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共和革命之父孫中山》34.陰差陽錯 逼上梁山
(Publish Date: 2011-7-31 3:14am, Total Visits: 885, Today: 3, This Week: 3, This Month: 13)

英美等国不支持孙文反而扶持孙文的对手的表面原因在于孙文有说大话的坏毛病,以致破坏了他的政治信用;深层的原因恐怕在于英美等国首先考虑的是其国家眼前利益,以致有失远见;英美政要的政治短视才是导致其拒绝支持孙文共和革命的根本原因。此外,英美不希望看到一个强大的自由民主中国,而腐败无能的中国更符合他们的国家利益,可能也是重要的原因。

34.阴差阳错 逼上梁山

不过,在实质性援助抵达之前,孙文努力加强与西方列强的关系。他甚至邀请他们利用他们撑控的关税,促使国家和平统一,并遣散军队。孙文的理由是既然他们通过分配关税余额给北京的军阀政府,已经干涉中国内政,他们亦可为积极的目的干涉。他们可以扣留海关关税,直至基于大众的政府组建。他的建议在2月间送达美国国务院,包括给国务卿Charles Evans Hughes 的建议分送给调停的各中国领导人。孙文显然愿意基于知名度而非军事实力,赢得竞争。华盛顿视之为他的另一幻想般的计划,否决了他的观念。215日孙文离开上海,随行人员包括三名保镖:一名生动活泼的加拿大人,Morris上校和双枪科亨。

在返广州途中,孙文先停留香港。由于知道孙文对香港劳工运动和在他们的东南亚殖民地的影响力,英国人对孙文远比过去更少敌意,甚至显示出友善。英帝国建立的支柱香港汇丰银行总经理,请孙文喝茶;总督邀请孙文出席晚宴,并对孙文的善意宣言印象深刻。孙文的人马让外界知晓,孙文在所有各种资助和顾问的市场中举足轻重。该消释前嫌之旅,在他的母校香港大学达到高潮。校方主持人介绍孙文说“他的名字与中国同义”,孙文受到大学生们的热情欢呼。外国人欣慰而吃惊地听他否认极端论;他坚称所有他想要的是有序的善政,宣称香港是他产生革命观念的诞生地。他告诉学生们“英国应是我们的榜样,我们必须将英国良政的例子传遍整个中国。”21日孙文返广州,第三次建立起统一中国的基地。他仍不能确定是否反帝国主义的俄国或西方帝国主义将是他的盟友。他向双方开放。在最疯狂地寻求外界支持时,孙文亦从未忘记德国或与日本结盟的泛亚之梦。[1]

没有此种支持,他似乎不太可能维持在广东芨芨可危的控制。32日,孙文成为一个在开入广东寻找抢劫和榨取油水的外来军队-“客军”怜悯下的军政府大元帅。仅在他的儿子孙科任市长的广州,国民党能直接控制。但是广州市一直处于来自军阀军队,包括陈炯明的不时威胁之中。孙文将党的重组计划搁置一旁,集中精力于军事行动。受雇佣军的压榨,孙文试图从广东人榨取额外税收,数月后,他开始打已抵押给外国人的盐税的主意。同时,试图利用他在香港家喻户晓的信誉筹资。

3月和随后的数月期间,孙文和他的同事们向英国资本提出了各种引诱,他邀请英国专家彻底检查他的政府的财政管理体系,并请求大规模贷款。虽然英国官员如今与孙文谈判,伦敦同意其驻京大使关于任何代表孙文进行干预的迹象均有害英国利益的判断。英国大使指出,尽管孙文“友好地抗议”,他已经擅自变动英国管理的盐政,先前的军阀们亦曾一直这样干,且或许孙文已经与布尔什维克达成某种理解。[2]

然而种种迹象表明,孙文仍希望他与莫斯科的“理解”将对英国和美国及日本有相反的效果。7月份发表于纽约时报的一次与YMCA会谈录中(会见或许是该年几个月前进行的)孙文发表了痛苦的激情四溢的抨击美国和其他帝国主义列强的演说。他指控道“中国的悲剧在于她不仅丧失了她的独立,而且她有许多主人,而其他殖民地仅有一个主义。税收问题激怒了他。外国人在南方征收关税和盐税,但拒绝向广东政府支付分文。若没有外国税政支付,北京政府一天也无法维持,且用南方的税收资助打南方的战争”(孙文不真实地宣称,南方六个省忠诚于他,尽管他甚至未能控制广东大部),“我们已失去获得美国,英国,法国或任何其他强国支持的希望。唯一显示愿意帮助我们的任何迹象者是俄国苏维埃政府”。

然而,孙文亦重申了他的妥协的要约:外国列强可以在南方和北方收税,但应当扣留之,直至我们中国人能够直言我们的内政,并建立一个代议制政府。质言之,所有他想要的是外国政府真正的中立。[3]

5月在一份致日本政府函中,孙文谴责的同时,提出了相似的新开端的要约,在会见一位日本作家时孙文宣称,苏联是一个中国可以依赖的国家,如果两国订立攻守同盟(包括土耳其,波斯,阿富汉和德国,即与苏联已建交的国家)全世界将不用再担忧任何事但在谴责日本颠覆了1911年革命的同时,他表达了对日本的爱及对他在过去允许他政治避难的永恒感激。而且他仍对未来怀抱希望。他说,日本本质上是捍卫东方。而且“我们对在日本领导下东方人民的复兴,比任何苏联同盟寄予更多希望。”质言之,日本比苏联潜在更重要。但是日本必须放弃西方模式的侵略政策,停止帮助北京政府,并退出满洲。同时,孙文让俄国知道,他们仍不完善的联盟并非无条件的[4]

他警告正在教他如何重组国民党的马林:“如果共产党人不服从国民党,我将开除他们;如果苏联站在中共一边,我将反对苏联”。但这并未吓退苏联。6月中共第三次代表会议,响应最近的共产国际决议,确认在加入国民党的同时,建立共产党权力的策略。但是共产党被国民党期望获得资本主义列强的帮助及其全神贯注于军事行动感到不安。而这两种错误的概念均无法纠正。

818日,在孙文派蒋介石对俄国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学习考察的两天后,孙文写了一封信给柏林的特使,予之恢复与德国联系的指令。就象孙文在1921年时辩称,中国的资源和人力加上德国的机械和科学,将是一种可敬畏的组合。他想要德国在各领域的专家:军事,工业和行政,并建议德国政府和私营公司,象Hugo Stinnes公司,制定一个总体计划,将中国变成一个强国;他承诺中国将帮助德国解除凡尔赛和约的束缚。在他业已宣布他对俄国的诚信之时,他写道“如果德国政府考虑将中国视作其唯一的生命线,中国将考虑将德国作为她唯一的导师。”当孙文持续用各种经济利益要约玩耍他们时,感兴趣但非常谨慎,德国未作任何承诺。[5]



[1]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237.

[2]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237.

[3]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238.

[4]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239.

[5]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240.


[Total Users: 1]

I want to comment on it

1

Display: 1 - 1 of 1, Total Pages: 1

素公 : 这篇文字非常棒。虽然素公只用了半分钟,扫了一遍红色字体。感觉非常棒,历史真是非常有意思的,需要我们完全从头来,重新定义。既不受共产下贱货定义的混淆,也不受几个一切正常犹太人社会最底层下贱货共产势力的混淆和牵制。 (2011/8)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