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部签订的八尺协定
(Publish Date: 2012-4-9 1:43pm, Total Visits: 1240, Today: 1, This Week: 7, This Month: 23)

作者不祥

南郭点评:本文真实性似乎存疑,特别是中共予关东军2。3亿金芦布之说似乎不现实。因为当年苏联不太可能给中共如此巨额的巨款。但中共与日寇勾结则货真价实。此协定仅进一步证实中共政权到底是什么货色。

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部签订的八尺协定
九一八80周年看中日外交史上最大的卖国条约——《八尺协定》

2011-10-04 12:22:53

 

    80年过去了,有多少人知道,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卖国条约,不是由满清签订,不是由北洋签订,也不是民国政府签订的,而是1930年由中华苏维埃政权的前身——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部签订的《八尺条约》。在这份鲜为人知的秘密协定里,中央苏区政权赤裸裸地出钱出枪给日本侵略者,全力帮助侵略者占领东北,从而达到打击国民政府的目的。可以说,《八尺协定》的签订,直接导致了918和日本全面侵华的发生。

    1928年底,张学良在东北易帜,中华民国政府和平统一了全国。由于东北地区的加入,中华民国获得了空前规模的资源和工业能力,黄金十年的发展从起步开始进入快车道。从1929年第四季度起,中华民国的GDP和人均GDP开始飞速增长,在全球经济危机的背景下一支独秀。1930年初,民国GDP达到深陷经济危机的日本的两倍,人均GDP达到日本的40%,这一经济建设的成就即使在今天也未被超过。民富而国强,中华民国在达到全民富裕、财政盈余后,国防军事实力也开始起飞。1930年初,四艘航空母舰、四艘大型战列舰由海军上将陈绍宽主持,开始在大连、青岛和上海的军港建造,预计6年全部完工。德国帮助设计的战斗机也在沈阳造出了第一架原型机。1930年新年的美国《华尔街日报》这样评论:在传统强国欧美,陷于经济危机的泥潭而无法脱身时,东方的中国已悄然崛起,不久将超越日本成为东亚的巨人和掌控者。

    于此同时,中华民国的周边国际形势也得到空前的改善,这源于日本对华政策的调整。1923年关东大地震后,中国人民不计前嫌为日本灾民捐款,使日本社会发生了极大的震动,政界也对自甲午以来的侵华政策进行了反思。1929年全球经济危机,日本也深陷其中,GDP大幅倒退,军费被迫削减,实际已无力维持侵占中国的国策。在这种背景下,日本政治势力中的侵华派失势,亲华联华派上台。日本有意将中国东北南满铁路沿线的驻军全部撤回,甚至有意归还台湾,并将清朝与甲午战争的对日赔款退还给中华民国,具体方案开始在国会进行讨论。日本还愿意提供资金,派遣专家,帮助民国兴办教育和工业。1931年之前是中日关系的蜜月期,也是中华民国的国际关系黄金期,是中华民国国民扬眉吐气、空前幸福的时期。

    但这一切,是中国的共产主义者不愿意看到的。自从1927年蒋介石开始剿共后,中国共产党逐渐失去地盘,到1930年时,只在以瑞金为中心的赣西南、闽西一带拥有割据地区,并建立了中央苏区,成为之后建立的中华苏维埃政权的前身。对于民国政府统一东北以来取得的巨大成就,中央苏区政权并不乐意。毛泽东曾说:民国的繁荣,归根结底只是资本主义者的繁荣,这种繁荣只是加强了全球资本主义锁链的一环。民国越繁荣,无产者的革命就越没希望,无产阶级当家作主的日子也就来得越晚。因此,中央苏区政权致力于阻止民国政府得到东北。在1929年授意苏联侵占东北发起中东路事件失败后,中央苏区将割裂东北、打击民国的希望转向了日本侵华势力。

    1930年初,中央苏区政权开始秘密派遣代表,前往东北的日本关东军驻地和日本本土活动,与军界、政界的好战分子接触。经过数个月的初步活动,中央苏区政权的分裂东北计划与关东军参谋板垣征四郎、石原莞尔等人的侵华阴谋一拍即合,并开始酝酿正式的合作。1931年春节刚过,当中华民国的四万万国民还沉浸在欢乐祥和的气氛中时,一场灾难性战争的大网已经在暗处开始编织。中央苏区的代表团,以王若飞为团长,从上海秘密登船,经过一昼夜的航行到达日本关东军控制下的旅顺,入住关东军满铁株式会的招待所大和旅馆。当月29日,中央苏区代表团与关东军的代表板垣征四郎在大和旅馆的小型会议厅——八尺阁,签订了一份秘密协定,史称八尺协定,又称王板协定。协定主要内容有:

    1 中央苏区支持日本夺取东北、华北,承认其为日本势力范围;

    2 中央苏区从共产国际援助经费中拿出2亿3千万金卢布,转交日本关东军参谋部,由关东军参谋部分配,用于军费,以及日本国内政治公关使用。中央苏区派审计小组进驻沈阳和东京,监督经费合理使用。

    3 关东军确保不晚于193110月开始对东北的进攻,并在未来的几年内积极夺取华北,配合中央苏区夺取中华民国的政权。

4 日本势力范围止与长江一线,即占领华北、华中后,与中共政权划江而治。 2亿3千万金卢布,对于当时的日本来说是一笔巨款。在二战以前,美元本位制度尚未建立。在金本位时代,这2亿3千万金卢布全部是金币和银币的形式。如果中国共产党能与民国政府精诚合作,将2亿3千万用于民生建设,岂非四万万国民之大幸。可惜,这笔巨款却为本已衰弱的日本侵华势力注入了血液,成为了中国四万万国民,乃至全东亚人民之大不幸。手握2亿3千万后,关东军的板垣征四郎、石原莞尔等人策划了918事变,并在事变前得到了中央苏区方面送来的张学良驻军地区。东三省沦陷,民国政府的一大批工业、资源基地沦入他人之后,受到了空前的打击,黄金十年因此进入迟缓期。关东军好战分子又在日本国内政界进行公关活动,亲华派受排挤,侵华派开始掌握政坛。1932年,日本好战势力收买了东京的近卫第一师团,发动了515政变,亲华的日本首相犬养毅被杀。1936年又发动了226兵变,对华态度不够强硬的内大臣斋藤实、教育总监渡边锭太郎和大藏大臣高桥是清等被杀,日本的政治天平从此不可逆地倒向侵华的错误方向。日本又将2亿3千万中的大部分重融成黄金,资助国内的企业,以重振被1929年经济危机重创的工业,尤其是军火工业,建造了大量武器装备,用在了对中国的战争中。今天,位于日本伊豆群岛的资本家族右代宫家仍然保留着昭和时代从这笔巨款中分配到的一小部分黄金,成为了罪恶的《八尺协定》的铁证。

 

(附记: 尽管《八尺协定》的签订十分隐秘,但纸是包不住火的。共产党人中的相当一部分也对这种出钱出枪让侵略者打自己的行径难以理解。王明严厉地斥责毛泽东,未经共产国际同意用共产国际的经费资助第三国,违反了中苏合作纪律。1935年长征途中,张国焘率红四方面军与来自中央苏区的红一方面军会师后,得知了1931年中央苏区与日本签订的《八尺条约》,十分愤慨,当即宣布与毛泽东分道扬镳,南下另立中央,并对北上的建议嘲讽道:去陕北干什么?去给日寇带路吗?说是抗日,《八尺协定》谁签的?与中央决裂的努力失败后,张国焘心灰意冷。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开始后,张国焘更是痛心疾首,遂于1938年投诚中华民国政府,见到蒋介石后痛心地说:兄弟在外糊涂多年!蒋介石赞许他知错能改的勇气,称张国焘为共党里为数不多的良心所在。)

 


[Total Users: 1]

I want to comment on it

1

Display: 1 - 1 of 1, Total Pages: 1

duanlslxxk : 順義區長盧映川难逃一劫,包庇段海山黑社會盜采砂石、暴力犯罪、破壞環境土匪段海山當道,民不聊生  (转)壹個以家族爲紐帶的黑惡勢力團夥已經盤踞農村20多年之久,盜采砂石、非法暴力斂財上億元、賄選當上村支書和村主任,這個史上“最牛京郊村支書”叫段海山,這個喪失基層組織能力的村莊叫順義區木林鎮大韓莊。   大韓莊位于順義、懷柔和密雲三縣交界的潮白河畔,水資源豐富、盛産優質砂石,利益驅動、濫采濫挖,河道周邊千瘡百孔,嚴重破壞生態環境。該流域先後懲辦過胡亞東、王大雷等重大黑社會組織,但與大韓莊村支書段海山相比,他們只是蒼蠅,段海山才是老虎。大韓莊村民多年狀告其黑白兩道禍害百姓,段海山壹直得不到懲處,反而巋然不動、變本加厲。多年的非法盜采勾勒出壹幅利益鏈條:以黑斂財、以財買官、以官掩黑。   壹、 段海山的黑。   1、 家族性團夥。   段氏家族是大韓莊的大姓,上世紀80年代段海山的父親段少民就霸占村水泥構件廠至今30年之久,未上繳壹點利潤,反而變賣設備,摧毀廠房、砍伐林木、挖坑采砂。村委會試圖收回構件廠時,段少民用“五連發”手槍威脅村幹部,村委會被迫默認其霸占行爲。   段海山于90年代部隊複原回村後助纣爲虐,糾集其弟段海春,在其父段少民盜采基礎上擴展到全村各個角落。現在其父段少民、其叔段少玉等多名親屬都進入村委大院工作,壟斷村內務事宜。   2、 暴力性團夥。   盜采砂石毀壞良田、水土流失,損害了很多群衆利益,爲驅趕阻撓群衆,段海山多次糾集社會閑散人員實施暴力活動。比較嚴重的事件有:   1) 1998年夏,村幹部對段少民催收構件廠承包款,段少民持“五連發”手槍威脅原支書韓增,其子段海山毆打村幹部張懷富,揚言再花壹萬五千元就滅了妳。   2) 1998年底,段海山雇凶闖入原村支書韓增家中,兩名凶手持械傷害韓書記,並殘忍的砍掉其半個耳朵。   3) 2002年,因村民李淑霞鴨場緊鄰其盜采砂石區,造成圍牆倒塌、道路不通,李淑霞夫婦阻撓其施工,段海山團夥持長管獵槍威逼毆打該夫婦。有槍支照片圖證。   4) 2002年,段海山團夥在盜采現場率衆毆打執法的順義區主要領導,被治安拘留15天,後花錢逃脫制裁。   5) 2002年,段海山團夥盜采砂石毀壞村民段世斌妻子果園地,對阻止施工的母子進行毆打。受害人聚衆討要說法,段海山持手槍恐嚇受害人。   6) 2004年,段海山團夥成員劉立國、張振國和劉長征因敲詐勒索被公安機關處理。   7) 2004年,因村民李淑霞上訪告狀段海山違法行爲,段海山團夥給其鴨場斷水斷電。   8) 2005年,李家鴨場兩次起火,公安消防認定是人爲縱火。   9) 2011年,段海山當村支書後非法出售村集體土地,威逼村民退出承包土地,簽署不合理補償合同,該團夥恐嚇村民如不簽署合同就加害村民子女,群衆敢怒不敢言,無奈簽字。   10) 2012年4月,段海山在村委會後門內,將前來解決問題的村民李淑霞打成輕傷,拖出村委會。   以上是不完全統計。   3、 組織性團夥。   1) 段海山以其父承包的水泥構件廠爲幌子盜采砂石,其雇傭成員曾多達70多人,以企業形式從事非法活動。   2)段海山花錢買官當上村支書和村主任,將支委和村委會上下都安插自己的人,其團夥成員劉立國、張振國、劉長征均系有犯罪案底人員,現爲村治保主任和村民小組長等職。   3) 購買村“潮白河糧油加工廠”,段海山妻子李光霞爲法人代表,以正當企業名義掩蓋非法收益。   二、 段海山的財。   1、 住宅。   段海山除在村中的住宅,在順義縣城擁有兩套樓房、楊鎮壹套住房、壹套門臉房、馬坡順義新城別墅壹套,共計1800萬左右(其弟段海春也有壹套馬坡別墅)。   2、 豪車。   奧迪Q7壹輛、奧迪TT壹輛、寶馬壹輛、別克越野壹輛。共計400萬左右。   3、 企業資産。   段海山花300萬收購“潮白河糧油加工廠”,另投資近1000萬在廠區內修建豪華住所和更新設備。共計1300萬左右。   4、 工程機械。   挖掘機2台、鏟車6輛、十輪載重運輸車7輛。共計1000萬左右。   以上合計其看得見的固定資産4500萬左右,其父段少民到處揚言我兒子段海山身家數億。該說法是有依據的。   支撐其巨額資産的背後是其觸目驚心的非法暴利。段海山斂財來源有:   1、 盜采砂石。   在政府嚴厲打擊該非法行爲背景下,段海山團夥明目張膽的機械化生産,以2010年春節爲例,10多天假期該團夥在大秦鐵路北側盜采砂石7000多車,2011年底又從該處盜采13000多車,壹部分每車以1500元—1700元出售,其余部分存放在張成江、段海龍、趙衛峰院內,加工後出售,非法獲利3500萬元以上。   到2013年每車價格達到4000元,巨大利潤讓該團夥目前還日夜施工。段海山團夥每天派出10多輛車在木林鎮政府門口、派出所門口、牛欄山大橋等地點望風把手,壹有情況就對講機聯系,及時撤離現場、掩蓋犯罪事實,對抗執法部門。   2、 違法賣地。   1) 以租代售、內外勾結。用脅迫手段收回村民手中基本農田土地700多畝,違法出售給外地企業,暗箱搞利益輸送,謀取暴利。   2) 出售宅基地。違法以每分集體土地1萬元價格出售給村民用作宅基地,共計30多畝,合計300多萬元。   3、 壟斷集體工程。   村裏所有工程都由其壟斷,到處巧立名目上工程、虛高報價,中飽私囊。段海山自己做不完的項目就發包給其親妹妹段海紅、其親家、表哥趙衛華等人。例如剛建好不足兩年的村內多條馬路的花牆全部鏟除,回填至其之前廢棄的采砂坑,來年又向政府要錢重新建花牆,循環反複坑害國家和百姓。   截止目前大韓莊欠外債2300多萬元,帳目從不公開。   4、 貪汙受賄   上級政府勃發的新農村建設款等各類款項沒有人能說清數目和去向,都是他壹言堂。   在政府惠民工程中,段海山利用手中權力,大肆收受承包方回扣。   三、 段海山的官。   1、 賄選。   2007年段海山開始滲透農村基層組織,破壞選舉秩序,在選舉現場多名其團夥成員鎮場,通過花錢買選票的方式進入村委會,當上治保主任;期間大肆打點上下關系,2010年當上了村主任和村支書,坐上壹把手;2013年換屆連任,期間大搞暗箱操作拉票方法。例如爲選舉,2012年8月兩次組織全體黨員和村民代表70多人去山東山西旅遊,花集體大量資金爲他自己贏選票,同時又收取回扣。   2、 收買人心。   段海山在村民面前極力掩飾其黑惡貪婪面目,誰家有婚喪嫁娶他都前往,送1000元高額禮金。2013年1月18日北京民主日,用集體資金高價購買120個活能水杯,每個415元,共計49800元。送給所有黨員和村民代表及個別鎮領導。   3、 任人唯親、稱霸壹方。   段海山作爲村委支委壹把手,大肆安插家人擔任村裏重要位置,其父段少民做村民理財組長、其叔叔段少玉負責村裏街道整治、他表嫂王利敏推舉爲鎮人大代表,其余團夥成員及情婦都安插到各個重要位置。拉攏多名親友入黨,段家四處聲稱大韓莊是段家天下的,“我們就是皇叔”。   4、 獨斷專行。   段海山當壹把手以後壹直過著土皇上的生活,村裏大事小事都他說了算,所有決議都是在會議上流于形式,打著村委會的名義,所有事情都以其家族、其團夥利益最大化爲目的,對他有不同意見的人都會被打壓報複。   5、 掏空集體資産。   推出各種集體的項目由自己家族做,資金從集體左手倒到他個人右手,大韓莊是個缺少實體企業的窮村,到2013年居然欠款2300萬巨債。   看看段海山是怎麽做的:   1) 自己欠資源債,集體來還錢,錢到他口袋。   打著治理的旗號回填他們盜采砂石留下的巨型舊沙坑,資金由集體出、工程車由他出,之前他盜采牟利,現在他賺填坑護坡錢。光水源八廠15號井東側大坑護坡工程,挖掘機和鏟車工作長達37天。經人舉報其兄弟兩個在村南盜采,段海山爲掩蓋現場于2013年3月19日的壹個月時間以每車230元的價格買土回填沙坑,共2000多車(其中包括大量生活垃圾),合計資金50萬元,全部由集體買單。   2) 假公濟私、貪汙腐敗。   ? 2012年春天村口安裝7個門樓,每個造價4萬元,段海山夥同村會計老公王立軍施工,按每個10萬元報銷,牟利42萬。   ? 2012年春季動用工程車、人工、樹苗等無償爲其弟段海春承包的20多畝林地工作。費用全記在村集體的頭上。   ? 2012年法院判決段海山表哥趙衛峰清除其非法占地附屬建築物,段海山以村委會名義出車,集體倒欠其100多萬工程款。   ? 2012年連續兩年春節村內路燈挂燈籠,由其段家人段銀磊供貨,居然共計7萬多元。   ? 賤賣集體資源。2011年底段海山以每畝65元的聞所未聞的低價格,將位于大秦鐵路北側的130多畝地賣給他弟弟段海春的丈人,爲自己盜采砂石做鋪墊。   ? 嚴密監控上訪控告其團夥盜采砂石的人員。每次中央會議都動用76人的隊伍日夜監護上訪人員,每人每天50元,多輛出租車、每車每天400—600元,去年十八大以來的三次會議,集體爲其花費近40萬元。   6、 大肆收受禮金。   2103年初,段海山爲其父段少民辦65歲大壽,禮金壹律2000元(貳仟元)以上,席間鎮政府、土地科、綜合治理辦全部到齊,收禮金數十萬元,隨後其父母赴港澳旅遊。   7、 弄虛造假、騙取補償款。   2010年當得知京承高速路在我村修建出口時,段海山夥同其弟段海春在路東側造假井7眼。   8、 利益後的保護傘。   段海山多年來公開盜采砂石、欺壓百姓而沒有受到懲罰,背後壹定有保護傘。木林鎮派出所、木林綜合治理辦公室與段海山形成利益共同體,每次上級檢查都能及時通信、逃避打擊。段家人公開說,我家采砂是政府許可的,是花錢買出來的。據傳木林鎮現任紀委書記周建是段海山的保護傘。   此外段海山還利用其保護傘打壓百姓,村民武德亮與村委會工作人員發生肢體沖突,該工作人員故意裝傷住院其實外出遊玩,派出所迅速出警拘留該村民5天,而針對段海山的違法犯罪則視而不見。   9、 醉駕肇事、找人頂罪。   2011年4月段海山醉駕肇事撞傷6人,爲掩蓋事實找壹個名叫雙喜的人頂罪,然後做保險詐騙。肇事車爲奧迪Q7,牌號“京A5669”。   10、 濫用職權、縱容侵占土地。   其叔段少華在2010年翻建房屋中由4間變爲7間,且向後侵占7米,段海山縱容其行爲,不予制止。   11、 虛報耕地數目,套取國家種糧直補資金。   四、 段海山的孽。   段海山團夥作惡多端、罄竹難書,給群衆、集體、政府和國家造成重大損失。   1、 毀壞良田、破壞環境。   該團夥在大韓莊多處盜采:   ? 大秦鐵路北側;   ? 京承高速南側;   ? 大、小韓莊之間;   ? 小東河地帶;   ? 馬坊村北;   僅大秦鐵路北側至北京水源八廠14、15、16號井之間就毀壞良田300多畝,形成20多米深的巨型坑。沙土裸露,春季風沙肆虐,是形成沙塵暴的沙源地之壹,嚴重影響當地和北京的大氣環境。   2、 挖斷供水線、汙染地下水。   大韓莊地區是北京最大地下水廠所在地,是少數幾個潔淨水供給地之壹,每天供水31萬立方米,爲京城東部包括使館區200萬居民提供水源。僅2002年就發生供水管道被挖斷23次、斷電4次,東部城區供水中斷4次,最長11小時。   砂石是保護地下水的過濾層,濫挖砂石會破壞其保護地下水功能,尤其是犯罪團夥垃圾回填砂石坑,會根本性的汙染地下水,危害北京城200萬居民健康、贻害子孫後代。   3、 挖塌地基、威脅鐵路高速路安全。   大秦鐵路和京承高速公路都是國家重點項目,都不同程度的受盜坑的威脅,2011年,在段海山團夥盜采地引發大秦鐵路危險,國家花費上百萬元給鐵路加固。   4、 掏空集體、洗劫村民。   大韓莊村已經沒有集體企業,沒有盈利的來源,全靠上級政府的撥款,現在被掏得壹點余錢沒有,還欠外債2300萬;且該村老齡化、空心化嚴重,600戶的老弱家庭要償還2300萬的集體欠債,每戶平均4萬外債,無疑于洗劫壹空。   村民訴求:   嚴懲以段海山爲首的黑惡勢力團夥,徹查保護傘,還百姓壹個青天。   大韓莊書記管不了(民謠)   這樣的書記不得了,   和黑社會差不了多少,   給地的情願了,不給地的受不了,   這樣的書記實在好,修路又打道,   奧迪寶馬開家了。   怎麽幹也離不開盜采砂石料,   國家的資源被盜了,   大韓莊的資源流失了。   老百姓受罪了,   地痞流氓當上書記了。   村民恍然了,領導管不管得了?!   損壞了黨的形象,共産黨的形象哪裏去了?   清醒吧各位領導,不要等戴上枷鎖後悔了。   這樣的書記不得了,爲村民按上大門了,   大門的利潤真不少,50萬裝進腰包鼓起了。   這樣的書記也能長得了?   被兄弟二人盜采了,壹夜利潤18萬。   各位領導查查便知曉。 北京段海山、段海山 段海紅 趙衛華 盜采砂石 段海春 木林鎮 大韓莊 段海山,段海紅,趙衛華,盜采砂石,段海春,木林鎮,大韓莊 (2015/3)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