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奴才嘴脸
(Publish Date: 2010-10-15 10:22pm, Total Visits: 343, Today: 1, This Week: 2, This Month: 2)

南郭点评:听不同的声音,有助于人们正确判断是非;一边倒的批判,狂轰滥炸的赞美,都另有所图,正是在此意义上,言论思想信仰出版自由至关重要,无此等自由的国度,人民皆成愚民是必然的。南郭基本赞成作者对刘的入木三分的分析,吾以为,刘仅是中共克意扶持的中国民运反对派的假领袖,因为刘根本不具备彻底摧毁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道德力量与智慧知识实力。中共在最高刑以上无罪重判刘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起国际社会关注,进而达到将刘扶成民运领袖的目的。此阴谋南郭早在中共一审下判之际便已明确指出。

2010,有款奴性叫和平--记刘晓波的沉浮及其奴才嘴脸

原作者:Brother 2010-10-15


文章摘要: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对刘派是一个巨大胜利,对维权派却近乎灾难,鉴于诺贝尔奖的巨大影响力,中国维权人士的生存空间及中国民众的人权将会严重压缩。从人权的角度看,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是在助纣为虐。……  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奖给一个专制政府的帮闲文人,是一个悲剧。
 

20世纪70年代末,中国共产党进行经济体制改革。10年时间,中国的经济突飞猛进,公有体制与经济发展的矛盾,也逐步暴露出来。中国的一些知识分子和大学生,对旧有的体制及观念进行了质疑和抨击,并因此形成了1986年、1989年两次学潮。89年的学潮,规模之大、参与社会阶层之广、时间之久、影响之大,为共和国历史上前所未有。但其结局是,198964日,中共弃道德、舆论与不顾,对赤手空拳的市民和学生进行了屠杀,悍然用坦克和机枪镇压了学运。  

64之后,参与学潮的知识分子、大学生或逃亡,或入狱。支持、同情学生的中共官员被撤职、被处分,中共集体左转,走向了更加专制的道路。邓小平的权力继承者,江泽民,提出三个代表学说,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小康、大同,是中国儒家社会理想的概念)取代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用民族复兴取代共产主义,从而使得中国摆脱了左、右  社、资  矛盾,转型走向中国传统的专制社会。中共从此以中国传统专制文化为根基,走向了一条专制的不归路。  

然而,参与89学潮的知识分子、学生领袖等所谓的精英”“异见人士,对于中共的作为,漠然无视,而是抱着所谓的国际视野,幻想着中国像前苏联、东欧等前社会主义国家一样,共产党一夜之间垮台。抱着这种幻想,他们纷纷在为不久的将来接管政府做着准备,为争做反对派的领袖而内部纷争不息。其结果,是造成了民运的一盘散沙、内讧不止。200人左右的民运,竟然出现了近50个团体。这就是民运的现状。  

在这些诸多的民运山头中,刘晓波领导的中文独立笔会,逐步浮出水面,后来居上。刘在担任笔会会长期间,利用笔会资源,党同伐异,逐步形成了一个以刘为中心的小团体。他们以留守大陆的资格,占领了道德制高点;以经营多年的人际关系,占领了境外民运媒体的话语权。这些本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当他们对国内新兴的维权运动进行全面的理论围剿时,他们的小团体开始备受争议,也正是在这些争议中,刘派团体开始受到众人的瞩目。  

以郭飞雄、高智晟、胡佳、杨春林、陈光诚等为代表的维权人士,通过具体的司法实践,在中国现有的法律框架内,为了民众的合法权益,和专制政府打官司。他们的行为受到了国内民众的广泛支持,并因此在海内外巨产生了大的影响。然而正当维权运动有声有色、轰轰烈烈之时;正当维权运动让专制政府尴尬难堪、恼羞成怒之际,让很多意想不到的情景出现了:以刘晓波为首的中文独立笔会,以民主理论权威的姿态对维权人士进行了道德、理论全面的围剿,理由竟然是维权运动不成熟”“缺乏良知(刘晓波语)。这场围剿历时良久,其结果,是维权人士在丧失道德支持,在理论纷争中纷纷被捕入狱。饶有趣味的是,在这场对维权派的围剿中,平日里在网络上一贯为中共辩护的民运特务嫌疑者们,一致加入刘派,对刘晓波进行赞美讴歌,对维权人士进行诋毁攻击——这一点,不难理解:维权人士受到攻击,最大受益者当然是中共。  

刘晓波的动机,并不复杂,就像一些明眼的网友所言,刘所以打击、围剿维权人士,是因为他们抢了刘的风头,威胁了刘的反对派领袖地位,触碰了刘晓波未来总统的梦想。是的,刘为了自己未来的总统梦,对潜在的竞争对手进行了无情的打击,不惜和专制政府狼狈为奸,并肩作战。时间已经证明,苏联、东欧的模式不适合中国,生搬硬套是无视现实的削足适履。而维权派的具体奋斗却是可贵的人权实践。刘对维权人士的打击、围剿,是自私的,是不道德,是非正义的。一个专制政府,是乐意扶持刘晓波的,一个沉湎于幻想、无所作为的书生,对专制政府是没有威胁的。而他对维权人士——那些令政府头痛的人或团体的道德攻击,政府是非常欢迎的,因为刘对维权人士的道德攻击很致命,这是专制政府想做却做不到的。也正因为如此,那些为中共辩护的、四处捣乱的民运特务们嫌疑们,成为了刘晓波最忠实的拥趸。  

因为刘派团伙的倒行逆施,他们受到了网友们的普遍批评,在这些批评声中,刘晓波的威风扫地,其理论权威、道德权威形象大打折扣,甚至荡然无存。中文独立笔会成员也纷纷站出来谴责并弹劾刘晓波,终于,在众多的批评声中,刘辞去了笔会会长的职务,刘晓波及其小团伙成了舆论谴责的众矢之地。然而,正当刘晓波团伙日暮西山的时候,08宪章横空出世,刘因签署08宪章被判11年,接着,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花落刘家。无疑,2010的和平奖,成为了刘晓波及其团伙的救命稻草,中国的民主人权道路也会因此而峰回路转。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对刘派是一个巨大胜利,对维权派却近乎灾难,鉴于诺贝尔奖的巨大影响力,中国维权人士的生存空间及中国民众的人权将会严重压缩。从人权的角度看,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是在助纣为虐。  

虽然刘仅仅是08宪章的签署者,但是08宪章所表达的政治姿态,即祈求中共改良,却是以刘晓波为代表的89学潮知识分子们的共性。 

这种姿态,在64以前是勇敢的、高尚的,甚至伟大的,但是当独裁者暴露出刽子手的狰狞面目后,仍然坚持这种劝诫,就是愚昧的、自私的、猥琐的、胆怯的。这种愚昧自私猥琐胆怯,中国人一点都不陌生,这就是中国人延绵了3000年的的奴性!中国所谓的知识精英,实质不过是穿着西装的传统文人,08宪章也仅仅是传统劝谏的新时代重演。刘晓波的没有敌人的宣言,背后的人性本善哲学,恰恰就是中国3000年专制的哲学根基。 跪求者,再勇敢、再耐心、再倔强,仍是奴才!  

人是有原罪的,人性的本质是自私的、邪恶的,这表现在历史上,就是历史的进步总是伴随着暴力。但是,人又是追求善的,和平,就是人类的一个永恒的追求。和平是美的、善的,同时也是积极的、健康的。如果里面掺杂了丑的、恶的、消极的、不健康的因素,比如奴性,和平的本质就会被篡改,和平的初衷就会被违背。比如19世纪30年代欧洲的绥靖主义,本质不是和平,因为他姑息纵容了纳粹,使其发展壮大,最终导致了二战的爆发;同样,奴性的本质也不是和平,因为它姑息纵容了专制,使其发展壮大,最终会给人类带来灾难。  

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奴性的刘晓波,对和平二字,是一个悲哀。  

不仅如此,耐心温柔、卑躬屈膝并不是刘晓波的全部,面对比自己更弱小者,比如那些学历低、资历浅、名气小的维权人士,刘晓波则会瞪眼,还会咆哮!这不是刘晓波突然间阳刚了,欺软怕硬原本就是奴才的本色,对弱者咆哮原本就是奴才的另一幅嘴脸。平日里写些无关痛痒的文章,清谈国事,赚取稿费,养家糊口,见到弱者挑战主子,便立刻呲了牙,露出一脸凶相——这是什么?这是中国特有的帮闲文人。帮闲,其实是一种伪装了的、有才艺的高级奴才。旧时的帮闲,闲时陪着主子吟诗填词下棋品酒;现在的帮闲,闲时则谈谈国事,发点牢骚,作为祖国言论自由的帮衬。他们共同的特征,就是站在貌似中立的立场,以公允的姿态,指点江山,品头论足,也常对主子颇有微词,但是当主子遇到挑战的关键时刻,他们就会毫不含糊、气发丹田、声嘶力竭地为主子帮腔,对此行为,网友们早有总结:小骂大帮忙。鲁迅先生说得好:帮闲文人,主子忙的时候,就是帮忙,主子行凶的时候,就是帮凶。  

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奖给一个专制政府的帮闲文人,是一个悲剧。  

另外,08宪章在政治上也是很耐人寻味的。首先他的发起人是神秘的,并且是安然无恙的。刘仅仅是一个签署者,却受到专制政府如此关照,这是蹊跷的。更为蹊跷的是08宪章出台背景:非暴力维权人士陆续被捕之后,大陆的群体性暴力抗争如火如荼。瓮安、石首、杨佳、玉娇等等受到民众的一致支持和声援。一个流氓政府是欢迎刘晓波们的,是恼怒维权人士的,是惧怕群众抗争的。在此背景下仓促出台的08宪章无疑是这些愈演愈烈的群体性抗争的灭火器。对此,08宪章的一个代表人物徐友渔在捷克人权奖颁奖会上的宣言:我们极尽全力争取与政府对话,在这方面,等待和劝戒是必要的,我们既不缺乏勇气,也不缺乏耐心。  他这句话可以说是画龙点睛:等待” “劝诫  耐心”——民主是靠赏赐的?还是靠争取的?这个常识性的问题就是08宪章派(也就是跪求派)和维权派(也就是抗争派)的分水岭。不论赏赐  争取  这个常识会让中国的文人们演义出多少匪夷所思的说辞,但是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民众  等待、劝诫、耐心   的最大受益者,无疑是独裁政府。  

难怪有网友根据08宪章活动中的种种异常,比如特务嫌疑们的异常活跃、蹩脚的炒作等,断言:08宪章的导演,是中共;刘晓波的11年徒刑,仅仅是一个数字游戏,旨在为08宪章做广告!……” 08宪章和11年徒刑,无疑是刘晓波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两个重要因素,但是这两个因素却是如此的蹊跷,这不得不让人感叹:2010年的和平奖受到了中国政治的愚弄。  

在西方人看来,中国是神秘的,中国在屠杀后的经济腾飞,更是让西方人不解。如果,哪位西方学者试图打开神秘的中国之门,那么帮闲奴才刘晓波,就是一把很好的钥匙。

注:一是不同意把中共专制归于中国传统专制,共产党是西来的,但作者说“中共从此以中国传统专制文化为根基,走向了一条专制的不归路。”,二是不同意:“刘晓波的 ‘没有敌人’的宣言,背后的 ‘人性本善’ 哲学,恰恰就是中国3000年专制的哲学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