访问布加勒斯特时,受到齐氏热情欢迎。齐氏因此成为唯一受到西方政要和西方媒体接受的共产党领导人。

然而,1970年代斯大林化急剧卷土重来,腐败和滥权泛滥成灾,权力家庭化,1974年爱伦娜成为政治局委员,1979年变成第二号人物。

王朝独裁恐怖统治

在齐氏罗马尼亚,政治成功的唯一标准乃是忠诚于总统齐氏自信是“国家的救星”,“和平英雄”,“所有时代最英明的革命思想家”。他被万众欢呼为“天才”。他将儿子尼库(Nicu)和三个兄弟全部提升至党政最高领导层。1974年又将妻子爱伦娜提升为政治局委员,1974年提升为国家第二号人物。

齐氏着迷于希特勒,同时狂热地信奉斯大林主义他将20世纪两个最可怕的恶魔合并成他的个人暴政。独裁者梦想着将他的不朽刻印入罗马尼亚人的灵魂。他羞辱罗马尼亚人民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强迫人民装作幸福,尽管赤贫如洗加精神压抑,令人民苦不堪言。他用推土机将老布加勒斯特城摧毁一空,大建宏大苏式建筑,以炫耀社会主义成就。到处树立自已的巨大雕像。他完全脱离了现实。党国体制的主要发动机乃是秘密政治警察。线人遍布全国各行业,据估计成人每三人中便有一个线人,使罗马尼亚成为极权警察国家。象斯大林一样,通过将共产党变成被动的团体,其唯一的任务就是崇拜他,而实质上消灭了共产党。

不仅共产党,而且所有社会生活的独立源全被压抑。1977年在J 煤矿工人大罢工,秘密警察逮捕罢工领导人,并失其失踪。十年后,1987年当布拉索夫市街头爆发示威游行时,秘密警察奉命消灭了其领导人。批评人士和异议人士,皆被强制流亡。在罗马尼亚不存在组织类似波兰团结工会和捷克七七宪章的任何可能性。全面渗透无孔不入的警察恐怖瓦解了任何发起民主运动的企图。罗马尼亚几乎全国瘫痪。在此种情况下,没有任何组织能够保证从此种绝对专制非暴力和平转型。许多罗马尼亚人承认,齐氏作为暴君,必须通过杀暴君的方式才能终结之。

第一次震动

1989年是齐氏政权的灾难年,罗马尼亚人认为是二战以来最悲惨的一年.其压抑性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政策,正在毁灭国家。罗马尼亚革命震动始于19893月一场罕见的批评声浪暴发。六名前罗共党政高官发表公开信抨击齐氏政策,谴责齐氏违反1975年赫尔辛基条约侵犯人权,无视宪法,毁灭经济和农业,呼吁终结家庭暴政,实现国家现代化。签名者包括两名前政治局委员,一名外交部长兼驻联合国代表,和三名资深党员包括党的创始人,公开信写道:

“当我们为之奋斗的社会主义理想被你的政策毁灭之际,当我们的国家正在被与欧洲隔离孤立之际,我们决定公开言说”。“我们清楚地知道,我们这样做将面临失去自由甚至生命的危险,但我们认为有责任呼吁你改变现在的做法,在过迟之前发出我们的呼吁并谴责:

·         齐奥骞斯库计划摧毁数千个村庄,强迁那里的居民;

·         下令禁止罗马尼亚人与外国人接触,用骚扰,逮捕,和失业恐赫人民;

·         摧毁和重建布加勒斯特中心,花费天文巨款劳民伤财;

·         秘密警察袭击工人要求权利的集会,攻击诚实的知识分子行使他们的请愿权;

·         强迫命令雇员星期天工作;

·         制度性侵犯私人信件和电话服务。

归纳言之,宪法已实质上被停止,法律制度已失效。你必须承认,总统先生:如果当局自上而下不遵守法律,一个社会将无法运行。”公开信还指出:“经济计划业已交效,许多工厂没有原材料、能源或市场。集体农业正陷入混乱,农民在私人自留地(占12%全部可耕地)却生产了40%的蔬菜,60%的牛奶和44%的肉类。罗马尼亚在齐氏统治下日益孤立,失去了美国的最惠国待遇,欧洲经济共同体变不延期与罗马尼亚的贸易协定,好些欧洲国家关闭了驻罗马尼亚使领馆”。数日后,六名签署者全部被捕,随后流放偏远省份。

1989年夏天

19897月,轮到齐氏担任华沙条约高峰会轮值主席。会议报告显示,罗马尼亚与东德和捷克斯洛伐克一道抵制苏联哥尔巴乔夫之重建与开放计划,而波兰和匈牙利则支持之。

罗马尼亚缔米索拉(Timisoara)地区历史上一直是匈牙利族定居区,划归罗马尼亚后一直争议不断。罗马尼亚人恨齐氏因他是个暴君,而匈牙利人恨齐氏则因他是个篡政者,夺走了他们的领土主权。匈牙利政府也一直抗议,齐氏则试图强制同化匈牙利少数民族数百万人。

8月罗马尼亚呼吁华沙条约国制止非共产党人在波兰夺权。198964日波兰首次举行的议会自由选举中波兰共产党遇惨败。当团结工会成员入选议会后,罗马尼亚官员向苏联强烈抱怨。而当11月东德昂纳克政府跨台时,齐氏警告罗马尼亚人民,非社会主义化是不能容忍的。

激发性事件

引发齐氏极权暴政跨台的是在缔米索拉(Timisoara)市被秘密警察按天安门屠城模式镇压的示威游行抗议事件。该市位于巴那特(Banat)省西部平原地区,几个世纪以来,罗马尼亚人、匈牙利人、塞族人、保加利亚人、德国人通婚混居于此。这种同化交织形成了与罗马尼亚绝然不同的复杂社会环境,罗马尼亚其他地区大多由山脉隔离各种族。因此,198912月,当缔米索拉(Timisoara)共产党当局驱逐一位匈牙利神父托克斯(Laszlo Tokes),因他在布道时抨击反对共产党国体制,罗马尼亚人加入匈牙利人一道抗议政府。

1986年托克斯成为该地区牧师以前,该区改革教会信徒主要的老年妇女。托克斯由于能说会道使其信徒大增,许多学生和知识分子被他所说的和他的人格媚力吸引。到1988年他亦引起秘密警察的关注。匿名电话开始威胁他,秘密警察的小车时常停在教堂面前,翻修教堂的建筑设计师接到威胁电话,要他放弃工作。被拒绝后,19899月该建筑师的陈尸公园。星期天,秘密警察经常在教堂前威胁信徒。11月四名流氓闯入托克斯的住所欧打他,并用刺刀在他脸上刻划。最后,法院下令强拆他的住所,理由是托克斯无权继续住牡师居所。法院判定1215日强拆。1210日,星期天布道时托克斯向听众说,如果任何人想看非法强拆清来看看。

当局派员强拆时,当地的匈牙利人和罗马尼亚人自动组成人墙,手挽手肩并肩保护他们尊敬的托克斯神父。许多人都是无党派人士。人们皆被威胁,但显然他们的恨已转变成愤怒,当局强行拖走托克斯时,他高喊道:“你们看见了吗?你们看见了吗?”次日,大学生们和工人纷纷加入牧师的追随者行列,上街游行示威抗议,数小时内骚乱波及全市。

缔米索拉大屠杀

19891217日是个星期天,齐氏主持罗共政治局会议,据三周后《自由罗马尼亚报》报导,齐氏问道“为什么他们不开枪?应将他们射倒,警告他们,射击他们的腿”。“任何人不向士兵屈服者,我命令射击他们,他们应予警告,如果他们不屈服,他们将不得不被射击。在一小时内,缔米索拉秩序必须恢复”。随即,齐氏离开首都前往原定计划访问伊朗三天,或许他不知道局势已变得多么脆弱。他的军中支持者多年来业已腐败,而齐氏不明智地忽视提供经费,装备武器更新,更愚不可及的是,齐氏食言未支付军官们原先承诺的奖金。虽然军官们并没有约会或阴谋,许多军官知道他们不愿为维护政权而沾血腥。

1217日齐氏下令开枪后,同日,数百人开始穿越缔米索拉市游行,许多人将书店里有关齐氏的书撕毁当街焚烧,推翻小车,众多人聚集在当地共产党总部前抗议。总理专程前亚要求示威者回家,人们却高呼“打倒齐奥骞斯库!)示威者进入大楼时,将墙壁上的齐奥骞斯库相撕毁。一辆救火车开来想用高压水龙驱散人群,却被愤怒的示威者点燃焚毁。此时,身着便衣的秘密警察开枪射击人群,射杀漫延至全市并持续了整夜,确切死了多少人永远也无法弄清。除了抗议者外,许多拒绝向手无铁的平民开枪的军官被秘密警察即时枪决。证人见证说秘密警察开着卡车将尸体拉走,以掩盖他们杀人数目。一个月后,新政府宣称约700人被杀。

打倒齐奥骞斯库!

1220日,齐奥骞斯库回到布加勒斯特,并立即对全国发表电视讲话,他称缔米索拉示威者为一小撮“流氓分子”,并计划次日举行支持政府的游行示威。1221日,游行开始,似乎该政权将再度证明人民若不是忠诚的话,至少是被动的。齐氏出现在党中央委员会大楼二楼的讲台上,其妻爱伦娜和其他政治局委员站在他旁边。数万人聚集在大楼前,前排一群亲政府的支持者不时欢呼。齐氏刚演讲数分钟后,一个灯柱突然轰然倒下,一个站在近旁的妇女尖叫,她周围的人们很快确认她被秘密警察射中。有人高叫“缔米索拉!缔米索拉!”突然有人高呼“卑鄙小人!”“去死吧!”然后更多的人高呼“齐奥骞斯库独裁者!”在人群边上一些学生们趁机打出事先准备好的横幅“打倒齐奥骞斯库!”人们开始四处逃散。

燥声和混乱似乎震惊了齐氏。他呆若木鸡停止演讲,挥动双臂“什么?不!不。。。喂喂”。顿时,他突然象老了十岁,变得不堪一击,昔日不可一世的神气荡然无存。爱伦娜抢过话筒要大家安静。混乱持续了三分钟,电视中断,插播爱国歌曲。然后齐奥骞斯库继续演讲,然而,损害已经造成。尖叫,混乱,呼喊,与断续的广播交织,产生了虚弱的时刻,齐奥骞斯库完了。

独裁者的末日于次日早上来临,他做了最后一次努力。在中央委员会大楼的讲台上,向愤怒的人群再度演讲,人群则嘘声不断,向他扔西红柿和鞋子。他只得退回楼内,再次下令军队向人群开枪。随后不久国防部长被杀,并被宣布为叛徒的自杀。后来,军方解释说,国防部长宁愿自杀而不愿执行齐氏的镇压令。许多人相信这一说法。不过,齐氏下令即时处决了国防部长。然而,国防部长之死,并未使军队屈从齐氏的旨意。此时,大多数军队已加入街上游行队伍,一群人攻击中央委员会大楼,并已开始进入。齐氏与其妻匆忙上顶楼,钻进待命的直升飞机苍皇狼狈不堪地逃离布加勒斯特。

短暂而血腥的内战

齐氏逃跑前命令他的安全部队尽可能制造混乱。15000名安全部队成员分头消失于布加勒斯特,缔米索拉,康斯坦塔,布拉索夫和克鲁基等城市的大街小巷。秘密警察则占据坚固建筑,汇集武器装备拟长期抵抗。他们驾小车,卡车,直升飞机恐赫民众,屠杀了无数受害者,大多直接射击脑袋,有些受害者则先被酷刑然而再枪杀。

2300万人口中大多数人目睹了电视上的混乱画面。军队占领了电视台,开始播放全国的战斗。当秘密警察试图夺占电视台时,军队隐匿分散开,子夜整幢13层大厦子弹横飞,震得玻璃窗粉碎,军队以令人畏惧的猛烈炮火回敬秘密警察。在可怕的围攻之后,自由罗马尼亚电视的第一个画面问世,并呼吁外援。几分种内,3000多平民涌入电视大楼前的广场用人墙隔离了秘密警察与军队之间的空间地带。秘密警察随好退却,在秘密警察与军队的战斗中,超过6000人丧生。

广播中主要是秘密警察的阴谋与残忍的故事。在缔米索拉歌剧院,正当钟声和号角为日前被屠杀的数千人致敬时,安全部队居然向超过10万人群开枪,至少160人当场被射杀。次日,更多的人上街游行示威,射杀仍持续。证人证明秘密警察甚至射击正在试图救护伤员的救护车。秘密警察极及残忍,他们将孕妇的肚子剖开,到处是被断肢或被割舌的受害者,无人能理解秘密警察的残忍。一个医院员工证明说在1217日第一次血腥屠杀后,秘密警察来到医院,强行拖走了许多伤员,他们被拖至太平间酷刑然后杀害。其他证人证明解释说,有些秘密警察伪装成普通军人,“他们从后面射杀军人,然后象蛇一样溜掉”。许多父母们则到各医院和坟地寻找自已失踪的孩子。

圣诞日审判

齐氏夫妇乘座的直升飞机降落在西北部蒂哥维斯特市附近,随从弄了一部车,开到附近的一个城镇,躲藏在一个种子配给中心。不过,当地警察发现了他们,将齐氏夫妇交给军队。后者将他们关押在一辆装甲车内三天。圣诞日在距布加勒斯特50英里的一座兵营中,一个军事法庭审讯了齐氏夫妇两小时,指控其犯有“人类尊严所不容的严重的反人民罪”。齐氏夫妇以否认军事法庭审判权来回应群体屠杀和颠覆国家经济的指控。如下审判官与齐氏的对话很有意思:

齐:我不承认这个法庭。

审:(宣读宪法)我们已宣读宪法,我们比你更懂法律。

齐:我不会回答任何问题。

审:你到底是什么鬼迷了你的心窍,将人民置于如此悲惨的境地?为什么人民不得不饿死?

齐:这是谎言。证明这个国家缺乏爱国主义精神。

审:你对国家做了什么?

齐:我建了医院。

审:你毁灭了罗马尼亚人民和他们的经济。

齐:我不想和你们争论,人民拥有其所需要的任何东西。

审:谁下令向人民开枪?

齐:(视天花板)我不会回答任何问题。不要将我的沉默解释为回答,我只回答工人阶级(的提问)

审:在各城市超过64000人死亡。

爱伦娜:(愤懑地)这是挑衅!

审:你所干的一切都是科学?

爱伦娜:(喊到)我是罗马尼亚科学研究院主席,我是第一副总理!

审:让齐奥骞斯库自已告诉我们有关他的瑞士银行帐户。

爱伦娜:证据,证据,证据!

齐:没有任何银行帐户,你是个挑衅者。

审(宣读判决书)根据齐奥骞斯库家庭成员的行为,我们判处你们两人死刑。

齐:(目中无人地)我不是被告,我是罗马尼亚总统和军队总司令,我拒绝承认这个法庭。

一个声音命令齐氏夫妇站起来。

爱伦娜(面向齐氏)不,亲爱的,我们不要站起来。

许多人志愿组成死刑执行小组,当死刑执行队组成后,齐氏绕着他受审的兵营疯狂地乱跑,独裁者最后被围困在角落后被射杀;而当爱伦娜在乱跑时,她最后被一位军官用左轮手枪从后面射杀。当晚自由罗马尼亚电视播放了齐氏靠在兵营墙上,头上流着血,眼睛盯着的尸体照片。

民族拯救阵线

1223日,当新的临时领导人,民族拯救阵线,出现在自由罗马尼亚电视上时,人民狂喜。在处决齐奥骞斯库后,阵线迅速纠正了独裁者某些最坏的行为:开放了冰冷的房屋中的热气和热水;用拟出口的商品,充实了商店里空荡荡的货架;使稀有的进口商品,先前保留给党的官员和秘密警察专用的诸如咖啡,窍克力,桔子等向普通公众开放。一周后,废除了死刑,释放政治犯,开放护照申请,同时宣布终止共产党的领导地位。

与东欧许多邻国不同,罗马尼亚未立即解散或重组共产党,其四百万党员和许多基层官员仍然占据原先职位,引起全国一系列抗议。但罗马尼亚人自1945年来首次人民可以直言心声,批评新领导人,而无需恐惧,也可以组建独立的政治组织和政党。

变革?

民族拯救阵线宣布实行民主原则,包括多党体制,并承诺尽快举行大选。标志着抛弃共产主义体制。随即,共产党完全在罗马尼亚的政治生活中消声匿迹。但是罗马尼亚共产党早已失去权力,早已变成齐奥骞斯库皇朝御用工具,其盘大的机构唯一的职责是效忠齐氏夫妇。

由于缺乏基本的法律程序,许多观察家认为齐氏夫妇审判犹如司法谋杀。当然,也有许多人认为对齐氏不够严厉。民族拯救阵线则解释该即决审判为“革命的权宜之计”。许多罗马尼亚人怀疑这种解释,并怀疑该假审判旨在消灭独裁者,以避开不可避免的审判带出令共产党证人难堪的局面。

新领导人

民族拯救阵线委员会是由四位老共产党员领导。其主席是年已60岁的伊利尔斯库,1950年他在莫斯科学习,直至1971年一直是齐奥骞斯库的追随者;他因知识分子主义而失宠,被假定为反斯大林主义,但他远非反共。他的样榜是哥尔巴乔夫,他的理想是一党体制的改革版。自他当权后,他并不隐藏这些秘密。反之,在1990121日,与学生领袖辩论中,他解释政治多元化为“19世纪过时的意识形态”。他宣称民族拯救阵线的主张“没有多元化的民主模式”。不仅回应了哥尔巴乔夫之反对多党体制,而且反映了民族拯救阵线主要思想家,资深共产党员布鲁刚(Silviu Brucan)的政治哲学。布鲁刚是公开信签名六君子之一,谴责齐氏政权,然而,他亦表明极度贬低西方民主。他认为由于罗马尼亚革命相当独特,应当走一条与其他国家不同的道路。

对于布鲁刚以及伊利尔斯库而言,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资本主义,法西斯主义等术语已失去任何意义。他们视民族拯救阵线为群众党运动。没有必要存在其他政党来与“真正的民族倡导者”(即拯救阵线)争政治权力

新总理彼特罗曼(Petre Roman)生于1946年,他的唯一革命资历是参与了19891222日,与数万人一道,围攻党中央大楼的活动。精通法语和西班牙语,拥有法国大学学位。

第四号人物是马兹陆(Dumitru Mazilu)但他于1990126日辞职,抗议“新领导集团的斯大林方式”,作为前秘密警察上校,他知道什么是斯大林方式,他曾在布加勒斯特大学教授国际法,并作为政府指定的联合国人权专家。1987年他曾将他写的罗马尼亚侵犯人权的报告私带至国外。

为反击民族拯救阵线被共产党控制的指控,阵线设立了一个包括不少著名反对派名流的大委员会。包括著名的人权活动家Doina COrnea,作家Aurel Dragos Munteanu,诗人Ana Blandiana, Dan Desliu Mircea Dinescu。最后,阵线决定于1990520日举行自由选举。

新政党

在一个很少有民主传统的国家学会民主程序并非易事。在第二次大战前,罗马尼亚脆弱的民主体制中存在若干政党,诸如农民党,自由党,社会民主党。而在罗马尼亚朝自由选举迈进的艰难历程中仅一个月内,即出现了50个政党。共产党在此期间一直低调,且无意重组。许多共产党活动家试图仿效匈牙利,成立社会主义党。罗马尼亚似乎在短短的几周内,从一个普遍政治冷漠麻木不仁跃进到色彩斑斓,丰富多姿的政治狂乱的另一极端。

民族拯救阵线始终主导着政治局势。阵线维持作为代表临时政府,其唯一的使命是创设一个向政治多元化的和平过渡。然而,129日阵线组织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反对党的游行示威。2月,阵线抛弃了伪装显露出其政党的面目。从此该起它便失去了学生和知识分子的信任。罗马尼亚影响力最大的专栏作家帕勒(Octavian Paler)在自由罗马尼亚报撰文指责阵线是投机分子。利用其革命形象,以便中立化反对派,以确保其自已赢得大选。

随着阵线决定成为政党,政治力量随即两级分化。反对派主要是农民党、自由党和社会民主党。阵线创设了好些卫星党,支持阵线,私下分享权力。伊得尔斯库用暴力冲击要求更多民主的和平游行。阵线还任命了好些前秘密警察到关健职位。

缔米索拉宣言

1990311日成为罗马尼亚争自由运动的一个重要转折点。该日公布的缔米索拉宣言是罗马尼亚从共产主义解放出来的宪章。

宣言第1条明确:“革命不仅反齐奥骞斯库,而且反共产主义,我们要求立即废除这种极权和破产的制度。我们革命的理想是保持和回归欧洲文明和民主的真正价值。”第8条规定:“修改选举法,以防止前秘密警察担任政府职位,或竞选议会议席;强烈反对那些曾服务于共产党政权的人,竞争总统职位。”|

1990422日,数千名学生,教师,专业人士和工人聚集布加勒斯特大学广场,抗议政府拒绝接受缔米索拉宪章宣言。两天后,伊利尔斯库下令防暴警察进驻大学,并称抗议者为“golani”(即游民)犹如齐奥骞斯库称抗议者为“流氓”分子。结果数小时后,数千罗马尼亚人自称是“游民”,以示对示威者的支持。

自由选举

选举结果令革命派大失所望。缔米索拉宣言被当作耳边风。一个如此戏剧性暴力终结的共产党暴政,重组的政府,罗马尼亚人民居然仍选任了众多共产党员当政。伊利尔斯库以80%压倒多数票当任总统。1600万选民知道伊氏和阵线的支持者大多曾为齐奥骞斯库卖力帮凶的共产党员,选民们也明知众多人民怀疑民族拯救阵线,甚至仇恨之。

部分原因是不平等的竞选运动。反对派的报纸仅在宾馆中极少数富有的官员及西方游客可以获取,且在国家的许多省份根本无法获得。电视牢控在民族拯救阵线手中,而电视的影响力远远大于报纸。最有力的传媒--谣言,则针对反对派狂轰烂炸。有关农民党主席拉缔乌(Ion Ratiu)是百万富翁的谣言及有关人权活动家多伊娜(Doina Comea)是前者的情妇及她的女儿购进了罗马尼亚钢铁工厂的谣言皆满天飞;但最重要的为阵线赢得数百万张选票的谣言,是有关工作和金钱方面的谣传。集体农场工人被告知:如果土地重新分配,他们将失去养老金,他们年迈的父母一夜之间会变成赤贫;工厂工人被告知:如果让资本家回到罗马尼亚,他们将买断工厂,然后关闭之。

或许阵线获胜最重要的理由并非仅仅是竞争运动本身,而是先前42年整个人口饱受残忍无情的极权统治,造成全民教育水准极低,导致罗马尼亚大多数人对真实的世界几无所知,信息奇缺。东北部省份支持阵线最力,因为其最闭塞,他们认为任何悲惨与压迫,均是齐奥骞斯库因而不谴责共产主义。

民主的未来

198912月圣诞日齐奥骞斯库政权跨台,标志着四十二共产党极权统治的终结。它代价高昂(众多人命)却是受欢迎的圣诞礼物。然而,罗马尼亚革命尚未完成。自五年选举开始,布加勒斯特即成为血腥之地。象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和南斯拉夫南部2/3地区一样,共产党仍垂死拼命试图控制权力,即便象罗马尼亚,已经在新名义下举行自由选举,罗马尼亚不是一个共产党压制了民主传统的国家,因为她从未有过民主传统。只到更广大的人民认清阵线领导人的斯大林面目以前,罗马尼亚的共产主义不会真正灭亡。

199611月第二次大选,伊利尔斯库总统作为改革派共产党人终于被罗马尼亚民主大会党击败,康斯坦内斯库(Emil Constantinescu)当选新总统,终结了共产党的统治,开始了历史的新篇章。



[1] Peter Cipkowski, Revolution in Eastern Europe,John Wiley & Sons, Inc( New York,Toronto, 1991)pp.118-147. 作者是东欧问题研究专家,波兰Jagiellonian大学历史学硕士,美国纽约青年期刊编辑,著有《东半球》,《世界与拉丁美洲和加拿大》。

[2]郭国汀(Thomas G.Guo),海事和人权律师,国际海事海商法教授,法学翻译家。译有《CIFFOB合同》4版;《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20版;《Omay 海上保险法与保险单》;《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3版;《现代提单》;《审判的艺术》;《国际互联网自由》;《共产主义黑皮书》;Richard Pipes《共产主义的历史》;Richard Pipes《俄国革命简史》;《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Peter Cipkowski《东欧革命》等专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