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五集虐殺成性的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罪孽
(Publish Date: 2010-6-24 2:57am, Total Visits: 617, Today: 1, This Week: 1, This Month: 1)

南郭点评:疯狂的共产主义实践,倒错的精神分裂症患。几乎所有共产党头目皆是极度无知且极度狂妄的疯子。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五集虐殺成性的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罪孽 

 

聽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各位回到郭國汀評論。

今天我們接著講第十講:虐殺成性的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柬埔寨共產黨暴政有一個非常突出的特點,它是一個非常小的國家,但是它的殺人如麻,根據它的人口按比例 來比較,它是殺人世界冠軍。換句話說,柬埔寨共產黨暴政殺人數量比例超出希特勒,也超出中共暴政。

柬埔寨共產黨在西哈努克政府時期,以及朗諾政權時期,就已經殺害了至少六十萬本國軍人和平民。而在共產黨奪取政權後,短短的三 年內,柬埔寨共產黨以馬列原教旨為指南,受中共專家的直接指導,憑借共產黨極權、專制獨裁暴政體制,利用秘密警察和兒童少年軍人,通過群體性體制性的大屠 殺,大批屠殺前政府軍人、官員,以及文職人員;恐怖暗殺、反覆清洗黨內外一切潛在或者想像的競爭對手,並且以謀殺性質的反覆強制遷徙,群體屠殺城市平民, 滅絕少數民族;利用地方監獄和集中營,謀殺性的大饑荒,以及體制性的強制勞動,殘酷虐殺害死了全國八百萬人口中至少四分之一,也就是兩百萬以上,包括老弱 病殘,以及二十萬華裔。華裔在柬埔寨一共只有四十萬。換句話說,有一半中國人被柬埔寨共產黨給幹掉了。

而中共政權到今天為止,從來沒有譴責過柬埔寨共產黨一個字,越南僑民被柬埔寨共產黨殺掉的也是將近一半,但是越南共產黨政權對 柬埔寨共產黨政權卻採取了實質性的報復措施。就是說派兵入侵柬埔寨,把紅色高棉給消滅掉。比較而言,越南共產黨實際上要比中國共產黨對於保護本國人這一點 上,應該說是更像樣。

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歸納起來說,它的罪孽除了剛才提到的虐殺 無辜這一項以外,它主要的犯罪是系統毀滅宗教,瘋狂屠殺宗教信徒,摧毀一切傳統文化,顛倒一切人類文明價值觀,廢除金錢,清空城市,消滅市場,消滅階級, 毀滅學校,毀滅一切文化知識,迫害知識分子和一切的專業人士,強制農業集體化,狂想大躍進,結果導致大饑荒,造成七十萬人死亡。

柬埔寨共產黨的所作所為的全部目地,就是飛速進入共產主義,因為柬埔寨共產黨的頭目叫做波爾布特,他自認為是一個超級天才, 狂妄的想充當二十一世紀人類共產主義的導師,他要超越馬恩列斯毛,成為二十一世紀最偉大的人類導師。共產黨政權成為人類歷史上最極權的暴政,在柬埔寨形成 了一個最野蠻、最瘋狂、最殘暴、最無知、最愚蠢,造孽最深的極權暴政。

柬埔寨紅色高 棉極權暴政是「一個平庸、蒼白,但充滿了妄想,又富有文化的中共暴政的複製品」,這是《共產主義黑皮書》作者的評論。他認為「中共政權是沒有外援而建立的 在地球上人口最稠密,繼續繁榮昌盛的共產黨政權。毛澤東與波爾布特之間的連繫至為明顯」。
我認為該作者對中共真實的歷史並不瞭解;第二他對中共所 謂富有文化的評論是錯誤的;第三他認為中國現在仍然繼續繁榮昌盛,則是虛假的。有關這些問題我在系列評論中共極權暴政的文章中已經做大量的評論,這裡時間 關係我就不展開談。

儘管波爾布特的局限性,他的文化革命和大躍進,看起來僅僅是嘗試 高速進入最激進的共產主義社會,他試圖根據馬列原教旨、教條,而無須經過過渡時期,直接躍入共產主義。紅色高棉在奪權後,僅僅在一個星期內就消滅了金錢貨 幣,而且兩年內在全國範圍內全部實現強制集體化,並通過消滅整個階級,就是有產階級、知識分子和商人得以實現消滅社會差別。

對古老的城市和鄉村的區別,則通過在一個星期內,在全國範圍內清空城市這種方法實現。這就是柬埔寨共產黨暴政在奪權後製造的 空前絕後的災難,其根源就是共產主義。我看過不少國際共產主義研究專家的評論,認為波爾布特及其他領導人,實際上都是在法國接受共產主義教育的一幫傢伙。 這幫傢伙按我的說法,他們僅是三流極左派知識分子,因此上當受騙,受馬列斯主義的騙。他們把馬列斯主義的原理,在法國共產黨烏托邦思想家們的灌輸下,在柬 埔寨這個非常落後的國土上實驗共產主義的瘋狂。其惡果已經非常明顯,柬埔寨共產黨所犯下的真是滔天大罪。

作者提到「毛澤東跟波爾布特的關係至為明顯」,有關這個問題,有一個研究專家張戎女士,寫過一本書《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 其中披露了好些真實的史料,證明在毛澤東死之前,共接見過波爾布特三次。毛澤東死後,在華國鋒當政時,波爾布特元首的身份正式訪問中國。

換句話說,在毛澤東活著的時候,柬埔寨共產黨就已經跟中共建立了密切連繫。原因在於1973年,波爾布特紅色高棉跟越南鬧翻 了。在此之前,1973年以前是越南共產黨一直強力支持紅色高棉。但是由於1973年兩個政黨鬧翻了,於是柬埔寨共產黨就投向了中共的懷抱。

波爾布特三次秘密到北京,均受到毛澤東和周恩來的密見。中共在19754月份在紅色高棉一奪取政權,立即派了一萬五千名專 家到柬埔寨,而且提供大量金錢物質援助。這些援助到今天為止,到底數額是多少,仍然是中共暴政的國家秘密,僅僅是專家援助就達一萬五千人,可想而知,中共 對柬埔寨的影響是多麼大。

蘇共在1950年代援助中共時,在1958年到1961 期間,蘇聯專家在整個偌大的中國,也就是五千多名。儘管毛澤東和中共全力援助柬埔寨,柬埔寨共產黨卻把黨內親中共的高幹抓起來判刑,並在監獄中酷刑虐待至 死。

這說明了什麼問題呢?共產黨國家之間的關係,純屬互相利用,都是忘恩負義之徒。 不光是柬埔寨,所有的共產黨基本上都是如此,包括毛澤東。毛澤東實際上就是中共受蘇聯關鍵性的、決定性的援助,若沒有蘇聯全力支持中共,中共根本沒有任何 可能奪取政權,也沒有任何可能打敗蔣介石。

但是,等到赫魯曉夫上台後,揭露批判斯大 林對黨內同志的殘酷迫害「嚴重錯誤」後來特別是在1961年,赫魯曉夫公開全面揭露批判斯大林對全體蘇聯人的犯罪。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卻發表「九評蘇修」 系列文章,跟蘇聯徹底決裂;換句話說,實際上是一種忘恩負義的表現。

具體來說柬埔寨 共產黨是所有的共產黨暴政中,獨具特色的一個,作者對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的研究份量極大。柬埔寨雖然是一個小國,人口不過七百多萬,但是作者在《共產主 義黑皮書》中,把它列為僅次於蘇聯、中國的第三位。

柬埔寨歷史上,原來是個封建王 國。從1863年開始成為法國的保護國;1953年,西哈努克親王已經開始了和平獨立進程。由於西哈努克個人的外交手段比較高明,而且也有一定的魅力,所 以他得到了法國的大力支持。它在獨立過程中,應該說相當成功,它本來是法國的保護國,法國支持它獨立;在越共和美國之間的戰爭中,西哈努克保持中立,結果 既得罪了越南,也得罪了美國。後來他手下一個叫作朗諾的軍官發動政變,把西哈努克趕出國,成立了以朗諾為首,得到美國的大力支持的軍事獨裁性質的政權。

越南共產黨卻大力扶持紅色高棉,也就是波爾布特政權,向他們提供了大量顧問和軍事援助,而且越共還化妝成柬共士兵,大量軍隊 進入柬埔寨,然後佔領了大量柬埔寨領土。

西哈努克親王最初由於受到政變的羞辱,非常 憤怒,從而投靠共產黨。在中共和越共的指導下,紅色高棉一方面推行共產主義,一方面也給西哈努親王各種待表面上的禮遇,而實際上一點權力都不給他。柬埔寨 由此形成了一個紅色高棉跟朗諾將軍政權對抗的內戰局面。

在內戰中,六十萬人喪生,實 際上成為共產黨奪權鬥爭的犧牲品。紅色高棉的共產黨是1975417號,打敗朗諾軍隊,也就是在中共和越南的大力支持下,柬埔寨共產黨奪取了政權。共 產黨一奪取政權,就立刻大建集中營,主要是模仿越共的勞教營。

越共一般不故意殺害俘 虜,而紅色高棉卻將俘虜全部幹掉,甚至連俘虜和被羈押人士的妻子、兒女也全部關押。由於集中營的生存條件極為嚴酷,導致囚徒,及他們的家人大批死亡。

接下來第二個步驟,柬埔寨共產黨反覆清洗黨內外異己。1973年紅色高棉與越共分裂。柬埔寨共產黨於1973年一月份在巴黎 和美國談判並達成協議,由美軍撤離,這是它能打敗朗諾政權的一個前題。結果導致越共減少了對柬埔寨共產黨的支持,柬埔寨共產黨則乘機清洗了一千多名親越共 的柬埔寨共產黨員。

柬埔寨共產黨高幹大多數都是從法國留學歸國的共產黨員,很多人都 是法國共產黨員,接受了法共的軍事訓練。與越共分裂後,柬埔寨共產黨投靠中共。但是他們清洗疑異議派時,卻將從1951年開始加入柬埔寨共產黨的黨員全部 清洗。為什麼呢?就是因為他們跟越共分裂了,而1951年加入柬共的共產黨員,都是親越的,所以親越派全部被清洗。

凡是支持越共的柬埔寨共產黨員,無論擔任什麼職位,一概全部掃得一乾二淨。接下來,公務員和知識分子成為清洗的對象,而最後 一個被清洗的對象,就是城市平民。因為在波爾布特看來,城市平民都是已經被腐蝕,已經腐敗的,這些人都不符合建設共產主義社會新人的條件,所以都應該幹 掉。

在人類歷史上,出現了一個奇跡,在一個星期內,一個國家百分之五十六的人都在路 上。為什麼?就是柬共強制城市人民全部離開城市,把城市清空。金邊本來有二百多萬人,但是柬共佔領金邊後,在一個星期內命令全市居民,全部離開城市遷徙到 農村,或者其它莽荒地區,強制他們勞動,這種現象是所有的共產主義社會獨一無二的。

然性質上卻不是獨一無二,斯大林政權也進行過多次強制各少數民族大遷徙,性質雖然一樣,但程度有所不同。波爾布特之所以這麼幹,就是他要爭當二十一世紀共 產主義導師。

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的第四個特徵就是欺騙成性,殺人如麻。波爾布特 197912月(波爾布特是1996年死的)最後一次接受記者採訪時,說「只有數千柬埔寨人死於我們的遷徙政策」。但是19766月波爾布特承認在 19754月份以前,內戰中死亡人數是六十萬,1978年他病死前的談話中談到的死亡人數是一百四十萬。而實際上紅色高棉殺人的人數,根據不同的來源, 不同的作者,人數是多少人呢?大體上在七十五萬到二百五十萬之間,最可信的數字應該是二百萬左右。而最大一個數據,證實在紅色高棉統治期間,實際上死亡人 數是三百一十萬。按照美國中央情報局統計的數據,最高的死亡人數,包括由於低出生率造成的死亡人數,甚至高達三百八十萬人。換句話說,波爾布特僅僅承認只 有數千人死於他的統治下,而實際上至少卻是二百萬人,這個數千人也就是不足一萬人,到二百萬。換句話說,這個波爾布特在欺騙這個問題上,也是創造了世界冠 軍,是二百倍的濃縮他的罪惡。

第五個方面,柬埔寨它的濫殺無辜是用暗殺手段和恐怖手 段濫殺無辜。紅色高棉在內戰期間,僅僅是暗殺就殺掉了大約七萬五千人,這是所有的共產黨政權當中非常突出的現象。第二個就是強制遷徙城市居民,在途中就導 致了至少四十萬人死亡。而且在強制遷徙過程中,處決的人數超過五十萬人。還有另外的四十萬到六十萬人,死於監獄。

這些數據至少都能夠反應出紅色高棉這種虐殺無辜的人數實在是太驚人了。總數加在一起,僅僅這三項,就已經達到將近一百四十萬 人。知識分子有時候僅僅因為他的身份就被殺掉,而且如果他們放棄任何領域的全部現有的專業,或者是拋棄書本和眼鏡,則允許他們活著。也就是說,柬埔寨共產 黨對於有知識的人,戴眼鏡的人,一律視為敵人。

華裔有二十萬人被殺害,比率高於越南 裔。越南人被消滅的人數大約佔百分之三十八左右,華人是佔百分之三十八點四,其中被消滅的高棉共和國的軍官,即前政權的軍官,百分之八十二點六都被幹掉, 還有百分之五十一點五的全國知識分子被被消滅,百分之四十一點九金邊市民被消滅,而金邊市民其中占最大比例的就是華裔和越南裔,兩者加在一起達到金邊市民 的百分之三十二,所以共產黨殺人完全沒有任何底線。

紅色高棉相信階級鬥爭遠遠不如種 族之間的、或不同人民之間的鬥爭更重要。換句話說紅色高棉共產黨跟其它的共產黨有所不同,共產黨人的理論就是馬克思的理論,最重要的就是階級鬥爭,而紅色 高棉認為種族鬥爭更重要,所以他們種族屠殺,殺起來真的是殺人不眨眼。

第六個方面是 紅色高棉的群體滅絕,真正群體滅絕主要發生在柬埔寨東部地區的一個少數民族,在1978年這個民族總人口是一百八十萬人,其中至少有十萬到二十五萬人被屠 殺。他們首先是把這個少數民族的軍人和年輕人全部殺掉,然後再殺平民,最後甚至連婦孺老弱也一起殺掉,導致這個民族大逃亡,其中有數十萬人逃到國外。

第七,柬埔寨紅色高棉屠殺和迫害宗教信徒,從1973年開始,紅色高棉便在解放區壓佛教和尚。而佛教在柬埔寨社會,在傳統中 一直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他們主要是被柬埔寨共產黨視為對手,代表著強大力量的競爭對手,所以凡是沒有解除教職的人,也就是沒有放棄信仰的人,全部被體制 性屠殺。全國原來有六萬多名和尚,最後被殺得只剩下一千多人;柬埔寨天主教的命運更為悲慘,百分之四十八點六的天主教徒被強制失蹤,而金邊的天主教堂是被 徹底摧毀的極少數建築之一,金邊很多建築都保留完好,但是天主教堂卻被共產黨給完全摧毀。柬埔寨共產黨同樣鎮壓伊斯蘭教,伊斯蘭教反抗最為激烈,其中有一 個少數民族,二十五萬人全部都是伊斯蘭教信徒,紅色高棉也對清真教進行強制清洗。

1973年開始,紅色高棉就摧毀清真寺,禁止禮拜,禁止作禱告。到1975年以後,這種禁令波及全國,可蘭經全部被燒燬,清真寺要麼被摧毀,要麼改作其它 的用途,比如作倉庫。伊斯蘭顯貴和政要都被公開處決。任何到麥加朝聖的伊斯蘭教徒都受到嚴重騷擾,其中每一千名曾經到過麥加朝聖的人,僅剩下三十人。

這是共產黨暴政瘋狂屠殺毀滅宗教罪證,伊斯蘭教徒非常富有反抗精神,因此也被大量屠殺,紅色高棉從1978年開始系統體制性 的滅絕信奉伊斯蘭教的人,包括婦女兒童被大量屠殺。最後這個少數民族二十五萬人被殺掉了近一半。所有柬埔寨的學校,還有宗教、圖書全部被銷毀,當局強制規 定,所有的人都必須批評和自我批評。這跟中共一模一樣,然後逼迫很多人自殺,而自殺的人都是那些原先過慣了富裕生活的人,因為無法忍受柬埔寨共產黨這種清 貧的生活,殘疾人被當作懶漢槍決。而且普通民眾時常被強制遷徙,有些人在短短的三年內被強制遷徙三次,還有很多人因戀愛對像被強制分離而自殺,所以整個國 家在共產黨統治下完全陷入了人間地獄。

柬共還有一個特徵就是變態、殘忍至極的謀殺, 共產黨一個高官在大會上宣稱,「建設我們的國家,我們只需要不超過一百萬優良的革命者,我們寧可殺掉十個朋友,也絕不容許一個敵人生存」,而這種口號是紅 色高棉政權在大會上司空見慣。
這種說法聽起來耳熟能詳,因為不光是在柬埔寨,在秘魯、在東德、在阿富漢都有類似的說法,在波爾布特的統治下,死於 共產黨暴政下的受害者,遠遠多於死於疾病、或者是年老的人。軍隊時常屠殺平民,地方幹部時常屠殺整個村莊的嫌疑民眾,甚至派軍隊滅絕整個東部地區全部平 民。任何偷糧食的人,哪怕僅僅是在食堂裡偷了一個麵包,或者偷了一些大米就被處死。

劫的人往往就當場給砍死,這些被殺掉的人的屍體,故意曝屍街頭,任其腐爛,目的就是恐嚇民眾;如果是偷菜和偷水果,一般來說不會被殺掉,但是也有例外,有 一個婦女僅僅是因為她的孩子快餓死,偷了一串香蕉而被殺;還有另外一個例子,是一群少年在果園裡偷了一些水果,結果也被殺掉;還有因為偷一頭母牛而全家人 被殺的。

婚外性行為或婚外戀者也被體制性的處決,喝酒或喝帶有酒精性的飲料,也是可 以被處決的罪行;宗教活動僅僅是允許個人進行,而不允許集體進行,如果公開舉行宗教活動都是可以被處死的罪行。任何敢於反抗的人都一律處死。有一個學校有 一群教師,因為不滿食品配給制,結果整體失蹤,實際上就是被整體暗殺。

還有未能完成 指派的任務,都是非常嚴重的事件;任何小過錯都潛在巨大的危險;還有許多殘疾人,以及神經病人被處決;死刑的執行官員,往往在刑前彬彬有禮,好話說盡,騙 取受害人的好感後,把他們殺掉。

上述列舉的種種變態,殘忍至極的謀殺,聽起來強調的 好像是道德,比如它殺的對象,像同性戀,婚外戀者,小偷、搶劫者,沒有完成任務的人,實際上是共產黨原教旨意識型態所致,這是毫無人性充滿獸性的,把自己 當作上帝,把自己當作唯一真理的必然結果。

紅色高棉垮台後在柬埔寨二十個省進行的調 查,發現了一千多個群體屠殺的墳墓。實際上柬共到底殺害了多少人,剛才提及的二百萬,僅是估計的大約的數據,準確的數據永遠也無法弄清楚。柬埔寨共產黨處 死人犯,非常變態,而且野蠻至極。

比如有百分之二十九的受害者死於槍決;百分之五十 三死於用砍刀、斧頭,或者農用工具砍頭;百分之六絞死或用塑料袋窒息而死;百分之五被割喉而死;百分之二的死刑是公開執行,僅是為製造恐怖氣芬。百分之二 公開執行死刑的人,都是落馬貪官或官員,他們通常被以極殘暴的方式處理,包括燒死,以及把人用燃料木柴堆放得只剩下一個腦袋,把整個身體全部埋在柴火堆 裡,然後倒上汽油點燃燒死。這些非常殘暴的處死方式,它的目的是什麼呢?就是要製造整個社會的恐怖氣氛,使人民屈服於共產黨暴政。

第九,柬共另一個特徵是司法暗無天日,共產黨無法無天。自我批評會在柬埔寨至關重要。北朝鮮一樣有這種自我批評 會;中共在文革時期大行其道。任何的過錯都可能導致幹部下台,每個人在歷史上,如果有任何污點,都不安全,也就是說人人都處在一種顫顫兢兢的風險之中。老 朋友、老同學之間交流都得小心謹慎。對政權、對當局的政策如果有任何疑議,都被當作反革命,人人都在秘密警察的嚴密監控下,隨時可能遭受強制搜查或逮捕。

甚至死亡一詞成為禁忌人們都不敢談論,人們多用「失蹤的屍體」來代替死亡。法律程序在柬埔寨完全缺位,從來沒有任何真實的審 判。它的審判如果有的話,全部都是做秀審判。大批兒童、少年,被充做警察的線人,相當數量成為間諜,他們偷聽私房話,或者搜查藏匿的食品。

有不少兒童被委任去監視他們的父母親,看他們是不是有異議政治言論;任何未經人民許可的,全部都屬非法;任何小偷小摸行為都 可能被處死。青少年的小偷小摸行為一般受鞭笞,成年人的小偷小摸就被殺掉。酷刑的人通常都是紅色高棉的軍人,往往就是原來的戰友充任酷刑者。所以關鍵的時 候他就得表現得服從,任何不滿都可以解釋成反抗,而任何反抗,都可以被處死,所以在紅色高棉暴政下,經常出現荒唐至極的極刑,處死人犯,共產黨極權暴政就 是無法無天。

第十,共產黨的監獄,實際上柬埔寨不存在監獄。19788月波爾布特 說「我們沒有監獄,我們甚至沒有監獄一詞,我們社會的壞份子,直接分配生產任務給他們干」。佛教認為懲罰將在下一世報應,而紅色高棉則立即實施懲罰;柬埔 寨共產黨大建再教育中心,很像中共的勞教所,殖民地時代的監獄都被廢棄不用,僅僅在幾個小省城有保留,但是殖民地時期的監獄設計關押二到三個人的牢房,在 柬共暴政下,往往被關押三十個人。

紅色高棉政權通常用舊學校,或者舊建築,或者廢棄 的寺廟充作監獄。雖然它與傳統的監獄,甚至最殘暴的監獄有所不同,但是它既不能改善被羈禁者的生活條件,也無助於其生存。這些再教育中心,食品定量少得可 憐。有時候僅夠一個人吃的一盒飯,要供40個犯人吃;沒有任何醫療設施,而且擁擠不堪,因此導致瘟疫、疾病、傳染病普遍流行。犯人長期被強制帶刑具,婦女 和輕罪犯人帶一副手銬,而普通男犯則帶兩副手銬,有時候用背銬。所有的鐐銬都固定在地上的鐵樁上,沒有任何衛生設施,因此不可能洗澡,在這種生存條件下, 人最多能夠堅持三個月,所以非常少人進了這種監獄以後能夠活著出來。

1976年大約 20%30%的犯人被釋放,當時的共產黨,仍然相信中國式的勞教體制,通過沉重繁重的體力勞動,把犯人改造成新人。在這種情況下,前政府的軍人、士兵若 玩命勞動的話,還有機會生存。許多父母親在1975417號(即柬共解放日)已被處死的二十來歲的青年被迫淪為小偷,被抓住以後,不是受懲罰,而是用 最殘忍的方式處死。比如由看守暴打或者踢死,或者捆住手腳倒懸樑然後踢死,或者抓住這些兒童的腳,把他們的頭浸入池塘中,反覆嗆水直到死亡。

他們與犯人的主要區別,在於犯人有的是立即處死,有的是被慢慢整死。酷刑在柬埔寨共產黨政權普遍的存在。應該說酷刑在所有的 共產黨政權當中普遍存在。但是柬浦寨共產黨在酷刑方面,創造性發展到變態和病態的程度,它最常用的一種酷刑是用塑料袋部份窒息,也就是說不把犯人窒息致 死,而是窒息至半死,並反覆進行,許多犯人本身體質非常虛弱,因此禁不起這種酷刑而喪生。

婦女經受可怕的折磨,任何犯人無論怎麼強壯,哪怕通過了所有的酷刑,通過了幾周,甚至幾個月結局全部一樣。一旦被認為已經搾乾 了所有的訊息,也就是說審訊再也掏不出任何東西了,然後就被處死。他們通常被用小刀割死,或者用鐵棍打死,而且同時在實施酷刑時,還用高音喇叭播放革命歌 曲掩蓋被酷刑者的慘叫聲。有一個婦女因為已經連續餓死了4個孩子,最後剩下的第5個孩子也在醫院病危,她自己不小心打碎了公共食堂的一個湯匙,而被關入監 獄。

在柬埔寨說英語也成為犯罪。柬埔寨有個監獄叫F21,共關押了兩萬名受害人,其 5%被轉移轉走(主要是柬共高幹犯人),其它關在這個監獄中的兩萬人當中只有7人倖存,其他人全都被虐待折磨致死。監獄長是個數學家,他設計了很多管理 監獄的非常嚴密的手段,滴水不漏酷刑折磨犯人。他今天正在受到國際法庭的審訊,2009年柬埔寨與聯合國設立了一個聯合國際法庭,正在公審柬共罪犯。

酷刑被柬埔寨共產黨認為絕對必要,但是由於囚徒們死亡的太快了,所以在F21監獄,居然還有最低配置需要的犯人醫院。 197771號有114名婦女,其中90%是囚徒的妻子被絞死;第二天有31名男孩和43名女孩被殺害,他們全部都是囚徒的孩子,一共有1,200 兒童死於F21監獄。

第十二,柬埔寨共產黨的烏托邦強制農業集體化。波爾布特在 1976年第一個四年計劃中,決定用出口農產品方式來為發展輕工業,最後發展重工業獲取資金。這個四年計劃規定,每畝產糧食13噸,1970年代畝產只有 一噸,擴大大米產區三倍。

因而柬共在柬埔寨大建大型灌溉系統和灌溉項目,目標是每年 收穫三季,其它農作物一律停止,而傳統的柬埔寨農業,每年只種一季水稻。也就是說柬共強制取消所有其它農作物只種大米,通常每日強制勞動11-12小時。 但是在幹部發動村與村之間競賽當中,每天凌晨4點被迫出工,一直到晚上11點才收工,也就是說每天被強制勞動17個小時,以致不少青壯年被活活累死;有些 地區完全取消了星期日,其它地方改為每10天休息1天,而且在休息日還強迫所有的人參加政治學習。

柬埔寨共產黨想像的前景天花亂墜,現實卻是地獄般災難性的;實際上,由於強制集體化導致了隨後的大饑荒,而且許多大型水利工 程,僅僅在第一次洪水來臨時就被衝垮。

柬埔寨共產黨還下令砍掉所有的果樹,撲滅所有 的麻鵲,這些做法,每一個瞭解中共歷史的人都非常熟悉。實際上跟中共暴政極度愚蠢無知的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干的大躍進的做法,幾乎一模一樣。

柬埔寨共產黨也像中共一樣,推廣公共食堂,這就是為什麼在柬埔寨這個歷史傳統上大米出口產區,居然在1976年到1978 活活餓死了70萬人,而該國總人口為700萬人。換句話說,每10個人餓死1個。

九,柬埔寨共產黨政權人為製造的制度性大饑荒和瘟疫,紅色高棉政權不但強制集體化,還大辦公共食堂,因此引發了大饑荒和瘟疫。國民的出生率下降到幾乎等於 零。1989年據統計,整個國家38%的成年婦女是寡婦,10%的男性是鰥夫,實際上就是由於共產主義特有的大饑荒造成的。

共產主義體制性的大饑荒,我在前幾講中提到,全世界所有的共產黨政權只有3個國家沒有出現過大饑荒,即古巴、波蘭以及南斯拉 夫。原因在於這3個國家都保留了私營農場,他們的農業沒有強制集體化,所以這些國家沒有出現饑荒。原因在於共產主義公有制是導致人為大饑慌的罪魁禍首。

柬共另外一個特徵是摧毀一切傳統的價值。比如,柬埔寨有一個教師因為大饑荒而活吃了自己的妹妹;一個醫院的工作人員吃了一個 年輕人;一個教師在村委會當著他女兒的面被活活打死,也就是老師在自己女兒的面前被村委會的農民活活打死;有一個紅色高棉的反抗者被逼著吃下自己的耳朵, 然後再被殺死;還有許多吃人肝的案例,有一個婦女被處死以後,她的胎兒、肝和乳房被吃掉;另外有一個廚師做了一個人的膀胱的美餐和他的上司分享。

這些案例表明什麼問題呢?表明柬埔寨社會完全變態,變態到了什麼程度呢?就是喪失了人類社會道德和文明文化的價值,特別是徹 底廢棄了佛教慈悲的中心價值,毀滅人類的一切傳統價值習慣,誰發明的呢?--馬克思。

克思和恩格斯在1948年《共產黨宣言》中有一句名言:要與傳統的觀念作最徹底的決裂,這就是所有的共產黨暴政,都毀滅傳統文化、傳統價值的根源。毛澤東 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毀滅了中國的傳統文化和傳統價值。

有人說毛澤東沒有毀滅中 國的傳統文化和傳統價值,因為毛澤東讀的書就是中國的四書五經,而且大量讀的都是線裝書,都是資治通鑒之類,毛澤東精通中國的傳統文化,精通所有的厚黑文 化,因此毛澤東沒有毀滅中國文化,而是繼承了中國文化。這種說法顯然是一個嚴重的偏見。

毛澤東個人確實精通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糟粕,毛澤東也確實收藏了大量中國古書、線裝書,特別是文革期間紅衛兵大抄家抄出了大量珍 藏本或絕本,很多書都被毛澤東變成自己私有財產。

但是毛澤東與此同時卻把全中國所有 的傳統文化包括文化古跡,字畫、古畫、古書,以及一切除了毛澤東選集以外的,和極少數的幾本比如金光大道之類的共產黨宣傳品還能活著,其它各類社會科學特 別是歷史書全部被付之一炬。所以毛澤東是毀滅中國傳統文化和價值的罪魁禍首。毀滅傳統文化和價值這一點在紅色高棉得到了登峰造極的發展。

紅色高棉毀滅一切傳統文化文明價值,表現在什麼地方呢?紅色高棉是共產黨政權,它宣稱要創造一個人人平等、正義、友愛的社 會,樹立專門利人、利他的核心價值。但是所有的共產黨政權,都掀起了一股自私、特權、不平等和反理性的惡潮,為了生存在共產黨國家,人民都被逼得天天欺騙 撒謊、偷盜,變得冷酷無情,鐵石心腸。

紅色高棉暴政統治下,人人都變成了騙子小偷。 因為這是生與死的問題,凡是不騙不偷的人只有死亡。柬埔寨共產黨在奪取政權三十個月後,才正式公佈,也就是說原來誰都不知道有共產黨,到奪權三十個月後, 才正式亮相。而波爾布特本人是在19763月份假選舉時,才公開亮相;他長期隱姓埋名,原來是一個軍官,1963年逃入柬埔寨的原始叢林,此後他一直保 持非常神秘的形象,既沒有他的肖像畫,也沒有官職,沒有官方的傳記,始終也沒有個人文集,或者著作。他的個人性格特徵等都沒有任何地方可查,這是波爾布特 的一大特色。

所有的共產黨黨魁都是玩命神話自己,玩命吹捧自己,像列寧、斯大林、毛 澤東,胡志明還有各國共產黨黨魁都是一樣的,他們肖像雕像到處都是,還有很多傳記,很多吹捧的文章。而波爾布特始終是個神秘人物,作為最高的當權者,人們 都不知道他是誰。但是他是躲在幕後權力極大,他完全喪失了人性,就是人類慈愛和尊嚴的這種最基本的人性。

波爾布特19754月當權以後,從來沒有跟他的親屬家人聯繫過,他的兩個弟弟和弟媳婦和其他人一樣都被強制遷徙,其中一個弟 弟很快就死去。這說明什麼問題呢?說明波爾布特表面上看大公無私,他根本沒有照顧他的親人。反過來則證明這個人毫無人性,連自己的親弟弟被共產黨政權強制 遷徙致死,他都不理不睬。

共產黨政權還用一切手段破壞家庭關係,旨在使每個人都依賴 共產黨政權。所以柬埔寨兒童在青春期,就強迫他們與雙親隔離,長達幾個月、甚至半年都見不到父母,這些作法是柬埔寨共產黨獨特的作法,是法國共產黨那些烏 托邦理論家們給它設計的。

普通家庭的關係,比如丈夫對妻子的權利,父母親對孩子的權 利,全部都被毀滅毀盡;丈夫由於打妻子可以被處死;孩子因為挨打可以拋棄父母;因為任何污辱,或者傷害,都將被強迫在村委面前作公開的羞辱性坦白。

另外強制減化葬禮儀式。隆重的葬禮,尊重死者的傳統,在任何社會都有重大的意義;而轉世輪迴成為孤魂野鬼,在佛教國家是非常 重要的傳統價值;而在柬埔寨,這些全部被橫掃一空,在柬埔寨一切傳統、文化、藝術、舞蹈、繪畫、雕塑全部被毀棄,這些做法顯然是對中國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 的模仿。

中共同樣當年也強制推行所謂移風易俗,強制取消葬禮儀式;有個柬埔寨共產黨 的部長承認說「我不是一個人類,我是個動物野獸」,柬埔寨共產黨的教條中有一條,「你有個人主義傾向,你仍然有同情心和友情,你必須拋棄這種情感,抹掉你 心中的個人主義,你要相信安卡(即波爾布特)」。所以共產黨暴政的意識型態是一個非常變態的東西。

第十七,柬埔寨共產黨愚昧至極的瘋狂。柬埔寨共產黨深受毛澤東的「一張白紙,沒有負擔,好畫最新最美的圖畫」的狂想影響,柬共 的目的在於剷除在任何貧農家中所沒有的任何東西,那貧農家中沒有的東西是什麼呢?就是所有人類文化的精華。因為貧農沒有錢,貧農家肯定是家徒四壁,什麼東 西都沒有或僅有劣質的東西;既然貧農沒有的東西都應該剷除,那麼所有人類文明的精華都應該剷除。所以在柬埔寨,凡是回國的人都必須拋棄幾乎所有的行李和圖 書,任何帝國主義的作品,法文、英文的作品,以及高棉語,就是柬埔寨本民族的語言,高棉語寫的書全部都在徹底毀滅之列,不允許任何的外國圖書進口。

由於柬埔寨革命準備從零開始,柬共下令燒燬一切身份證明,一切學歷證明;它宣稱只有新生兒最純潔,教育可以縮減成要麼根本沒 有學校,或者僅有一些教五到九歲兒童識字、閱讀、書寫和唱革命歌曲的班級。而任課老師,大多自己就是文盲,或者半文盲的農民。他們說「實踐的知識,遠比書 本知識重要,與毫無用處的書本知識比較,我們農村的兒童有非常實用的知識」,這就是柬埔寨共產黨愚昧至極瘋狂的表現。

在波爾布特時代,確實整個柬埔寨是由兒童負責的,大多數士兵戰士都特別年輕,僅僅十來歲,正由於這些特別年輕的兒童戰士,權 力又特別大,他們往往比成年幹部更沒有憐憫心和同情心。在大清洗的時候,他們不需要工作,他們的工作就是殺人,所以這些十五歲以下的兒童士兵更加殘暴可 怕。

因為他們從小就被強迫徵兵入伍,唯一所受的教育就是紀律,就是服從命令,根本不 會合理質疑,沒有任何獨立思想思考,他們也沒有任何傳統宗教信仰,而只有紅色高棉的命令,這就是紅色高棉政權,為什麼殺害高棉自己人的時候,就像殺蚊子殺 害蟲一樣簡單的根本原因。

直到1978年紅色高棉的軍隊只允許1970年入黨的共產 黨子弟可以允許入伍,而1975年入黨的子弟往往被招聘作間諜。柬埔寨很多醫院都是聘請九到十三歲的女孩,什麼都沒有學過,既沒有學醫,也沒有上學的女童 當作醫生來給人治病,僅對這些兒童進行簡單的培訓就充做醫生。

中共政權當年在農村當 中大力推廣「赤腳醫生」,在柬埔寨發展成了這種兒童醫生,他們可以說狗屁不通,居然可以當醫生。柬埔寨共產黨官員有一個說法:「我們不需要資本主義的技 術,在我們的新制度下,我們無需送我們的孩子上學校,我們的學校就是農場」。而中共則說,「我們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貶損知識文化都 是從中共學來的,只不過在柬埔寨發展到了淋漓盡致登峰造級的程度。

柬埔寨共產黨高官 還說「我們不需要醫生,如果有人要做盲腸割除手術,我就能做,那非常簡單。根本不需要到學校去學,我們不需要任何資本主義的專業,我們不需要醫生,我們不 需要教授來教導我們怎麼做,他們全部都已經腐敗,我們需要我們的人民在田里勞動,我們有些同志還戴著眼鏡,這都是資本主義的生活方式,是為了好看,為了虛 榮,我們不需要這種人,這種人是自以為是的懶漢,是吸取他人能量的吸血蟲!」

這都是 共產黨高官在大會上公開的說法,會後往往就是柬埔寨人,男男女女幹部都排成一條直線,然後使勁的高呼,「以血還血!復仇!柬埔寨革命萬歲!」柬共對男女性 關係和婚姻的強制限制,跟所有的共產黨國家類似。也就是說一律嚴厲限制普通民眾的正當性關係,而對共產黨高官及共產黨官員卻是性放縱,這是所有共產黨暴政 的共性,而且柬埔寨共產黨做任何事情都是隨心所欲,沒有任何規矩的。

波爾布特和柬共不可避免地將經濟和軍事毀滅,帶給國家和人民巨大的災難。這些災難柬共將其都歸結於叛徒、剝削階級 的破壞,從而為他們實行恐怖增添了更多的燃料,導致整個國家從未擺脫戰爭狀態,仇恨成為意識形態主流,進而演化成血腥病態的膨脹。波爾布特學習毛澤東的 「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他教導柬共黨人說:「你們應當永遠不忘階級鬥爭」。

波爾布特政權 是個極左的共產黨極政,它要成為共產主義紅色法西斯。實際上紅色高棉確實是共產主義的家庭成員,柬埔寨共產主義與中共的共產主義極為密切,遠遠超出了中共 與蘇聯之間的聯繫。比如柬埔寨合作社,明顯複製於人民公社,強制性公共食堂,公共管理兒童計劃,大型水利工程,所有有用的工具和設施的集體化,集中生產一 種或兩種農作物,完全不現實的生產指標,迅速或快速完成任何事項和任務(中共則有「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相信良好組織的人力的無限的可能性等等, 實際上都是中共的「大躍進、人民公社」及「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翻版。

「人民 公社、公共食堂、大型水利計劃、群眾運動」,波爾布特實際上全部學自毛澤東。毛澤東曾經說過,「有糧食和鋼鐵在手,任何事情都好辦」,「手中有糧心中不 慌」。「備戰備荒為人民」、「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紅色高棉共產黨則說,「如果我們有足夠的大米,我們就有足夠的任何東西」,「讓我們採取大躍進的 方式來建設我們的祖國」。「一個宏偉的、光榮的、巨大的大躍進」,這些顯然都是學自毛澤東。

柬埔寨的大躍進,它的報應和回報同樣是一場巨大的謀殺性質的大饑荒。柬埔寨共產黨清空城市,實際上很可能受到了中國知識青年上 山下鄉運動的啟發。因為當年毛澤東搞文化大革命,把整個國家搞得國貧民窮,經濟崩潰,數千萬高初中畢業生畢業即失業,在城市大量失業青年,必然成為社會不 安定的隱患,所以毛澤東胡扯「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很有必要」 「知識青年在農村大有做為」等等。按林彪的說法即「判處知識青年無期徒刑」。這個運動又給了紅色高棉一個啟發。

這個作者還言及,「中共從未有迫害教育體系」,這個說法是完全錯誤的,作者顯然對中共暴政的實際情況瞭解非常有限。中共實際上 早在1952年就強制在大中院校推行知識分子思想改造運動(即對知識分子強制洗腦精神閹割);隨後反胡適、反胡風運動,尤其是1957年的反知識分子的反 右運動,更特別的是1966年到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將整個中國的教育體制破壞的一塌糊塗。即使今天,中共暴政下,從幼兒園一直到大學,直到博士後教 育全部都是奴化、黨化教育亦即實質上的垃圾教育,實際上從根本上摧毀了中國的公民教育體系。因為黨化教育出來的學生,往往都缺乏公民意識,缺乏獨立人格, 沒有獨立思想、極少獨立精神,不少人實際上成為黨奴廢物。

紅色高棉迫害柬埔寨人的主 要影響,明顯都來自中共,比如批評與自我批評,模糊不清的勞教體制,相同的自傳和坦白歷史,人的社會地位和政治等級職位取決於家庭出身,因而家庭出身至關 重要,以極權的方式要求全社會所有的人都密集參加政治學習、自我批評等等,都是源自中共。

此外這位作者還提到「中國的囚犯通常受到良好的待遇,酷刑被禁止,或極少使用,中共的勞教、勞改是出於真心實意」。

這位作者顯然受到了中共欺騙宣傳的誤導。因為中共囚犯所受到的待遇,遠遠比蘇聯的古拉格囚犯的待遇嚴酷。中共酷刑犯人的下流 殘暴,殘暴無恥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中共的酷刑非常普遍,比如對法輪功學員制度性群體性的性污辱、性強暴,中共對人權鬥士郭飛雄和高智晟的多次高壓電警棍 電擊生殖器的酷刑;近期中共獄中民運英雄王炳章、楊天水、張建紅相繼病危,極可能是中共極權暴政克意虐待的惡果。

在柬埔寨幾乎沒有人能活著離開監獄。事實上囚犯死的特別快。中共和越共大規模的迫害,主要呈波浪式起伏狀態,有時候相對平 靜,迫害者是一小部份人。柬埔寨共產黨與毛澤東的共產黨,在許多方面遠比中共更接近斯大林化,或斯大林版本的共產主義。

第十八,波爾布特殘暴至極的根源何在?波爾布特有個姐姐的女兒是個舞蹈演員,是國王的二房,她的一個兄弟擔任皇家皇宮軍官; 一直到1975年,波爾布特本人兒童時期曾經生活在皇宮中,所以他有一種摧毀整個舊世界的渴望。

1963年波爾布特離開鬧市金邊進入叢林,從此消聲匿跡多年,迄今沒有人知道他在此期間在哪裡及其具體情形。但是他變得日益多 疑,他掌權以後,每個見他的人都要經過搜身程序,而且他不停的轉移住所,懷疑他的廚師要毒死他,他曾處死一名電工,斯大林和毛澤東、卡斯特羅等獨裁者都有 此種類似多疑症。

1950年到1980年,他經常被描述成「一個敏感的、害羞的、熱 愛閱讀法國詩歌,深受學生愛戴、充滿革命熱情的宣傳家」。但作為政客,他逮捕了許多他的老戰友,包括數位被公認為最親密的朋友,他從未回答任何對他們的求 救信。他指令使用最殘暴的酷刑對待他們,最終殺害了這些老戰友。他的姐夫也是他最親密的同仁,後來指責他是一個自大狂,他說波爾布特自認是「一個無與倫比 的天才,在軍事、經濟、保健學、作曲、音樂、舞蹈、廚藝、時裝,在任何事情上,甚至在撒謊的藝術各方面,他認為在整個地球上他高明於任何人,他是地球之 神」。

這種描述跟斯大林非常像,這不是巧合,波爾布特認為中國的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 失敗,僅僅是因為半途而廢,是因為未能乾淨徹底消滅一切反革命;腐敗和無法控制的城市,知識分子過於驕傲,只想自己的利益、金錢和所有的財物,資本主義的 遺跡,以及滲透到黨內核心中的叛徒們,這些因素導致中國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的失敗。所以紅色高棉想用新人來創造一個新社會,當然這種手段顯然注定失敗。波 爾布特想成為列寧、毛澤東之後的馬克思主義的光榮繼承人,但是取而代之,他卻變成了模仿馬克思主義的另類先驅,為他犯下的淘天罪惡背書。

1975年紅色高棉的活動份子加上同情者,全部加在一起,大約只有12萬人,而且大多數是最近才加入的,其中士兵佔了一半, 紅色高棉一直到內戰中期,完全依賴越共的力量。1975年柬共僅有6萬名戰士,卻戰勝了有20萬軍人的高棉共和國,主要原因是士兵們道德淪喪。其實共產黨 的力量也很弱,1970年共產黨只有4千人,1975年才14千人。紅色高棉政權之瘋狂,由於它極度無知低能而加劇。

安全感、危機感只有用暴力來補償,恐怖隨著暴力而加強,以致惡性循環;結果就是一種缺乏安全感、普遍不信任,恐懼未來牢控生 活在其中的每一個人,與世隔絕的領導人更容易產生到處都是叛徒的狂想,致使盲目的鎮壓蔓延。波爾布特曾說,「人可能會不時會犯錯誤,或誤逮捕某些人,但永 遠不能讓一個壞蛋溜走」,這一切就是波爾布特瘋狂的根源。紅色高棉病態瘋狂的原因,還有如下幾種說法:

主要原因大體上有如下幾項:波爾布特本人、柬埔寨的歷史、共產主義運動和其它國家,主要是中國的綜合影響,「高棉革命史無前 例,我們正在試圖取得歷史上任何時候從來沒有過的成就」,這是紅色高棉領導人的說法。紅色高棉幾乎從未研明馬列,甚至毛澤東的語錄,其民族主義與西哈努克 和朗諾相似,越南是第一號西亞國家,同時國家被描繪成某種屬於神的、有光榮歷史的世外桃源,是與其它國家沒有不同的國度。

紅色高棉的使命在於對整個星球引領人類進入新秩序的新方法。「我們正在進行一場獨特的革命,有任何國家敢於像我們一樣廢除金 錢和市場嗎?我們比中國好得多,他們尊敬我們, 他們正在模仿我們,但他們沒有成功,我們是全世界的好榜樣」。這就是柬共官方的宣傳。甚至當波爾布特被趕下台被解除職務以後,他還相信「19754 17號,是除了1871年巴黎公社之外,歷史上所有革命中最偉大的節日」。

紅色高棉 的極端殘暴,是源於其領導人的狂妄野心和面臨巨大障礙之間的矛盾衝突。有學者認為佛教是導致柬埔寨共產黨極端野蠻的原因之一,因為佛教的教義模糊不清,對 當代人的不關心,對社會現實的超然度外,及報應僅在下一轉世的觀念,煽動了革命理想主義者的實施,反個人主義及轉世輪迴的說教導致了宿命論。面對被認為不 可避免的命定之事,強調忍辱負重,因此消磨了佛教徒針對現實的反抗意志。佛教徒不像伊斯蘭教徒那樣,受到殘酷鎮壓以後集體激烈反抗;也有學者認為波爾布特 的殘暴,根源於西哈努克鎮壓的野蠻,按照年代順序的起因或許是對的,但是從宗譜學的觀點來分析則根本不能成立。

紅色高棉意識型態的基礎和政治目的絕不是西哈努克的罪因,而是基於列寧創建的斯大林、毛澤東和胡志明延續的共產黨殘忍、野蠻, 毫無人性,充滿獸性的傳統。紅色高棉尋求報仇血恨,價值觀完全顛倒,學歷、資歷變得一文不值;洗廁所的工作成為最搶手的職業,對城市的仇恨和恐懼達到了病 態的程度。

金邊在紅色高棉眼中是湄公河上的大妓院,強遷首都的原因之一是因為柬埔寨 共產黨想像中的「美國中央情報局和朗諾政權,有一項秘密政治軍事計劃,特別是在解放後,用金錢、酒和美女腐蝕我們的戰士,消磨他們的鬥志」。

此外還有其它幾種影響:法國的影響,由於幾乎全部柬埔寨共產黨人,都曾在法國留學,或者曾是法國共產黨員,許多人接受過法共 的軍事訓練,有一個柬共軍隊副司令說:「我深受法國革命的影響,特別是羅伯斯比爾是我們的英雄,羅伯斯比爾和波爾布特具有決斷和正直誠實的性格」,紅色高 棉領導人的實踐性遠遠高於理論性,他們真實的利益是實踐真正的社會主義.

越南共產黨 對柬共也有巨大的影響,特別在初期,最初柬埔寨共產黨僅僅是印度支那共產黨的一個支部,完全受越共的操控。1951年由胡志明分成了三個國家的支部,直到 內戰爆發,柬埔寨共產黨從未顯示任何與越共獨立的自治性。

我認為柬埔寨共產黨受中共 的影響才是最大的。柬埔寨共產黨的瘋狂野蠻,實際上主要是中共的影響,儘管在某些方面柬埔寨共產黨跟越共非常相似,比如說神秘性,模糊性、聯盟,戰時共產 主義,但是每個真正瞭解中共真實歷史的人,特別是自大躍進以來的毛共意識的人,無可否認柬埔寨共產黨所採用的所有驚世駭俗的極端共產主義措施,都是源於中 共大躍進和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瘋狂、野蠻和愚昧的狂想。

1973年柬共與越共分 裂,變中共為老大哥,19779月波爾布特第一次正式訪華時說,「中柬兩國人民的友誼是牢不可破的」,但是他在沒有奪取政權之前曾經三次秘密訪問北京, 都受到毛澤東和周恩來的親自接見。中國的第一批技術員是19755月抵達金邊,第一批技術員至少4千名,隨後總數達到15千名。同時中共政權在 1975年承諾提供10億美元的援助,證明柬共在奪權之前在1973年開始,便已經獲得中共大力扶植,甚至許多柬埔寨共產黨發明的酷刑,實際上都是在中共 專家指導下的傑作。

有一種活體人腦提取機就是中共專家幫助柬共發明的,專門用於活體 提取囚徒的腦液製作一種補藥,供柬共領導人長壽進補用。而鄧小平19793月對越南發動「自衛反擊戰」,正是越共軍隊19791月入侵柬埔寨的關鍵時 刻,這決非巧合,而是中共欲挽救柬埔寨共產黨政權。

此外北朝鮮對柬埔寨影響,比如平 壤是波爾布特作為首腦經常訪問的另外一個國家,有相當數量朝鮮的專家技術人員,在柬埔寨幫助柬埔寨重建,而且波爾布特也採用了金日成的不斷清洗和秘密警察 的間諜術。

柬埔寨共產黨暴政製造的惡果主要有如下幾個方面:第一在內戰期間殺害了至 60萬軍民,在奪權後的三年內,以馬列原教旨為指南,受中共專家直接指導,利用秘密警察和少年兒童軍人,通過體制性的屠殺政府軍人、政府人員、文職人 員、知識分子、宗教信徒、強制遷徙,強制長時期的體力勞動,以及利用地獄般的監獄屠殺,至少屠殺和害死了200萬柬埔寨人,其中包括20萬華裔。

1979年,柬埔寨人42%的孩子,失去了至少雙親之一,其中失去父親的比例比失去母親的比例要高出三倍;7%的兒童失去 了雙親;1992年與世隔絕的青少年,有64%至少失去了雙親之一,今日柬埔寨社會罪惡漫延,暴力犯罪現象非常普遍,因為槍枝很容易獲得,到處都是腐敗, 絕大多數柬埔寨人表現得互不尊重,極少有社會團結感,似乎沒有人有任何水平的公共利益感,幾十萬的人逃難海外。

逃到海外的人迄今仍然時常感到恐怖,而且一直經常作惡夢。1985年柬埔寨才放棄集體化,生產立即增收,幾乎立刻擺脫了食品潰 缺的困境。除了朝鮮之外,各亞洲共產黨政權的群體恐怖和試圖控制良心的極權,如今已經成為記憶,政治犯已經極少。作者的結論我認為顯然是對中共極權流氓暴 政本質的誤斷,因為只要一個國家不存在思想、言論、輿論、新聞、出版、結社、教育和學術真正自由,既沒有獨立司法,又沒有獨立自由媒體,而且黨禁、報禁、 言禁,一黨專制獨裁的國家,這種社會只能是極權社會。

中共暴政下根本沒有任何上述自 由的任何一項,更沒有獨立司法、獨立媒體,所以它的極權社會根本不可能莫名其妙的消聲匿跡。「老撾的政治犯從1985年的67千人,下降到19913 月的33人;越南的情況類似,中國也有所縮減」,這是這個作者的說法,他還說「中共的勞教勞改計劃,似乎也日益成真」。

實際上中共的勞改勞教體制是建立在極端野蠻殘暴的流氓惡法基礎上的超級奴役剝削制度,因而不可能有任何實質進步。「1956 年毛澤東的反修防修領導迅速使亞洲共產黨捲入其中。越南的農業改革,幾乎是中共土地改革的翻版,除了柬埔寨以外,所有的亞洲共產黨國家都有深厚的儒家的傳 統,柬埔寨的政治與印度更密切,與中國更不相像,因此這一事實可能是導致其暴行如此普遍主要的原因之一」。

這種說法我認為這個作者的論點也是不正確的,實際上共產主義成為人類社會最極權的暴政,而紅色高棉是其中最野蠻、最瘋狂、最殘 暴、最無知、最愚蠢,因而造孽也最深的一個。到今天為止我們已經介紹了10個共產黨國家的暴政,這些共產黨極權暴政,柬埔寨毫無疑問是其中罪孽最深重的一 個。而它之所以罪孽這麼深重,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受到中國共產黨的影響,那麼中國共產黨跟柬埔寨共產黨比較,兩者的犯罪程度如何呢?我們將在下一講繼 續介紹。

謝謝各位收聽,我們下周再見。

2010523日第221個反中共極權專制暴政爭自由人權民主絕食爭權抗暴民權運動日