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我为什么支持温家宝总理
(Publish Date: 2010-8-31 8:54pm, Total Visits: 911, Today: 1, This Week: 2, This Month: 2)

南郭点评:赞同张健兄对温家宝先生个人的评价,尽管温家宝在某些问题上同样存在吹嘘说谎的事实,诸如:刚说完“中国是个法治国家”,随即无罪重判高智晟,郭泉,刘晓波,谭作人。。。2008年3月14日西藏镇压后,温再次公然以骗子咀脸污蔑达赖啦嘛说谎,及2008年5月日四川地震后有关师生死亡人数,豆腐渣工程的责任人,还有党禁,报禁,言禁,网禁日益倒退;贺卫方,张博树等体制内正直诚实的学人相继受打压,皆发生在胡温主政期间,温同样难辞其咎。尽管温实际上说的仅是常识,而且尽说空话,没有任何实际行动,但民运反对派没有必要反对他正确的言论,而应尽一切努力尽力迫使其付诸实际。

我为什么支持温家宝总理

 

       最近我看见一些自由派朋友批评温家宝总理,使用的是影帝温家宝。中国著名的自由独立作家余杰认为,外界和中国许多人认为温家宝总理开明和人性化,属于中共体制内的温和派、改革派,实际上是误解。他在这本书中从不同角度说明一个与此相对的观点。他批评温家宝表里不一、言行不一,作为中国权力阶梯上第二号人物,在中国处于历史紧急关头时没有作更多努力推动体制改革。余杰说:我不认同很多海外媒体和很多普通人眼中的温家宝形象,认为他有别于胡锦涛和政治局同僚,是温和派,是改革派。相反,我认为,胡、温两人同骑一辆双人自行车,奋力朝同一个方向前进。

同时我也注意到一些中共左派也批评温家宝。中国左派文化机构“乌有之乡”,在北京大学资源宾馆举行的主题为“当前理论与实际形势交流”座谈会上,围绕民主社会主义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国际资本与中国金融安全等问题作了交流。中央政策研究室研究员张勤德说:“要发动人民群众控诉砍旗集团带来的罪恶”,“旗帜问题是当前最大的政治,举哪个旗帜是对党员、干部、十七大代表的严峻考验”。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左大培更直接批评温家宝,“国务院的路线是错的,总理天天跑到老百姓那里哭,解决了什麽实际问题?实在有作秀之嫌”。猪肉去年降价今年涨价,“你国务院知道不知道?不知道,是失职;知道,则是渎职”。

左大培还说:“整天只知道卖国企、卖银行,搞歪门邪道,宏观上就是压着不敢调控。改革派没能解决问题,反而在改革中不断制造问题,路线完全错误。”左派学者张宏良,因写作《千古兴亡 亡于一相》等借古喻今的文章批评温家宝.

     无论是中国的左派还是右派,批判政府总理是他们的言论自由和权力,只要基于事实的基础上,都值得尊重。但是笔者我这个自由民主派却支持温家宝先总理。问什么呢。我唯一的指标就是温家宝先生对于八九六四天安门屠杀的言论和态度。

     八九年的时候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室主任温家宝,曾经陪同当时的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去看那些绝食的学生.我当时距离他不过五米,我注意这个人当时禁闭嘴唇,眼泪在眼圈里转。我不认为他当时是演戏,因为我感受到那种真诚。

赵紫阳先生的政治秘书中央委员鲍同先生,六四之后被判刑七年。他后来回忆此件事情说:当年一九八九年五月十八号晚上,赵紫阳先生到广场看学生的时候,他(温家宝)也去了,我想这件事情对他(温家宝)来说是冒了风险,让我很感动。鲍同先生是令我尊重的人,他感动我也感动。

第二件事情,在温家宝总理人大闭幕后例行的记者会上,外界最为关注的问题之一就是他如何回应两会期间由前解放军军医蒋彦永提出的平反六四的要求. 美联社记者说:蒋彦永要求政府宣布1989年天安门抗议活动为爱国运动,并承认镇压这一运动是错误的。中国政府对这封信会做出什么反应?中国将怎么样表达人民对这一问题的关切?你会把1989年的抗议活动宣布为爱国运动吗?”(

温家宝在回答这一问题时没有像过去的国家领导人江泽民或朱熔基那样强调当时的政府采取了果断措施、以及维护了当时政局的稳定等标准提法,而是把这场在中国发生了一场严重的政治风波放在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的大背景下。他避开了对六四镇压这一具体问题对与错的回答,而是着重指出当时的党中央紧紧依靠全党同志和全国人民,坚持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不动摇,成功地稳住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局,捍卫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

后来温家宝在另外一次记者会上回答同样的六四问题他说这是邓小平为了保证他的改革开放事业不受干扰,顺利进行而采取的果断行动。第一次将六四的实际责任人和中共现政权切割。

温家宝总理在接受美国CNN记者一度神情凝重,其后极力保持笑容,但两唇紧闭,下巴不停微颤,沉默良久)我相信,在推动经济改革同时,我们还需要推进政治改革,因为发展是全面的,改革也应该是全面的。我想,你的问题的核心,是在中国发展民主。我认为,在中国发展民主,主要在三个方面:第一,逐步完善民主选举制度,使国家权力真正属于人民,国家的权力被服务于人民。第二,改革法律制度,依法治国,建立独立和公正的司法系统。第三,政府应受人民的监督,增加政府的透明度,特别是,政府应该接受新闻媒体和其他党派的监督。还有一个很重要因素,在中国发展民主,必须考虑中国的国情,需要引进适合中国国情的制度,要循序渐进。

这分明就是温家宝对六四的真实认识和评价。他完全可以官样的回复,但是他说出自己一些心理的话。且是真话,这就足够了.

温家宝总理公开说自由平等博爱人权是人类文明共同的财富,他的表态是对那些说西方的文明不适合的果断反击。温家宝在深圳的讲话清楚表明不仅要推进经济体制改革,还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保障,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就会得而复失,现代化建设的目标就不可能实现。这也回击那些中国不要进行政治改革,只是搞经济改革,没有民主政治改革,中国照样强大的所谓中国模式的谬论。

有一极之重要的事实是,温家宝对民主、人权和普世价值的公开肯定。这一点值得自由民主人士,维权人士,公共知识份子,独立人士对他作正面肯定的评价。面对温家宝这种少有的、难能可贵的表现,对他作出决绝反对的表现,不合情理。

在香港享有“国学大师”的声誉的饶宗颐,日前特意向温家宝赠送精心创作的《荷花图》,以此与温总理共勉高洁如莲的品格,赞赏温总“风雨不倒”的品格。温家宝在接受这份礼物时感言:“您很了解我,我就是‘风雨不倒’,我就是有一个不屈的灵魂”。

在共产党这样的一个执政体系内,有一些说良心话,做一些领导者当作的事情的人,我们应当支持。就冲着他在六四政治改革和类普世价值观的基本几点上基本发言,我们就应该支持他。特别是当我发现一些海内外为党国鼓而呼的学者和笔棍们。在海外推销中国模式论的一些党国高级舌头们,在我面前公开指出温家宝讲的那些话是错误的时候,我就支持温家宝总理要加个更字。民主斗士应当有足够的胸襟包容和支持所有的哪怕只是对民主精神有一点贡献的人,给一点鼓励就那么难吗。那些家伙反对的我一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