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捷克戲劇性革命:共產黨國極權暴政崩潰原因分析之四
(Publish Date: 2010-5-10 12:49am, Total Visits: 1802, Today: 2, This Week: 4, This Month: 7)

南郭点评:捷克斯洛伐克 反对运动的进展打破了所有的纪录在十天中,取得了波兰团结工会花了近十年取得的成 就;“波兰十年,匈牙利十月,东德十周,捷克斯洛伐克十天!”和平摆脱共产主义,废除共产党的垄断权力,没有暴力流血,和平解体共产党国体制。最令人震惊 的是,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是内心的改变。仅在革命数周之前,他们都还是胡萨克极权领导忠诚的服务员。到12月,几乎找不到一个共产党人了。捷共总理曾公然称:“哈威尔什么也不是,绝对是个零”!一个月后,哈威尔被选为民主捷克首任总统!

七七宪章的基 本目标是捍卫人权。关注环境保护,宗教和少数民族权利,社会和经济问题,以及艺术家的权利。

捷克斯洛伐克反对派面对许多与中国人同样的问题:缺乏 一个统一的反对派组织。捷共政府用尽一切可能的手段破坏反对派成为一个团结的整体。“捷克人民想要民主,但却不想付出代价。”捷克斯洛伐克的作家、演员、 艺术家、记者们的反对派主要起着在一个不道德的社会的道德灯塔的作用。19891119日,哈威尔召集各主要反对派团体开会,成立了公民论坛。论坛迅速成为反 对派统一的声音,不到20天 终结了共产党暴政。

捷克斯洛伐克大中学生对捷克革命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正是布拉格大中学生们引导捷克斯洛伐克人民走上革命之路。 “同胞们,请摇动你们的钥匙!”50万人纷纷掏出钥匙大摇特 摇,那种万众齐摇钥匙汇积成人类历史上绝无绝有的最动人的天濑之音,是万众同心追求自由民主的心声。

刚开始,哈威尔曾宛拒学生们提出的促使人民上街的主 张。然而一天后,他却在文萨斯拉思广场上号召人民向政府施加更大的压力。任何行动的犹疑不决,均被来自底层的革命呼声熔化。论坛是从街头抗议行动中,而非 从知识分子冷静审慎的决定中取得启示。

捷共总书记杰克斯面临不可避免的两难选择:要么宣布实 行军事管制,暴力粉碎抗议运动,付出成千上万人的生命代价;要么向人民意志让步辞职。捷克人民非常幸运杰克斯及捷共其政府选择了后者。

捷克戏剧性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四

Peter Cipkowski[1]   郭国汀编译[2]

南郭点评:捷克斯洛伐克反对运动的进展打破了所有的纪录在十天中,取得了波兰团结工会花了近十年取得的成就;“波兰十年,匈牙利十月,东德十周,捷克斯洛伐克十天!”和平摆脱共产主义,废除共产党的垄断权力,没有暴力流血,和平解体共产党国体制。最令人震惊的是,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是内心的改变。仅在革命数周之前,他们都还是胡萨克极权领导忠诚的服务员。到12月,几乎找不到一个共产党人了。捷共总理曾公然称:“哈威尔什么也不是,绝对是个零”!一个月后,哈威尔被选为民主捷克首任总统!

七七宪章的基本目标是捍卫人权。关注环境保护,宗教和少数民族权利,社会和经济问题,以及艺术家的权利。

捷克斯洛伐克反对派面对许多与中国人同样的问题:缺乏一个统一的反对派组织。捷共政府用尽一切可能的手段破坏反对派成为一个团结的整体。“捷克人民想要民主,但却不想付出代价。”捷克斯洛伐克的作家、演员、艺术家、记者们的反对派主要起着在一个不道德的社会的道德灯塔的作用。19891119日,哈威尔召集各主要反对派团体开会,成立了公民论坛。论坛迅速成为反对派统一的声音,不到20天终结了共产党暴政。

捷克斯洛伐克大中学生对捷克革命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正是布拉格大中学生们引导捷克斯洛伐克人民走上革命之路。 “同胞们,请摇动你们的钥匙!”50万人纷纷掏出钥匙大摇特摇,那种万众齐摇钥匙汇积成人类历史上绝无绝有的最动人的天濑之音,是万众同心追求自由民主的心声。

刚开始,哈威尔曾宛拒学生们提出的促使人民上街的主张。然而一天后,他却在文萨斯拉思广场上号召人民向政府施加更大的压力。任何行动的犹疑不决,均被来自底层的革命呼声熔化。论坛是从街头抗议行动中,而非从知识分子冷静审慎的决定中取得启示。

捷共总书记杰克斯面临不可避免的两难选择:要么宣布实行军事管制,暴力粉碎抗议运动,付出成千上万人的生命代价;要么向人民意志让步辞职。捷克人民非常幸运杰克斯及捷共其政府选择了后者。

201059日第219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捷克斯洛伐克编年大事纪

19485月,共产党主导的民族阵线赢得大选

19681月,开始布拉格之春

1968831日,苏军华沙条约国入侵捷克斯洛伐克

19693月,胡萨克成为总书记

19771月, 七七宪章发布

198712月,杰克斯取代胡萨克担任总书记

1989115日,5000名示威者在布拉格广场纪念J P 1969年自焚抗议,哈威尔和其他异议人士被捕

19891117日,在U广场举行的反政府示威被警察残酷打断

19891119日,公民论坛诞生

19891120日,超过20万人在布拉格上街游行示威,规模日益扩大

19891124日,杰克斯和其他共产党领导人辞职

19891127日,公民论坛策划二小时全国总罢工支持民主

19891128日,共产党承诺举行自由选举,并放领导地位

1989127日,政府辞职

19891210日,由非共产党人多数组成的新政府成立

19891229日,哈威尔当选总统

199068日,公民论坛在自由竞选中赢得48%选票胜出

 

198912月,在布拉格街头出现涂鸦:“波兰十年;匈牙利十月;东德十周;捷克斯洛伐克十天”!在一个历史已冻结四十二年的国家,198911月开始迅速解冻。

捷克斯洛伐克反对运动的进化打破了所有的纪录在十天中,取得了波兰团结工会花了近十年取得的成就;摆脱共产主义,废除共产党的垄断权力,没有流血,无暴力解体共产党国体制。最令人震惊的是,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是内心的改变。仅在革命数周之前,他们都还是胡萨克极权领导忠诚的服务员。到12月,几乎找不到一个共产党人了。因为人民再也不能忍受他们的傲慢了。

当成千上万的人民在11月底每夜聚集在布拉格最大的广场上时,共产党领导人威胁将强行实施军管法。1122日总理阿德迈克(Ladislav Adamec)强行清场。对他而言,哈威尔什么也不是,“绝对是个零”!然而,当他试图在对共产党总部面前聚集的最大的人群演说时,人们却欢呼着哈威尔的名字而不是向他致敬。十天后,总理恢溜地重复请求为共产党官僚保留些许权力和特权。一个月后,“绝是是个零”的哈威尔被选为民主捷克首任总统!

与苏联的关系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捷克获得独立。由捷克与斯洛伐克组成一个国家。作为奥匈帝国工业最发达的地区,拥有受教育程度最高,富有的中产阶级,产业工人占全国人口55%,军工名列世界前茅,当时捷克是位居世界第十位经济强国,在第一共和国期间,捷克斯洛伐克享受了20年开放、自由、宪政民主,20个政党代表各政治意见,民族,宗教团体。1939年希特勒的军队席卷捷克斯洛伐克,其自由民主政府随即被推翻。

194555日,美国乔治(George Patton)将军率领盟国大军近在布拉格只,但爱森豪威尔司令命令禁止他解放捷克斯洛伐克,因为雅尔塔协议将东欧留给了苏联。结果59日,苏军进入布拉格。

与波兰不同,捷克斯洛伐克人视苏联为友邦。战前即存在的苏联扶持的捷克共产党,其成员众多且彼有声誉。此外,苏联是1938年唯一声明拟支持捷克斯洛伐克的强国,因此,当194559日苏军进入布拉格时,受到市民热情欢迎。

捷克斯洛伐克合作拟重建自由宪政民主政府,邀请战时流亡伦敦的流亡政府爱德华(Eduard Benes)回布拉格任总统。爱德华一回国,立即邀请旧政党回来着手准备自由选举。

共产党在1948年的自由选举中获得40%的选票,共产党参加新政府占25个席位中的8个席位。随后数月共产党频频施压,共产党内政部长发起清洗警察运动,为抗议共产党,非共产党部长们辞职,总统爱德华接受了他们的辞呈,并让共产党提名替代人选,于是民主派突然从政府中消声匿迹,捷克斯洛伐克突然从一个社会民主国家变成一个斯大林式的恐怖国家。

布拉格之春

捷克斯洛伐克从1948年后变成铁杆忠诚苏联模式的共产党国家,唯有19681月开始的“布拉格之春”自由运动有所偏离;朝自由方向发展了数月后,勃列日涅夫令苏军与华沙条约国军队,包括波兰、匈牙利、东德和保加利亚四十万大军,入侵捷克斯洛伐克面对超常强敌,捷克斯洛伐克几乎未加抵抗。

南郭注:196848日开始准备,82021夜行动,第一波共出动坦克4600辆,165000军队;五天后,加上捷克27个军,6300辆坦克,800架飞机,2000门重炮,共40万军队大举入侵捷克斯洛伐克。1940年德国希特勒侵占法国仅出动2500辆坦克,1941年入侵苏联才动用了3580辆坦克,而捷克人口仅一千四百三十万人,仅是法国人口及苏联人口的一小部分。由此可见苏联惧怕人民和平起义,其制造恐怖芬围的目的至为明显。但抵抗入侵整个过程相当和平,占领军杀了90人,大多在布拉格。约300名捷克和斯洛伐克人受重伤,另500人轻伤;苏联当局逮捕了数名捷克斯洛伐克领导人,但仅数日后不得不释放他们并与之谈判。数十人公开自焚抗议入侵;第一个英雄是20岁的大学生帕拉诗(Jan Palach)于1969116230分在布拉格中心点燃自已。[3]

支持布拉格之春的原捷共总书记杜别克随即被苏联强行撤换成胡萨克。胡萨克的命运彼具戏剧性,1954年捷克共产党指控他是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者,被判处无期徒刑,关押到1960年释放,1963年恢复名誉官复原职。1968年胡萨克是个受人敬重的政府高官,也支持布拉格之春运动。因此许多捷克人对他抱持巨大期望,但他却令所有的人大失所望。很快他就全部清洗党内布拉格之春改革派。将前总书记杜别克赶出布拉格,流放到布拉缔斯拉瓦市担任一个微不足道的政府小官。并迫使许多人,包括国家最著名的作家、艺术家们流亡海外。

七七宪章

结社自由,作为一项基本人权,被捷共政府严厉限制。19771月,241名捷克斯洛伐克各界人士共同签署一份称作七七宪章的文件,开始了反对运动。签署者背景广泛包括:自由派、民主派、清教、天主教、犹太教、共产党改革派、马克思主义革命派。他们从未主张群众运动,为公民权和人权的松散开放的个体和集体努力的团体。其基本目标是捍卫人权。

七七宪章的问题和力量因哈威尔被放大。作为最著名的异议人士,著名剧作家坐过五年牢,在狱中差点病死,他的作品在捷克被禁21年。他作为艺术家的著名和他坚持反对共产党,使他成为异议的象征。然而,虽经多年迫害,哈威尔与其说是政治活动家倒不如说更像良心代言人。“我无意于自已伴演专业政治家角色”。“我从来没有雄心”。198911月他向学生们演讲时说道。

除了人权外,哈威尔还关注环境保护,宗教和少数民族权利,社会和经济问题,以及艺术家的权利。在高峰时,宪章有2000名成员。签名是一种勇敢的行为,因为将面临严厉的迫害:骚扰、失业、搜查、秘密警察没完没了的调查、对亲属的高压。安全警察有一次闯入哈威尔家,用速干水泥倒入他家卫生间下水道。异议的火花激励捷克人精神的复活,甚至中学生们也支持宪章。

1980年代的反对运动

反对运动的主要成就保持了反抗的道德意志。“我们持小火炬通过黑暗”。反对运动主要的失败在于未能激发捷克整个社会的抗议。东德大规模的示威抗议仅在捷克激起涟漪。只要胡萨克和党国表面强大,人民就保持沉默。“依我看这个社会已被共产党完全毁灭了”。一家地下出版物的编辑写道。“很显然,人民想要民主,但却不想付出代价。”

异议人士抱怨缺乏一个统一的反对派组织。虽然团结在七七宪章精神下,他们却缺乏具体可变的政治计划。此外,他们似乎无法填补布拉格中心知识分子引导反对派与其余1500万捷克斯洛伐克人民之间的空白。波兰团结工会反对派许多领导人,通过多年来紧密联系工人阶级,建立起他们的合法性。事实上,许多团结工会领导人来自小城镇,但是,捷克斯洛伐克的作家、演员、艺术家、记者们的反对派主要起着在一个不道德的社会的道德灯塔的作用。

政府用尽一切可能的手段破坏反对派成为一个团结的整体。它通常拒绝反对派的存在。当它承认他们时,异议人士被标上“西方媒体和敌对组织”的创制品的标签。支持布拉格之春的共产党员,在华沙条约国干涉后,全部被清洗出共产党。他们和其他异议人士,被剥夺工作,被迫做煤球、扫卫生间或开出租车谋生。他们的孩子上学进高校障碍重重。他们的电话和住房被监听监控。他们生活在时常不断的调查、搜查、抄家、逮捕、监禁状态之中。便衣警察随时跟踪他们无论到何处,任何进出他们住房的人皆被列入监控黑名单。由于恐惧此种惩罚,限制了捷克人愿意加入知识分子和艺术家反对派的人数。毫不奇怪,该独立团体不得不列更多地关注生存,而无瑕顾及政治运动。

1980年代末,独立运动扩大到其他领域,远远超出了七七宪章的期望。广泛传播的请愿要求释放被监禁的异议人士和公开讨论1968年华沙条约国入侵捷克事件。地下出版物大受欢迎。成千上万天主教徒蜂拥至反共意味的布道演讲。“布拉格之春”之父杜别克以前的同事组建了奥布拉达社会主义重建俱乐部,杜别克本人也从隔离状态重现,他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呼吁捷克重建。

1980年代末,年青一代学生和工人帮助激活了反对运动。没有他们前辈的失败主义情绪,学生们自由表达他们对当局拒绝采纳哥尔巴乔夫时代的自由的愤怒与沮丧。一位作家写道:“他们拒绝不成文的社会契约,共产党试图通过充实商店货架,来换取人们接受强硬政府体制”高中生和大学生们组建了超过30个反对派团体,并开始与老异议人士联系。一个由20出头的青年组成的称做“捷克孩子”的团体,参加要求政治自由和环保的示威抗议;从一个非正式会议发展形成的“约翰雷农”组织,为音乐家和其他艺术家的权利辩护;而“快乐双亲协会”则以黄瓜和萨拉米香肠警棍作武器,上演嘲讽警察攻击布拉格示威抗议的话剧。

1989116日,一群高中生,朝位于文萨斯拉思(Wenceslas)广场的国王瓦克拉夫(Vaclav)雕像和平示威集会游行,20年前一名叫帕拉诗的大学生在该雕像前自焚抗议华约国入侵。在学生们未及开始纪念活动之前,警察即用高压水龙和催泪瓦斯驱散学生。瞬间原本宁静的广场即变成一个充满瓦斯笼罩的战场。哈威尔目睹了恐怖场景,当他试图离开时,便衣警察强行将他塞进一辆警车后座扬长而去。旨示杀鸡儆猴,当局于2月组织一场秀审,以他在示威抗议中的作用为由,指控哈威尔通过接受外国无线电台采访煽动示威游行,而事实上,哈威尔警告过学生,反对使用暴力表达他们的不满。“我认为我受到的对待是对我的观念的一种报复”。他在法庭辩称。法官却仍然判决监禁哈威尔九个月。

记住这一天

捷克人民目睹了198964日波兰人民用投票将共产党赶下台;随即双看到匈牙利和东德人民获得自由。推翻捷克共产主义的大规模群众运动以令人眼花缭乱的神速发展。在198911月最后一周,全国数百万人参与示威游行,仅仅一个月前,10月底异议人士发动游行示威仅约一万人参加。这些勇敢的灵魂,打着呼吁民主的横幅,在警棍、钢盔装备精良的警察监视下穿过布拉格大街,三周后11月底几十万示威者经常聚集在文萨斯拉思广场。数日后,他们将共产党赶下台,并抛进历史的垃圾箱。

七七宪章和长期受迫害的异议人士团体对于促使该神奇的转机功不可没。但是有关革命的新闻报导,经常忽视了捷克斯洛伐克中学生和大学生们的作用。1117日,超过55000名大中学生为纪念被纳粹屠杀的捷克斯洛伐克学生50周年,而举行游行示威。快乐棉长的游行队伍,一路歌声、口号、横幅交织着表达反对布拉格的统治者;在前往文萨斯拉思广场途中,“恐龙辞职!”“共产党滚蛋!”的口号此起彼伏。当示威学生抵达广场后,数百名学生被头戴红色贝雷帽的反恐突击队的防暴警察包围隔离。学生们点燃蜡烛试图献花,他们跪倒在地,举起双手高呼“我们唯有赤裸的双手”。但是包围他们的防暴反恐警察们却挥舞着警棍残忍地殴打学生们

当局决定对学生们施暴大错特错。新党总书记杰克斯希望通过施暴将学生们吓倒退缩。但是苏联、波兰、匈牙利、特别是东德奇迹般的自由化,极大地鼓舞了捷克人民要求迅速改革的呼声。安全警察对手无寸铁的学生们的疯狂施暴,极大震惊了各界人民,因为这是自21年前苏军坦克镇压布拉格之春运动以来最恶劣的事件。它将异议组织者长期沮丧的被动心态一扫而空。“这是终结政府的开始”。在暴行发生当时,一个声音高喊道:“人民将记住这一天!”

在布拉格街头,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纪念学生们倒下的地点,到处是即时圣坛。蜡烛、鲜花、照片纪念每一个遭遇战。在文萨斯拉思广场国王雕像脚下周围摆满了蜡烛和鲜花,纪念1969年自焚的烈士大学生帕拉诗。“现在帕拉诗的英魂与英雄国王文萨斯拉思的灵魂,再加上哈威尔略助一臂之力,将搅动我们的国家”。一位记者写道。

布拉格开始燃烧

当局在纳粹屠杀捷克学生五十周年纪念日对学生的血腥施暴,激怒了捷克斯洛伐克人民。这是点燃捷克斯洛伐克大火的火花。一位大学生死于医院的消息传出,学生们决定采取行动。1118日,学生领袖们决定号召在一周内举行全国总罢工。在剧院工作的人们迅速加入学生队伍。包括演员、导演、策划人和作家。他们知道如何组织。他们多年来组织过多次游行示威,支持他们最喜爱的剧作家哈威尔。1119日,哈威尔在“神奇灯笼剧院”,召集各主要反对派团体开会,成立了公民论坛。

公民论坛迅速成为反对派统一的声音。但是正是布拉格大中学生们引导捷克斯洛伐克人民走上革命之路。在论坛第一次会议开始不久,哈威尔站起来说:“感谢勇敢的学生们,我们聚会于此。学生们的英勇最终使我们的人民摆脱了恐惧和胆怯。”几天后,另一位捷克人解释说:“为了孩子们的缘故,20年来人民保持沉默和屈服;如今警察甚至殴打孩子!”。在星期天游行队伍中有一横幅写道:“家长们请加入我们,我们是你们的孩子”。家长们果然纷纷加入游行示威队伍。1120日下午,超过20万人聚集在文萨斯拉思广场。

接下来一周,布拉格市中心到处贴满了家制海报“真理必胜!”“让政府辞职!”人群聚集在商店柜台前,电视重复播放着1117日的血腥场面画面。更多的人群聚集在文萨斯拉思广场。人们挥舞捷克斯洛伐克三色旗(蓝红白)高唱国歌。过往的小轿车皆鸣笛致敬,儿童打着V胜利手势。人们群情激愤。示威游行吸引了各年龄段和各不同利益群体的广泛参与。长发披肩的音乐家们与强壮的钢铁工人们肩并肩。人群聚集在大街角落兴奋地争论着未来。

布拉格沉醉在狂喜之中,部分原因是因为悲剧已转化成喜剧。连日来,似乎当局可能选择实行军事管制,由于在文萨斯拉思广场的抗议队伍日益增加,捷共总书记杰克斯在全国电视上威胁将“恢复秩序”。政府下令工人民兵占据布拉格各要地。武装警察占领城市的广播和电视台。国家控制的电视台号召人民“保卫社会主义”。谣言流行,但是当局似乎缺乏使用暴力的意志,当局最终下令警察从广场撤出,甚至承诺将对警察暴行进行调查处理。然后,总理阿德迈克第一次会见公民论坛的代表,他承诺“将不会再有军事管制”。

杜别克回归

19891124日上午9点杜别克登上巴士离开流放地布拉缔斯拉,好象又回到了1968年布拉格之春当时,身着相同的灰大衣,面带相同的微笑,头戴相同的幅子,仿佛时间在20年前停止了运行,至1989年又重新启程。夜幕降临时分,他来到文萨斯拉思广场,学生们很快认出了这位白发苍苍的68岁的老人正是20年前的国家领导人。当杜别克在夜幕时分出现在广场的历史性时刻,被电视记者捕住这一历史性画面,人群中爆发出一片欢呼。老领导微笑着感谢群众的欢迎,然后他问道:“智者曾经说过:光明会来临,那么为什么现在还是黑暗?”激动的人们泪流满面喜极而泣。

当杜别克讲话时,共产党领导人正在远效召开紧急会议。在长达16个小时的会议期间,杰克斯总书记面临不可避免的两难选择:宣布实行军事管制,暴力粉碎抗议运动,或许付出数百上千人的生命,或向人民意志让步辞职。捷克人民非党幸运杰克斯及其政府选择了后者。

当晚杜别克和哈威尔在公民论坛总部“神奇灯笼剧院”舞台上。“明天我们必须开始与当局对话,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愿意对话,但是日程很清楚:我们要民主,我们要重新加入欧洲社会”。哈威尔说。正当两位领导人向听众解释他们有半社会主义不同观点时,一位线人带来令人振奋的消息打断了他们。杰克斯和13名政治局成员已集体辞职,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指定卡罗勒乌尔巴内克(Karol Urbanek)继承共产党总书记。虽然乌尔巴内克名不见经传,这一变更使人们普遍松了一口气。“变革的压力是如此巨大,人民担忧旧的强硬派政府,若不改革,将把整个国家拖入内战。”一位反对派领导人说。

当人们得知此共党总书记和政治局委员集体辞职的消息时,整个剧院沸腾了。人民欢呼雀跃,有人因喜极相拥而泣。哈威尔与杜别克相拥并打着V手势。有人将香槟酒带上舞台,哈威尔举起酒杯,庆贺自由捷克斯洛伐克即将诞生。

摇动你们的钥匙

1125日的大游行,超过50万人迎着冷冽的寒风,聚集在体育馆外的布拉格雷特那广场。这是捷克斯洛伐克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游行示威。国家电视全程报导。哈威尔请求捷克斯洛伐克人民继续向政府施压,“国家权力再次给了新斯大林主义者,谁是乌尔巴内克?我们不满意。我们将聚会和抗议,直至我们满意为止。”当哈威尔告诉人群,总理阿德迈克已经与公民论坛结盟,并且是组建新政府的最佳人选时,万众欢呼着阿德迈克的名字。

随后杜别克出现在广场,人们立即欢呼着“杜别克当总统!”“我们敬祈您长寿!”要求政府辞职,表达支持拟定的周一全国总罢工。要求自由选举。公民论坛的领导人分别向公众演说。一个演讲者建议将总罢工作为全民公投:“我们是否愿意继续屈服忍辱偷生?是否一党专政的党魁们将永远独占国家全部权力?我们是否还要容忍共产党继续毁灭我们的国家”?

1126日,示威继续扩大,这次总理阿德迈克被邀请来向公众演讲,当他开始要求更多的纪律,停止罢工,推进经济改革而非政治改革时,听众大吃一惊。他们怒目逼视总理;有些人开始摇动钥匙,有人高呼:“同胞们,请摇动你们的钥匙!”突然间广场上50万人纷纷掏出钥匙大摇特摇,那种万众齐摇钥匙汇积成的音乐恐怕是人类历史上绝无绝有的最动人的天濑之音,因为那是万众同心追求自由民主的心声,人们兴高彩烈地对总理蚩之以鼻,将他赶下讲台。

全国总罢工

19891127日下午时分,电源切断,机关商店咖啡厅书店工厂学校医院全部关门。数百万捷克斯洛伐克人离开工作场所,整个国家人们全部涌上大街和各主要广场。在布拉格旧城广场,数百名青年妇女抱着她们的婴儿围绕宗教改革家胡思(Jan Hus)雕像。反对派领导人送她们到那儿,在这里可以受到保护,以避免在其他地方可能的冲突伤害到婴儿。

捷克斯洛伐克的国旗到处悬挂在阳台、商店、灯柱上。国旗的三色彩虹随处可见。在每个窗户上均出现“总罢工!”在布拉格旧城中心,高中生们打着校旗游行。在洲际酒店,学生们将各国国旗退下,全部换上捷克斯洛伐克国旗。出租车鸣笛响彻整个首都。在布拉缔斯拉广场,人民唱歌跳舞,罢工出现在最小的村庄,甚至最偏远的角落。

从总罢工一开始,即已清楚显示将获得成功。各媒体包括国家控制的电视,即给予广泛深入最积极的报导。虽然绝大多数广播电视台的经理和管理人员都是共产党员,他们显然愿意冒职业生涯的风险。事实上,当电视持续报导全国大规模和平总罢工会议时,在银幕下方显示一行字称:“本电视台职工支持总罢工,播出这些报导是他们的贡献。”

当晚,人群又聚集于文萨斯拉思广场。公民论坛领导人哈威尔对现场公众说:“如果阿德迈克总理不接受人民的要求,我们将要求政府辞职。”群情鼎沸的人群立即高呼“辞职!辞职!”仅仅在十天前,政府的安全警察即在同一广场痛殴学生。现在反对派成功地组织了全国总罢工,正在推进终结共产主义的运动。一度曾犹疑不决的哈威尔,在长达一周的在文萨斯拉思广场上演的国家戏剧后,看来已找到他的位置,接受了他的政治角色。

公民论坛的作用

11月危机以前尚未问世的公民论坛,几乎一夜之间进入政治真空。在安全防恐警察暴殴学生后两天,突然成立。表明许多不同的反对派团体成员愿意联合。先前,捷克斯洛伐克反对派各团体,虽然支持七七宪章,却没有组织。不象波兰团结工会,他们不是群众运动。借助11月爆发的革命激情,他们迅速抓住有利时机,展示出政治联合的高超技术。在不到一周内,民主运动便从一个没有组织的大学生之声,演变成一个有组织的雄辩的反对派统一之音。“我们已不再是反对派”,公民论坛发言人在总罢工之夜对媒体说,“共产党才是反对派”。从那时起,公民论坛主导着大众潮流。从创立时起,公民论坛的角色仅是临时性质的。论坛即提出特定的要求:“所有与华沙条约国入侵有关的共产党领导人,必须辞职;启动1117日警察暴行的独立调查;释放所有政治犯。”在第一次群体抗议之后,论坛代表即与共产党改革派实质是投机分子阿德迈克总理举行公开谈判,从他那得到保证:反对警察或军队的进一步干涉。刚开始,哈威尔宛拒学生们提出的促使人民上街的主张。然而一天后,他却在文萨斯拉思广场上号召人民向政府施加更大的压力。任何行动的犹疑不决,均被来自底层的革命呼声熔化。论坛的临时性是从街头抗议行动中,而不是从布拉格的知识分子冷静算计的决定中取得指示。

随着群众示威抗议的持续,公民论坛的组织技能迅速提高。它日益能够引导(如果不是控制)公众潮流。从它在剧院的总部,组织了后期的抗议。并领导了总罢工。同样重要的是,它能够停止周一罢工后的游行示威,以便在一个平静的芬围下,与政府领导人进行权力分享的谈判。

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厌恶共产主义变得如此明显,以致共产党害怕得发抖面对如此强大的反对派,一度拥有全权的共产党变得谦卑,作出让步,并徒劳自我批评起来。企图平息要求终结党国体制的公众的愤怒。121日,有了更惊人的进展,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对赋予其权力的行为作出谴责:“我们认为1968年华沙条约五国军队入侵我国领土是不合法的,入侵决定是错误的。”乌尔巴内克如是说。随后,哥尔巴乔夫在记者招待会上承认:1968年起义乃是捷克斯洛伐克人民“渴望民主”的结果。而波兰、匈牙利、和东德新政府已经正式向公民论坛就参与入侵道歉。波兰新民主政府在道歉函中称:“与你们一道为自由而战,而非压制她,是我们最诚挚的愿望。”

125日,甚至共产党领导人们也已清楚,他们大势已去,独裁垄断权力已近尾声。最后党的领导人接受需要与非共产党人组成过渡联合政府。新共产党总书记乌尔巴内克勉强地承认了公民论坛作为一个合法的谈判伙伴。从论坛的角度,联合政府的目的在于确保公平的多党竞争,宪法保证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和结社自由。论坛还声明:一旦选举结束后即解散,让各政党干他们的工作。

一个可变的联合

紧迫的问题乃是谁将服务于联合政府?虽然论坛不坚持其成员被提名为联合政府内阁成员,它主张对被提名者的否决权。当明知受共产党制约的阿德迈克试图悖弃其与非共产党人分享权力的承诺时,论坛立即行使了否决权。126日,他宣布新内阁名单中21名成员仅有5人是非共产党人。反对派号召另一次大规模街头抗议,并威胁举行第二次总罢工,除非内阁反映反对派的平衡。127日,总理阿德迈克突然降职。1210日,捷克斯洛伐克成立了新内阁,自1948年以来,共产党首自成为少数派。胡萨克总统在他也辞职之前,作为声名狼藉的旧政权的象征,在新部长面前宣誓。哈威尔在排山倒海般的公众热情欢呼浪潮中,被涌入政府成为共和国总统。在哈威尔明确请求下,议会变恢复了杜别克在新总统府的荣誉职位。

随着11月和12月公众狂喜热情的逐渐消退,人民在民主政府下渐渐恢复了平静。每天成千上万的人流穿越公民论坛总部两排巨柱之间的通道,墙上挂满了报纸和展示1945-1989年捷克斯洛伐克在共产党统治期间,捷克斯洛伐克人民生活的悲惨实况。旨在提醒人们应当抛弃共产党。共产党还没有死亡,但是它很快便在捷克斯洛伐克消声匿迹。新总理卡尔法(Marian Calfa)民迅速退出了共产党。他承诺举行自由民主选举议会,初定于19906月,新领导人协议至少予各政党足够的时间,准备组织竞选,撰写政纲,提名侯选人,策划竞选方案。

新人新共和国

捷克斯洛伐克自1948年以后在共产党之外没有政治生活。新联合政府第一副总理是卡尔诺古斯基(Jan Carnogursky),他亲自见证了新政治,在他就职的两周前,这位45岁来自布拉缔斯拉瓦的律师,因主张自由选举被投入监狱;他属于斯洛伐克“共公反对暴力”反对派团体。新外交部长迪恩斯特比尔(Jiri Kienstbier)亦因异议行为坐过牢。近年来,他以燃烧锅炉维生,并将业余时间用于推广七七宪章的人权运动;他在1968年华约五国入侵之前是个著名的记者,在参加新内阁就职仪式前,他不得不说服一个朋友代替他照料锅炉。也许最不寻常的新内阁成员是劳动部长兼社会事务部长米勒(Peter Miller)。与波兰的瓦勒萨一样,他也是个电工。在公民论坛领导人中极罕有的真正的工人阶级。回忆他首次参加异议会议时的情景,米勒告诉记者:“他们正在寻找不同社会团体的代表,有人说,我们需要一个天主教徒,于是找了一位。有人建议,我们需要一个工人。他们说,那就米勒吧。他就成为参加创建公民论坛的异议知识分子、艺术家和学生们宝贵的同盟。”米勒承诺将带10000名工人到布勒格中心加入示威者使论坛创建者们大吃一惊。他在组织捷克斯洛伐克工人游行时,发表了他一生中第一次演说。工人们分享了他对警察残忍地殴打学生的义愤,纷纷涌上街头加入布拉格学生、知识分子、职员老板和艺术家行列。

哈威尔和其他反对派领导人最初设想捷克公民论坛象东德最大的反对派团体新论坛。它既非政党,也不是取代政府。与新论坛一样,公民论坛很快发现它自已被推向超出与政府谈判对话到主导对话。因此,论坛迅速决定象一个政党特别是象19896月波兰团结工会在选举中那样行事。论坛领导人决定宣布将指派侯选人与共产党竞争。没有其他团体处于该地位,利用大街上人民的力量,与政府协商妥协。

色彩斑斓的竞选

尽管公民论坛有巨大知名度,1990年头一个月期间,出现了许多新政党。政治生活已不再仅是共产党与公民论坛之间区分。事实上,到4月末,已有46个政党各有超过10000名党员,皆有权参与竞选。不过,获得新议会席位,政党必须赢得至少5%的选票。议会主要代表的重要竞选者是公民论坛,基督教民主同盟,绿党,社会主义党和共产党。

捷克斯洛伐克人津津有味地参加政治竟技。一位记者评论:“捷克斯洛伐克的新政治生活更象热闹的竞争技场”她写道“人民因革命成功而欢呼雀跃,以致不害怕他们的政治未来的艰难问题。”她解释说“即便新议会的门卫士兵,在这种竞技场中也无法保持他们一本正经的表情。”她写道“新议会守门的卫兵,身着奥斯卡金像奖得主设计的红白蓝三色制服,却无法保持严肃;他们棱角分明英俊的面部,在换防交接仪式过程中不时冽嘴而笑。”

竞选五彩滨汾。村民们因有免费腊椒炖肉,儿童木偶戏表演及英俊电影明星的出场的承诺而纷纷被吸引参加政治游行。在布拉格公民论坛总部面前,有为每个人准备的各种东西:著名的民歌手,由庞克打击乐队演凑的杰士音乐;海报预告会有妙极天才帅哥组成的庞克乐队,身装奇装异服,演凑迪斯科乐吸引他们的耳根。儿童们戴着公民论坛侯选人微笑的面普。在斯洛伐克,公民论坛的支持者用轻气球大作广告。到处张贴广告画,其中一幅画有只陷入沉思状的米老鼠说“哇,我恨共产主义!”

由于公民论坛的民调显示支持率持续上升,其他政党竞相发明了类似的竞选策略。基督教民主党在其信神的广告画中,可爱的儿童淋浴在金色的阳光下;一支由青年金发女郎组成的军队,高束云发,着紧身比基尼装,穿黑色高跟鞋,基督教民主党的标志贴在她们迷人的后背,微笑着向行人发放竞选广告;社会主义党在民调中急剧下降,在选举前一天,他们在全城到处张贴其自已的广告宣传画:一位身着湿透贴身T衫(魔鬼娇身尽显),面带灿烂迷人微笑的金发女郎指着党的标志说:“就是它!”由于学生们的努力,在整个布拉格找不到一张共产党的广告宣传画。只是在布拉格市中心一座大楼上,悬挂着一幅标语:“没有多元化即无民主,没有共产党即无多元化”!彼具讽刺意味的是,选举后,该幢大楼变成极权展览馆。

199068日大选日,公民论坛获得48%选票胜选,共产党的侯选人则惨败,用哈威尔的话来说“捷克斯洛伐克进入了一个民族复兴的时代”,他补充道“如今是我们的希望,我们的公民,民族和政治自信复苏的历史新时期。”



[1]Peter Cipkowski, Revolution in Eastern Europe,John Wiley & Sons, Inc( New York,Toronto, 1991)pp.92-117. 作者是东欧问题研究专家,波兰Jagiellonian大学历史学硕士,美国纽约青年期刊编辑,著有《东半球》,《世界与拉丁美洲和加拿大》。R.J.Crampton, Eastern Europe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and After, 2ed,Routledge(London and New York 1997).作者是牛津大学历史学(东欧)教授。

[2]郭国汀(Thomas G.Guo),海事和人权律师,国际海事海商法教授,法学翻译家。译有《CIFFOB合同》4版;《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20版;《Omay 海上保险法与保险单》;《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3版;《现代提单》;《审判的艺术》;《国际互联网自由》;《共产主义黑皮书》;Richard Pipes《共产主义的历史》;Richard Pipes《俄国革命简史》;《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Peter Cipkowski《东欧革命》等专著。

 

[3] 郭国汀译《共产主义黑皮书》哈佛大学出版社1999年第44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