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序《共產主義的历史》
(Publish Date: 2010-3-28 10:16pm, Total Visits: 597, Today: 1, This Week: 1, This Month: 9)

南郭点评:什么是共产主义?什么共产主义的基本理论?为什么马克思和恩格斯说共产主义的理论归结为一句话即:废除私有财产?共产主义失败的根源何在?为什么共产主义是谬论?中国共产党政权是否仍属共产主义?中共政权的本质是否已改变?中共政权是否能继续苟延残喘?作者以丰富的史料,雄辩的逻辑,简明扼要的流畅语言,生动而令人信服地论证了共产主义业已全面崩溃,且永远不可能再东山再起的原因与依据。作者是毕生致力于共产主义理论与实践研究的历史学家,哈佛大学历史教授,当代最伟大的历史学家之一。

2010年3月28日第213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序《共产主义的历史》

Richard Pipes [1] 郭国汀[2]

(The Modern Library New York 2001)

“有关苏维埃政权最振奋人心的事乃是它的失败。如果它获得成功。。。我本应知道人类将陷于无限恐怖和奴役之中。”[3]

Malcolm Muggeridge

本书是共产主义的入门读物,同时也是共产主义的讣告。因为毫无疑问,即便寻求完美的社会平等,实现远古便已形成的乌托邦共产主义理想,也不会采取马克思主义模式。马列主义已完全溃败,甚至在俄国前苏维埃共产党及其他地方的共产党也已抛弃马列主义模式,改采掺和了民族主义的选举社会民主的政纲。因此,我们今天能够对主导了20世纪大多数的共产主义运动,加以归纳总结,确定其失败是否由于人类的错误或因为其内在性质固有的缺陷。

共产主义一词,1840年在巴黎问世,涉及三个相关的但截然不同的现象:一种理想,一种计划和一种为实现该理想而建立的政体。

在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之间,没有清晰明确的界限。马克思将通向完全的共产主义区分为两个发展阶段:第一,过渡阶段期间旧的不平等将继续存在,即便他们的基础业已摧毁;第二,即高级阶段,“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原则,将取代“按劳取酬”原则。列宁定义第一阶段为社会主义;第二阶段为共产主义。然而,在夺取俄国政权后不久,他便将党的名称从“社会民主党”改为“共产党”。我们将用共产主义术语指列宁主义理论与实践。[4]

共产主义理想是一种完全的社会平等,按其最极端的形式(如柏拉图著作中所设想)要求个人溶化入集体。因为社会和经济的不平等主要源于占有的不平等,欲达到平等,就应当取消“我的”和“你的”,质言之,取消私有财产。这一理想是远古的遗产,在西方思想史上自7世纪迄今不时再现。

共产主义计划可溯及19世纪中叶,并与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名字紧密相联。在其1948年《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写道:“共产主义的理论可以归结为一句话:废除私有财产。”恩格斯宣称马克思业已构想出一种科学理论,证明了基于阶级差别的社会将不可避免地崩溃。

虽然贯穿整个历史,偶尔有过实现共产主义理想的偿试,然而,第一个采用全部国家权力,尽力实现共产主义理想的是1917-1991年的俄国。党国政体的缔造者列宁认为通过无产阶级专政,消灭私有财产并为共产主义开辟道路,将实现一个无财产和平等的社会。

我们将按顺序探索共产主义的历史,因为这符合逻辑,也因为这种方法符合历史的进化:首先是理想,然后是实现理想的计划,最后是实施该计划以实现理想。但是我们重点关注计划的实施,因为理想和计划本身相对无害;反之,任何将其付诸实践的偿试,特别是由全部国家权力作后盾时,会有非常严重的后果。



[1] Richard Pipes, Communism A History, The modern Library, New York 2001. 作者是哈佛大学历史荣誉退休教授;著有《共产主义的历史》、《俄国革命》、《俄国布尔什维克政权》、《财产与自由》、《不为人知的列宁》等专著;曾任里根总统的苏联与东欧顾问。理查教授毕生致力于共产主义历史研究,被誉为当代最伟大的历史学家之一。

[2]郭国汀(Thomas G.Guo),人权律师,国际海事海商法教授,法学翻译家。译有《CIFFOB合同》4版;《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20版;《Omay 海上保险法与保险单》;《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3版;《现代提单》;《审判的艺术》;《国际互联网自由》;《共产主义黑皮书》;《共产主义的历史》等专著。

[3] Kitty Muggeridge and Ruth Adam, Beatrice Webb (New York, 1968) p. 243.

[4] Andrzej Walicki, Marxism and the Leap to the Kingdom of Freedom (Stanford, 1995). P.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