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推薦一篇中國民主反對派必讀的重要文章
(Publish Date: 2010-9-22 2:11am, Total Visits: 1996, Today: 1, This Week: 1, This Month: 2)

南郭点评:基本赞同本文主旨,中国民运反对派首先应当明确谁是敌人,谁是朋友,谁是可以争取的对象,谁是应当反对的死敌,那种不分青红皂白,一概反对体制内人士的正确言论的做法,肯定不可取,有些是出于思想糊涂,有些是故意误导,有些甚至是高级共特的拿手好戏,世上可能没有人比南郭更反共,但我坚决支持陈尔晋先生此篇谈话的主旨,也希望全体民运同仁反思,深思,辩论。另值一提的是,反共与团结体制内改革派两者并行不悖,我们坚决反对中共的一切反动论点和所有的罪错,但对体制内诸如温家宝,刘亚洲,李慎之等人的正确的观念则不但不应当反,而应当支持之。

声援温家宝,旅泰中国异议人士举行促政改研讨会

(收入《陈泱潮文集》时,对陈泱潮讲话作了校定)

作者: 曾节明

2010-09-17 10:01:59


(曾节明曼谷报道)为了表达对温家宝等中共党内政改派的支持,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委员会以及部分旅泰民运异议人士,于九月十五日下午赴中国驻泰大使馆前签名、集会,声援温家宝“八二一”政改讲话。集会结束后的当晚,参与集会的人士又与其他支持政改的异议人士汇聚一堂,举行【推动朝野良心互动,积极促进政体改革研讨会】。研讨当前中国的政治局势和温家宝等体制内政改派的处境、磋商新形势下中国民运应采取的方针、路线、策略。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委员会高级顾问、中国民主墙运动骨干、《特权论》作者、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发起人陈泱潮先生,专程从丹麦赶到泰国参加声援温家宝的集会活动,并出席了当晚的研讨会。研讨会开幕前,与会者签署了陈泱潮先生执笔的曼谷朝野良心互动促政改研讨会告中国人民暨全球华人华裔书:《积极开展朝野良心互动,有力促进政体改革》(全文另发)。陈泱潮先生在会上作了长篇演讲。

陈泱潮先生指出:

我之所以来参加今天这个集会,是因为林大军先生已经明确向我表达了“我们今天的革命,不是针对任何政党和个人的革命,而是针对专制独裁政体制度的革命……”我十分赞赏林大军先生这一关于当今民主革命对象和立场的鲜明态度。

长期以来,一些朋友对现阶段中国民主革命的对象搞不清楚。一提革命,就是“反共”,就“逢共必反”。其实,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今天21世纪的民主革命,区别于既往一切革命的地方,在于它的目标是谋求所有政治力量的和平共处,自由竞选,通过全民普选来决定由谁执政和怎样执政。这个目标规范了决定了今日的民主革命的对象只能是专制独裁政体制度。以中国共产党来说,绝大多数共产党员本身的社会地位和心态,也是需要人权、自由、民主、平等……这一系列普世价值的。何况,共产党作为一个快有90年党龄的政治组织,岁月流逝,人物面目全非,几经沧海桑田,政纲变化巨大:由一门心思反对私有制搞公有制计划经济,到完全颠倒过来,抛弃公有制计划经济搞私有化市场经济……我们不能不正视这些具有根本性标志意义的重大变化及其影响,不能刻舟求剑,停留在既往的事态上,静止地看问题。因此,今日从事民主革命的朋友,要明确民主革命的目标是改变专制独裁政体制度,而不是针对人的革命,尽管有时个别人物不可避免会具有旧事物旧时代符号性标志性意义。要高度注意团结一切力量,包括中国共产党内、执政体制内一切认同普世价值的人士,为建立真正的民主新中国而努力。切切不可以极端化绝对化的观点,以“反共”、“逢共必反”的口号和行动,来为丛驱雀、为渊驱鱼。

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就能够更好地认识和看清楚温家宝现象。温家宝先生担任总理以来,在不同的公开场合多次发出支持民主和普世价值的声音,明确表态认同普世价值、主张吸收全人类的一切政治文明成果,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这就表明:温家宝所主张的民主,是宪政民主,而不是什么加引号的所谓“社会主义”民主,温家宝所呼吁的政治体制改革,是民主宪政方向的政治体制改革。这就是温总理的价值所在,这就是民主革命应该支持温家宝的最大理由。

在我看来,温家宝总理的政治智慧和政治水平,其实就是胡耀邦先生和赵紫阳先生的正宗传人,集大成者。温家宝在胡耀邦、赵紫阳时期就担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中办主任这个位置,实质上是中共中央工作枢纽。从这一点上可以说,温家宝在中共中央工作的资历比江泽民、胡锦涛都深。在江泽民时期,温家宝聪明地把中办主任一职,让给了曾庆红,自己做国务委员,参与经济管理,在学习经济当中积累政治资本,终于以一己之精明强干,被总理朱镕基看中,并且获得江泽民的认同,而成为总理的接班人。温家宝三朝元老的资历,证明他在政治上的成熟——他非常善于审时度势、不做没有把握之事、不作无谓的牺牲。


有些人因为温家宝六四时没有跟从赵紫阳被打倒,就说他是个“骗子”、“小人”。这是不公正的。因为温家宝当年如果不识时务,不即时审时度势调整角度,那是非常不明智的,如果那时候温家宝选择与赵紫阳捆在一起,中国改革派只会增加一个受难者殉葬者,而今天不会有一个支持政改的总理。

温家宝为什么这个时候一再出来高调发声支持民主、支持普世价值、呼唤政改?因为经过多年的经营和了解,切身体验,他非常清楚地知道:中国经济基础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上层建筑也必须跟着变;他完全知道他所领导下的整个国家行政系统已经年轻化知识化,整个党政军系统,也都年轻化知识化,从上到下,都已经看到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是大势所趋,不可逆转。温家宝做事能够瞻前顾后,他现在越来越敢于高调疾呼普世价值基础上的政改,说明推动、启动政改的时机已经成熟了。

陈老先生继而分析了当前中国的政治形势。他说:

表面上看,中共顽固派气焰很嚣张,他们压制温家宝的开明讲话,他们还在疯狂地封网、抓人……但我们应该看到,形势正在起变化。几年前,温家宝先生作为现任总理,就能够正视和公开承认《特权论》所明确指出的中国社会“官僚、特权情况确确实实存在着”;今年4.15胡耀邦先生逝世纪念日,温家宝发表真诚感人的文章《再回兴义忆耀邦》,纪念和赞颂胡耀邦;温家宝积极推动领导干部财产透明化;今年的深圳三十周年庆典,温家宝更发表呼吁政改的“八二一”重要讲话……一直以来,温家宝在多个公开场合谈普世价值,谈政改,今年以来,他越来越频繁地谈政改、谈民主、谈普世价值。现在南方都市报也在跟批温的光明日报、中青报论战………这表明,温家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中共党内有良心的开明派敢于回应和反击顽固派的倒行逆施,中共党内顽固派和开明派在激烈交锋。

值得注意的是,温家宝的开明举动不仅有来自行政系统的支持,不仅有来自学界商界的支持(例如招商局集团董事长秦晓在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二○一○届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我认为“中国模式论”不可取……),而且也获得军队方面的响应。今年年初,国防部长梁光烈向政治局上书,以国防现代化为理由,要求军队国家化。军队国家化意味着军队不再是任何政党的私产,意味着“三个代表”思想在军队工作的进一步落实。军队一旦成了全体纳税人的军队,全民的军队,反对普世价值坚持专制独裁的体制就会瓦解,朝向宪政民主转化。因此,现任国防部长梁光烈明确提出军队国家化的主张,值得充分肯定。这是温家宝敢于高分贝疾呼尊重普世价值政改的原因之一。

重要的是,现代战争是国家综合国力的较量,是当代高科技以及政治制度先进与否的较量。因此,军队所处的位置,使他们更能够体会到国家政治制度的优劣,更能够体会到落后就要挨打,政体制度落后是最大的落后。这种眼睁睁被动挨打的处境,使军队在具有专制独裁体制常备军先天腐败基因的同时,也必然具有认识世界全方位先进性的先天的革命性。这是林立果最先反思文革和现存体制,写出《571工程纪要》的原因。也是我历年来疾呼军队国家化、撰写了有关推动军队国家化、强调军队在促进中国民主化转型过程中具有重要意义的一系列文章的原因。

继梁光烈上书之后,今年八一建军节期间,像去年那样张狂的“坚持党指挥枪”、“反军队国家化”的叫嚣,在国内媒体上销声匿迹了。相反,在八一建军节期间,《凤凰周刊》发表了刘亚洲中将的长篇政论——《西部论》。刘亚洲在《西部论》中明确提出:中国十年之内,必有政治民主化变革发生,如果共产党抗拒这种变革,只会有灭亡的下场。历年来,刘亚洲这些相当开放的言论,发表后却不仅没有受到任何惩处,而且还一路升迁,官至中国国防大学一把手……这些,难道不奇怪吗?难道是偶然的吗?

这决不是偶然的。这反映出军队中顽固派和开明派在激烈交锋,顽固派在军中的势力有所衰退,而开明派的力量正在上升,开明派的力量令顽固派忌惮,不敢轻举妄动。

如果说“邓规江随”确有其事的话,联系到江泽民建议邀请戈尔巴乔夫来华演讲,联系到有报道披露:江泽民在北京参加完六十周年大庆回到上海后,越想越不对劲,最后提笔亲自写了一封给政治局的信。在信中,江泽民认为要对建国六十周年分前后两个三十年的分割,不能混为一谈,更不能借后三十年经济建设取得的成绩而否定前三十年的失误。江泽民还在信中对高举毛泽东像方阵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并对苏联继赫鲁晓夫后的改革给予前所未有的肯定……由此可见,这一切事出有因。具有丰富官场历练经验的温家宝总理,不是盲目地凭个人好恶和意气来宣传普世价值强调政改,而是看清了形势,胸有成竹,脚踏实地明确表态!可惜一些高层昏官还在睡梦之中,不知天下将变,还在做过时的黄粱美梦!但愿他们能够听到我们在这里说的话,尽快改弦易辙才是。

只要中央决策层对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有正面评价,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就有希望。

我已经一再指出:中国民主化的硕果,已经熟透了!不摘白不摘,不摘是愚蠢,不摘是犯罪——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如果说“邓规江随”确有其事,如果说江泽民先生之子江绵康确实一直在担任军队组织部长的话,不乘有温家宝这样一位深得民心与时俱进认同普世价值的现任总理多年真诚疾呼政治体制改革的东风,不乘有我等这样一些顾全大局的深谋远虑之士的匡扶策划,即时启动和推动中国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摘取熟透了的中国民主化的硕果,那是危险的——上海滩陈良宇重刑事件其实就是预演!

毕竟,今天中共顽固派的势力仍然相当强大。因为邓小平迷恋毛泽东言出法随乾纲独断的统治术,毛泽东极左路线的余毒从未从根本上肃清,土壤还在,只要气候适合,就会死灰复燃。现在,在两极分化极其严重的情况下,民心思变,毛左派卷土重来、新左派发展的势头很猛,他们因为共同反对普世价值,受到中共顽固派的大力纵容、扶持和利用,顽固势力正在等待时机,以清算和排斥赞赏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的主张全民党的开明派,谋夺更大权力,进而有可能完全把中国扭到对抗普世价值的新极权道路上,甚至扭向社会法西斯军国主义邪路上,给中华民族带来灭顶之灾。

因此,温家宝所面临的形势是很严峻的,他任期只剩两年,又面临顽固派的围攻,困难之大,可想而知。当此之际,温家宝急需人民支持,尤其需要体制内外一切有志于推动和成就中国宪政民主伟大事业人士的支持,因为这些人都是中华民族的精英、先进分子;更需要党政军内老一辈开明力量的鼎力支持。

陈泱潮指出:现在中国又来到一个何去何从的新的历史关头。公有制是共产党的命根子,中共从大搞公有制到大搞私有化,从坚持计划经济到实行市场经济,中国私有化的现状意味着共产党之所以叫做共产党的经济基础已基本改变。变天势所必然。但这么些年来,中共顽固拒绝政治体制改革,权力不受监督制约导致掠夺性特权私有化,它造成的社会仇恨和社会危机,使中共政权今天陷入了深刻的危机当中。近十年来中共地方财政靠卖土地维持,现在已经到了土地无可再卖的时候,不变不行了。现在全国百分之八十的财富,集中在百分之零点零四的人手中,即大约五百个特权家庭手里,这是内需难以大规模刺激起立的重要原因……现在的中国社会两极分化之严重、仇恨之深,不满情绪之烈之广,世所未有、古之所无。

更由于没有全民性的有神论推崇平等博爱的宗教信仰,没有人人都是上帝的创造物,都是兄弟姐妹,世人应当爱人如己的宗教情怀和教化,中国本来就充斥着深厚的仇恨文化,加之毛泽东“阶级斗争为纲”的遗毒,现在整个国家,成了一座蓄势待爆的超级大火山。地下奔突着熊熊烈火,暴烈的岩浆就要喷发!

温家宝代表着中共政治集团内有眼光、有头脑、有良心的官僚,他们已经看出不能照旧统治下去了,他们不愿做“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的历史罪人,他们看出只有建立在普世价值基础上的政治体制改革,而不仅仅是行政系统的小改小革,才是利国、利党、利民、利己的最佳归宿。

温家宝他们要求变,我们要积极响应和支持。不要泼冷水、打横炮。共产党不是铁板一块。人心都是肉长的。在时局必变的大趋势下,对中南海要感化、不要全盘否定。千万不能够“哪个开明搞哪个”。我们不要忘记六.四沉痛的教训,当年赵紫阳积极推动政改,民运中学生中的左派幼稚病,却只知逼迫他、决不妥协。先是把赵紫阳当作“官倒”来声讨,而后阎明复来打招呼也不理,一味激进,一味盲动,终于把赵紫阳及其开明团队全部闹下了台!是不是这样才舒服了?民运要总结经验教训,当年那种盲动的错误,不知道妥协的错误,不知道体制内外必须良性互动的错误,决不可再犯,政治是斗争的艺术,也是妥协的艺术。极端化绝对化,把中共打成铁板一块,不努力促成当代中国民主革命的统一战线,而是竭力切割当代中国民主革命统一战线的合力,李慎之要批,刘晓波要批,刘亚洲要批,温家宝要批……“逢共必反”,体制内谁开明就批谁;体制外谁不搞极端化绝对化谁不“逢共必反”,谁就成了异类,板斧就要向谁头上砍去……说轻一点,这是一股建立在只顾个人出风头的阴暗心理基础上而丝毫不顾大局的逆流。这股“逢共必反”的极端主义逆流,对当代中国民主革命,是破坏力量,而不是建设力量。大家要有所警觉,不可掉以轻心。

希望民间一切政治力量,要正确看清形势,要自觉反对任何绝对化极端化的思想方法和观点。历史经验证明,没有哪一个共产党国家的民主化变革,离得开共产党党内体制内开明力量进步力量的上升和所发挥出来的决定性作用与影响。一切历史性创举只能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成就……中华民族要实现大和解大团结大振作,抓住历史的机遇,把中国建设成为世界有数的超级强国!


陈泱潮先生的演讲嗓音洪亮、激情似火、气势如虹,其振聋发聩之感染力,恍若当年站在坦克上演讲的叶利钦。他的演讲数次被热烈的掌声打断。

研讨会的主持者林大军先生高度评价了陈泱潮先生的发言。他以一个证人的身份,沉痛地回忆了二十一年前中国民运的大错,他说:

我以六.四参与者的身份作证,当年我们这帮学生领袖,多数人其实也不懂得民主自由是什么,更不懂怎么建立民主制度,只是一种不满的情绪在发泄,我们激进、激进、再激进,我们决不妥协,赵紫阳五月四号,都已经讲出“在民主和法治的轨道上解决问题”的话了,都已经公开否定邓小平的四二六社论了,我们还要继续闹、还要越闹越大,这就帮了陈云、李鹏的大忙,他们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好把赵紫阳和开明派赶下台。如果我们听赵紫阳的话复课的话,赵紫阳决不会垮台,下不来台阶的是李鹏。我们至少耽误了中国民主化进程二十年,我们当时不知道珍惜,事后再来追认赵紫阳是改革派有什么用?

这次温家宝又站出来了,我们应该汲取教训,争取互动。这一次是二十一年来最好的机会,当堂堂一个大国的总理都站出来呼唤政改的时候,民运有什么理由不响应和跟进呢?每一个老百姓都应该行动起来,应该把温家宝的政改讲话,传进中国国内的每一个角落。


与会的中国民主党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国民主联合阵线欧亚联盟主席张英先生在会上作了题为“当代中国民主运动同党内开明派的关系”的长篇演讲,张英说:

中共党内开明派一直有,但毛泽东时代,特别是五六十年代,极权力量太强,民间尚未觉醒,形不成体制内外互动;首次体制内外民主化互动成形于1978年至1980年民主墙运动时期,当时民主墙运动受到胡耀邦的大力支持,邓小平想利用民主墙打击华国锋,也肯定民主墙运动,体制内外开明力量良性互动一时很有声势,没料到北京出了个魏大爷,这时候起来要打倒邓小平,结果全糟了,时机不当、不顾大局嘛,他主观上可能想快一点,但是良性互动一打断,民主化进程反而耽误了。

张英历数八六学潮、八九民运、九八组党,指出这些民运的行动的失败,一个共同原因就是体制内外互动失败,八六学潮、八九民运失败的主因在民运自身,因为盲目激进、拒绝和党内改革派互动,八六学潮、八九民运导致胡耀邦、赵紫阳下台,客观成为两次延误中国民主化进程重大行动,这个教训一定要汲取。

张英总结说:温家宝讲民主自由已经讲了六年了,开明言论在国内受到封杀,这决不是作秀。民间的压力和体制内的开明力量缺一不可,急需互动;民运这边,不要傻乎乎地“逢共必反”。根据种种迹象,中共未来的领导人,一定会越来越认识到民主化是中国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我判断到中共19大,中国民主化一定会成为现实……


陈泱潮先生高度评价张英先生的发言,陈老先生以民主墙运动过来人的亲身经历,见证了拒绝互动的盲目激进,历史上对中国民运所造成的危害。他说:

1978年底-79年初,本来气氛非常好,在胡耀邦的支持下,民主墙的气氛很热烈、思想界很活跃、民刊越办越多、结社也在进展当中……但魏京生先生这个时候1979年2月下旬,贴出了矛头直指邓小平的《警惕新的独裁》的大字报,大字报一贴出,邓小平大怒,立即于1979年三月初,抛出“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取缔民主墙、镇压民刊和民间结社,形势急剧逆转……不是说邓小平不能针对,而是说当时邓小平正在打民主牌以和华国锋争夺最高统治权,客观上正起着推动中国进步的巨大作用,在民主力量远没成熟的时候,这么早就把矛头不是针对党政军一把手大权正集于一身的华国锋,而是指向正打民主牌的邓小平,引发其对民主潮流及早的警惕和打压,从策略上讲是极端愚蠢的,在客观上耽误了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值得玩味的是,这样客观上起了耽误了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作用,从来既拿不出正确的指导思想,又毫无理论素养的害群之马,居然堂而皇之,成了中国民运的“代表人物”“领袖”,这不能不说是造成中国民运30年来不成气候,越搞越萎缩的重要原因。

魏京生先生当年盲动的教训今天不能不汲取。今天,在温家宝受到顽固派倒温浪潮围攻的时候,民运如果不积极声援、反倒对温家宝冷嘲热讽,打击诋毁,这么做是在重复魏先生的错误、重复六四学生的错误,是在误国、误人、误己。

与会的中国工运人士王嘉辉说:中国民运走了这么多年的弯路,中国老百姓也应该反思一下自身,中国人不要有吃有喝就满足了,应当追求有尊严的生活。

与会的八零后青年温起锋说:胡锦涛最近在深圳发言,要推进社会主义民主,这说明整个中共在向民主化转变。

陈泱潮先生开导这位青年说:民主是不同政党派别竞选基础上的全民普选,并没有什么主义之分、阶级之别,所谓的“社会主义民主”从来没有不同政党派别在竞选基础上的全民普选,根本不粘民主的边,它是共产党当权者操纵选举,以实现专制意图的假民主。当今时代,任何人都不敢直接表态反对民主,而只能以所谓“社会主义民主”,去反对温家宝倡议的普世价值的民主。其实,现在中国公有制的经济基础都已经基本丧失了,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早已经被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所代替了,哪里还有什么“社会主义”?所谓“社会主义民主”的提法非常荒唐、非常混账。

研讨会气氛热烈,与会人士认同了张英、陈泱潮就本次研讨会所作主题发言,认同了会议主持人林大军对6.4经验教训的总结,认同了把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不仇恨、不敌视、不对抗、偃武修文、互动都赢、共同扬弃、皆大欢喜】的二十五字民运方针,作为新形势下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委员会的工作方针。张英、陈泱潮一人一边,举起林大军的手臂,表示对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委员会的支持及对林大军的信任。

当晚研讨会的其他参与者,有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委员会常委梁山桥、申曦、孙树才、王嘉辉、刘阳、委员温起锋、张夫子等人,以及中国民运联席会议成员杭永健、国际汉藏协会泰国分会主席李日光等人。四十年代抗共卫国战争东北战场的亲历者、现年八十七岁的前国民党中校军官孙树才老先生,与年以六旬的民运前辈陈泱潮、张英先生,与前八九学运领袖之一林大军,与八零后青年温起锋……分别构成了四个年龄段的异议群体,旅泰中国异议人士老中青壮欢聚一堂。

研讨会散会之前,张英先生告诉大家:今天恰逢陈泱潮先生六十五岁生日,杭永健先生随即提议,与会者全体起立,齐声唱响《Happy birthday to you》,为陈老祝福祝寿,场面甚为真诚感人。

曾节明 于2010年九月十七日晚


[Total Users: 1]

I want to comment on it

1

Display: 1 - 1 of 1, Total Pages: 1

郭国汀 : 何清涟:被拼接与幻化出来的“温、胡政改” 发表时间: 2010-09-26 自由圣火   自中国总理温家宝在深圳放了一响“政治体制改革”的空炮之后,海内外部分带有异议色彩的“自由派”人士开始了新一轮 “比傻游戏”。这轮“比傻游戏”内容与以前历次不同,以前是比谁能更好地骗别人,这一轮比的是谁能更象模象样地骗自己。参与者根本不管温、胡两人对“政治体制改革”的内容究竟有何表述,只管自说自话地从中敷衍出五彩缤纷的政改幻象。如果谁敢表示不相信,就有人写文章痛骂这些不参加比傻游戏的人包藏祸心,一心盼望中国发生动乱 。如此一场闹剧,倒也算得上当代中国当代一大奇观。 为何说温家宝的政改讲话只是虚言? 先看看温家宝到底说了什么。 8月21日中国总理温家宝在深圳的所谓“政改”讲话,据新华社的标准版本,只在倒数第四段文字中两度提及“政治体制改革”,虽然再无后续具体内容,却在互联网上掀起了一场政改波浪,并催生出至少数百篇歌颂与追随文字。 就在一些异议人士及自由派知识人将温的讲话上挂至2007年某次讲话中提到“普世价值”,幻化出“政体改革”的政治气泡并不断往吹胀之时,8月27日温家宝在“全国依法行政工作会议”上所发表的讲话,特别提到如果反腐不力,“政权的性质就会改变”,因此为保政权不改变颜色必须反腐。紧接着,温家宝在9月 13日出席夏季达沃斯论坛年会开幕式的致辞中明确表示:“只有坚持改革开放,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国家才有光明的前途。” 即使温家宝就“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作了如此明确的表态,但一些海内外人士还自说自话地继续慷慨陈辞,仿佛温家宝真扛着一面“政治体制改革”的大旗在奋勇前进,大家只需要跟进在后面说呀说,就说出了一片新天地。尽管有人说我们可以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这只旧瓶加进我们想要的新酒,这话当然不错,但你得先破除中共控制那只瓶子与加酒的垄断权力,否则你有什么能力往瓶里加酒并勾兑? 深圳的政改真相 为了竖温家宝这杆改革大旗,深圳自然也被赞扬成“改革的排头兵”。其实,深圳谈政改并非第一次。每与中央关系不太舒缓时,就强调深圳只是经济特区以表忠心;经济上行至途穷时又开始谈政改。观其多次倡言的“政改”(包括这一次),充其量只算是行政改革。我在深圳生活过 13年,多年前就撰文指出行政改革与政治体制改革两者的本质区别:行政改革是在现有权力架构之内调整机构并提高行政效率,政治体制改革要解决的则是权力的来源合法性问题,即权力由谁赋予。在中国,所谓政体改革就是将共产党自我赋予的权力变成民选,放开党禁、报禁,民间自由结社组党,共产党只作为一个普通政党参选。 政改臆想安放到胡锦涛的头上 大概是受了拥温派的启发,某些人士决定不让温家宝专擅“开启政治体制改革”之美,胡锦涛的深圳讲话尽管毫无新意,还是“我们要胜利实现既定战略目标,必须坚定不移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坚定不移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等老调重弹。但众多海外喉舌媒体,如香港《文汇报》、《大公报》、《明报》、《澳门日报》还是从中“发现”了胡锦涛总书记行将“全面推进经济体制、政治体制、文化体制、社会体制改革”(“华媒热议胡锦涛深圳行:谈政治体制改革引关注”http://www.chinanews.com.cn/hb/2010/... (2010/9)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