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米奇尼克給中國開錯藥方
(Publish Date: 2010-8-5 12:49pm, Total Visits: 398, Today: 1, This Week: 1, This Month: 2)

南郭点评:解体中共极权暴政的良方首先在于国人彻底认清中共流氓的邪恶本质与历史和现实的滔天大罪,知识分子首当其冲,然而,目前中国的现实乃是:众多知识分子本身不但对中共暴政的本质认识不清,许多知识精英道德缺失甚至被收卖,反对派不能团结一致共同对敌。中国需要类似作者那样的知识人。唯有知识精英首先认清中共流氓的本质:中共绝对不可能实质改良,唯有彻底终结中共极权暴政一途,而终结暴政的最佳途径便是作者所说的:“只要更多的知识精英能认清“共产党是邪恶”,并有勇气喊出“皇帝没有新衣”,这种真实传播到人们心中的瞬间,就会共振连接成力量。就会有结束裸体皇帝统治的机会和可能。

米奇尼克给中国开错药方
作者﹕曹长青
 
 
波兰团结工会的重要参与者、波兰最大报纸《选举日报》的主编米奇尼克,最近到北京访问,跟一些中国知识精英座谈,并上网回答问题。主持这项活动的中国知识份子,对这位波兰大报的主编推崇备至,甚至称誉他为“波兰反对派运动的设计者、灵魂人物”。似乎从他那里,能找到解决中国问题的灵丹妙药。

米奇尼克虽谦虚地说,他不太懂中国,但还是开了些“药方”。但从这些“药方”来看,这位东欧知识份子,的确不很了解中国。而那些中国知识精英对他的盲目推崇,也显示他们不是很了解米奇尼克。

知识份子甘心做配角

首先,米奇尼克不是“波兰反对派运动的设计者、灵魂人物”。众所周知,波兰的反抗运动,是工人发起并一直为主干的,团结工会和其主席瓦文萨等,才是主角。这也是波共倒台之后,瓦文萨成为波兰首位民选总统的原因之一。

波兰知识份子,只是配角,是辅佐者。尤其是米奇尼克,在瓦文萨们要往前冲、强烈对抗共产党时,提出应注重妥协,给对方留余地等折中方案。但是他的折中方案的前提,是有更勇敢、激烈的反抗者。而如果没有瓦文萨和工人们的反抗,只是按米奇尼克的妥协论,那波兰到今天都可能无法结束共产党统治。当然,米奇尼克的一些妥协、退让等策略,在有些时候,产生过作用,但纵观波兰的反抗运动历史,它不是主体,更不是根本。所以称他为“波兰反对派运动的设计者,灵魂人物”,违背历史事实和真实,并有抬高知识份子作用,贬低波兰团结工会瓦文萨等工人们之嫌。

如果说米奇尼克当年的作用,对今天中国知识份子有启示的话,首先他认同体制外抗争,虽然在周旋、策略上有妥协的时候,但在原则上,不对共产政权抱有希望;其次,波兰知识份子甘愿做配角,辅佐和支持团结工会的工人们。而中国的知识精英,往往有瞧不起工人等其它群体的清高,以及自以为是的倾向,尤其是一直对共产党内改革寄予过高的期待,甚至认为那是唯一的可行之路。

“美式独裁”是不是译错了?

如果网上关于米奇尼克在中国那番谈话没有翻译错误,是米奇尼克的原意,那么无论他在波兰的抗争中有过什么样的贡献,他给中国开的药方,则多有诊脉错误。什么“在循序渐进建构民主的反对派,应该是当权者的合作者。”“只要民间社会采取暴力,就会激起政府暴力,最后的结果是内战。”“现在我们需要等待,等待共产党人意识的变化”。“面对专制要采取革命的话,那必然是实施专制的革命者”。这些话,像是一个不仅对共产暴政的本质缺乏认知,同时对自由的获得方式也相当茫然的人的话。这和以前从西方媒体上了解的米奇尼克颇有距离。

在中国人的反抗运动中,最不缺乏的就是当局的合作者,而最需要的,恰恰是勇敢站出来说“不”的反抗者。在中共暴政下,我不知道中国知识人,还要怎样更上一层楼地跟当权者合作,才能“循序渐进建构民主”?米奇尼克绝不会是让中国自由派精英去像那些所谓民主党派那样,当“合作花瓶”吧。

而且所谓“只要民间社会采取暴力,就会激起政府暴力,最后的结果是内战。”这种说法更跟中国现实脱节。共产党在中国建政后,都是政府在实行暴力,没有一次是“民间社会采取暴力”,即使充斥暴力的文化大革命,也是共产党领袖毛泽东自上而下发动和领导的,根本不是民间暴力。在最需要强调中国人(认识到共产邪恶)觉醒和反抗的时候,先强调说什么不要民间暴力,“等待共产党人意识的变化”,不就等于让大家都继续做顺民吗?

米奇尼克认为人们“面对专制”要采取“革命”的话,就会带来新的专制。这不是把革命等同于暴力,否定所有革命了吗?那当年美国革命还能进行了吗?那罗马尼亚人民揭竿而起,并处决了共产党统治者齐奥塞斯库,带来“新的专制”了吗?而且米奇尼克还提到什么“美式的独裁”,是不是主持人翻译错了?米奇尼克会把抵抗共产主义的自由世界旗手美国说成是“美式的独裁”吗?去年九月米奇尼克访美时,还在《华尔街日报》的专访中赞美美国,我曾撰文介绍。当时他说,他和团结工会的理想“更接近美国革命,而不是法国。”对他当年支持美国领导的伊拉克战争“不后悔”,说“作为知识份子,我的责任是站在美国一边,呼吁美国干预,捍卫人权。”

里根和教皇联手支持波兰人

米奇尼克认为当今中国跟波兰共产党统治后期比较像。当然,从都是共产统治这一点上,本质是一样的。但如果他真了解中国,就会知道,中国今天的情况,跟当年的波兰,在内部国情和外部条件上,都有非常大的不同。

在内部国情上,波兰工人勇敢地起来反抗,团结工会的纲领是“改变现行社会制度,进行自由选举”。是明确要结束一党专制,不承认(和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在当时人口只有三千七百万的波兰,“团结工会”高潮时发展到一千万人规模,是波兰共产党员人数的四倍,占全部人口的四分之一强。这种状况中国根本没有。中国的反对组织不仅零散,更完全谈不上任何规模。

另外一个重要不同是,波兰是天主教国家,人口百分之九十五是天主教徒,瓦文萨等工人领袖,都是虔诚天主教徒。米奇尼克说,“天主教曾经是反对派的避风港”。这种宗教文化背景,中国也不具备。

三是波兰人普遍对苏联强烈反感,有反抗外族压迫的民族主义心理。九十年代我访问华沙时,一位波兰女记者很严肃地对我说,她这辈子不会再说俄语,以示对俄国的厌恶,虽然她精通俄文。

在外部条件上,团结工会的反抗运动,得到了在波兰出生的罗马教皇保罗二世和美国总统里根这两个全球宗教和世俗最大力量的帮助。一个波兰人被选为罗马教皇,并致力帮助波兰人结束共产专制,可想而知,这对一个天主教徒占绝对压倒多数的国家来说,是一股多么大的无形之力。米奇尼克说,“当年波兰人被选为教皇,是举国大庆的事情。当时推翻独裁的过程中,教会和宗教界的作用是非常巨大的。”瓦文萨则总结说,促成波共垮台的功劳,“五成归教皇,三成归波兰人民,二成归里根、撒切尔、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连戈尔巴乔夫都说,“没有教皇的努力和角色,东欧的变化是不可能的。”

另外,当时的美国总统是敢喊出共产苏联是“邪恶帝国”、坚定反共的里根。在八年总统任期中,里根跟保罗二世会晤七次。里根手下的中央情报局长卡西,跟教皇见面多达十五次,商讨联手支持波兰团结工会。

这样一些外部条件,今天中国的异议运动也是没有的。现在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不仅对共产专制没有丝毫认识,他本人甚至曾拜推崇共产主义者为师,并且至今都在推美国往社会主义方向迈进。在这种思想根基下,他访问中国、在上海演讲时,连“人权”两个字都不提,更别说去会见中国异议人士,给予道义支持了。他不去做强化中共统治的事就不错了。

“对共产党缺乏想像力”

但没有波兰那些内外条件,不等于说就要对中国的前途绝望。米奇尼克有个提法倒是对的,他说,在共产统治下的人们,包括知识份子,对共产党(的垮台)缺乏想像力。当年他也曾悲观地认为,自己活着看不到共产党倒台了。因为共产统治表面看是那么强大。但波兰,包括整个东欧国家的经验是,只要更多的知识精英能清晰地认识到“共产党是邪恶”,并有勇气喊出“皇帝没有新衣”,这种真实传播到人们心中的瞬间,就会共振连接成力量。当人们对“皇帝新衣”真正有了新的视角,就会有结束裸体皇帝统治的机会和可能。

纵观波兰的反抗运动,有主角、配角,前期、后期之分。对于中国知识份子来说,应该重视致力反抗专制的瓦文萨等团结工会这个主角,和勇敢起来反抗的前期,而不宜过于夸大米奇尼克这样配角作用,以及后期的妥协策略等;并相信,中国人跟波兰人一样,内心都有对自由的渴望。“天下从来没有任何力量,超过人心中追求自由的力量大!这个力量,使全世界多数国家成为了民主国家,中国人绝不会例外!”

2010年7月20日于美国

——原载《开放》2010年8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